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给你纳妾,跟你有何关系?
    房玄龄双目瞪圆,脑筋极速飞转,可是越转越晕,搅成一团浆糊……

    还有一文钱哪里去了?

    三九二十七,二十七加二,三十减去二十九……

    房玄龄嘴里念念有词,手指下意识的掐捏运算,可是怎算都是二十九文。

    卢氏也跟着算了算,然后眼睛亮了起来。坐到炕沿便婆娑着儿子的后脑勺,喜不自禁道:“老娘生的儿子就是厉害!你爹没把你脑子打坏吧?呵呵,这脑袋可比他强多了,当了尚书仆射了不起啊?书读得多了不起啊?咱儿子就是天才、神童!”

    房玄龄思路被打断,不屑道:“神童?他都快要当爹了,神童他爹还差不多!”

    卢氏不满,瞪眼道:“就是神童,怎么啦,不服气?不服气你倒是算出来那一文钱哪里去了呀?呵呵,读了一辈子书,当了一辈子官,连一文钱都找不出来,你还有脸骂儿子?老不要脸的!”

    房玄龄快被气死了,指了指儿子,指了指老婆,怒哼一声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竖子,不足与谋!”

    一甩袍袖,恼羞成怒的回身就走。

    走到门口又回过身来,冲房俊瞪眼道:“为父给你纳了一个妾侍,等你母亲择个良辰吉日,年后便娶进来圆房吧。”

    房俊吃了一惊,惊问道:“我怎么不知道?”

    房玄龄也惊了一下:“你需要知道么?”

    房俊有点懵:“不是给我纳妾吗?难道我不应该知道?”

    一旁的卢氏诧异的插言道:“你爹给你纳妾,跟你有什么关系?”

    房俊无语,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我爹给你纳妾,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话说的……

    难道我爹给我纳妾,跟我没关系?

    房俊哭笑不得:“那到底是我纳妾,还是我爹纳妾?”

    卢氏拍了他一下,嗔道:“当然是给你纳妾,他倒是想,不过想也是白想!老娘不死,修炼都少年的狐狸精也别想进门儿!”

    这话说的霸道至极点!

    房玄龄老脸讪讪,恼怒道:“提我作甚?只是我不想而已,若是真的想,你以为你阻止得了?”

    卢氏翻个白眼:“呵呵……”

    房玄龄老脸挂不住,怕媳妇在他看来不丢人,但是在儿子面前被媳妇这般打击,那就有些丢人了。忿忿的瞪了两母子一眼,转身气咻咻的走掉。

    他得找个没人的肃静地方,好生琢磨那一文钱哪儿去了……

    房中,房俊问道:“娘,怎么就想起来给我纳妾了?说实话,儿子当真没什么心思,有高阳,有媚娘,还有俏儿秀儿秀玉秀烟,足够了。后院人多反而杂乱,各个勾心斗角闹得鸡犬不宁烦不烦?现在这样挺好。”

    他总算是反应过来“给你纳妾,跟你有什么关系”这句话代表的是什么了,代表的一个时代的痕迹,一种社会的价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不仅仅适用于正妻,即便是纳妾的时候亦是如此。

    当然,若是房俊看中了谁家姑娘非要娶回来,房玄龄夫妇自然只会由着他。

    娶妻纳妾,是一种家族之间增强联系的重要手段。

    房家算不得世家门阀,只能说是一方豪族,但是也有这种政治需求。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房玄龄觉得与谁家需要加强联系进而彼此联姻,确实与房俊关系不大。因为这其中的主角是两个家族,至于两位当事人是完全没有肯定或者否决的资格的……

    盲婚哑嫁,不过如此。

    只不过世家豪族皆是百年传承,诗书传家底蕴深厚,正所谓有诸内而行于外,胸有诗书气自华,加之世世代代的基因改良,世家子弟即便不是俊男美女也甚少歪瓜裂枣。

    民间那般动辄娶个恐龙嫁个傻子这种事情基本不会出现……

    但是房俊并不想纳妾。

    不是他的品德有多么高尚,这年头比他更高尚的人多的是也完全不拿纳妾当回事,非但不以为耻,反而会被标榜成为潮流。

    “一树梨花压海棠”在这个年代可不是贬义,而是羡慕嫉妒才会发出的感慨。

    他是个正常男人,那方面的能力甚至比绝大多数男人都强大的多,他也喜欢美女,但是他讨厌那种后宅里勾心斗角鸡犬不宁的生活……

    大抵是以前宅斗剧看多了产生的后遗症,对于后宅妻妾们什么都争、什么都抢、句句话冷嘲热讽笑里藏刀实在是有些恐惧。

    就算权倾天下、富有四海,那样的日子又有什么乐趣可言?

    可是他也知道这种事情基本容不得他拒绝或者赞成,这如房玄龄说的那样:老子给你纳妾,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就等着圆房就行了。

    房俊无比痛恶这种父母之命的社会,自己成了啥?

    就只是联姻的工具而已,在老爹眼里自己简直就是一只人形泰迪,只要有男人功能就行了。

    甚至必要的时候,有没有那功能都无所谓……

    叹了口气,他都懒得问是谁家的闺女。

    甚至觉得如同明清的公主那般不许驸马纳妾也挺不错……

    卢氏仔细查看了房俊的伤势见到并无大碍,便叮嘱房俊留在府中好生养伤,她则赶去城外的农庄安抚照料高阳公主和武媚娘,不然这两个丫头听闻房俊受伤必然风风火火的往城里赶。天寒地冻的,一旦出点意外动了胎气可就麻烦大了……

    卢氏刚走,就有家仆来报晋阳公主和衡山公主前来探视。

    房俊赶紧打发人前去迎接,话音未落,门外细碎的脚步声响,晋阳公主细声细气的语声说道:“姐夫,我来看你啦!”

    房俊抬眼看去,顿觉眼前一亮。

    眼前站着一位明眸皓齿的绝色少女,穿着一身大唐公主制式的大锦绣主体为鹅黄色的五彩鸾凤图案宫装,外罩着一件甚是醒目的红白相间彩绣坎肩,整个人光彩四射,一改以往的清丽舒雅。

    十岁冒头的小人儿,已然隐隐可见未来的绝世容颜。

    衡山公主则又是一副装束,箭袖紧身的武士服,足蹬一双薄底小马靴,容颜没有晋阳公主精致,却别有一番开朗健美的风姿,英姿飒飒!

    晋阳公主三步并作两步看到房俊面前,丝毫没有男女之防,探身看了看房俊的伤处,见到房俊的裤子整整齐齐,奇道:“为何不推掉裤子好好养伤呢?这样时不时的碰触伤处,会很难愈合的。”

    房俊趴在炕上,笑道:“哪里有那么严重?陛下的板子咱也不是吃了一次两次,早就习惯了。”说着,挤眉弄眼故作神秘道:“跟你们说个秘密哦,陛下身边那几个行刑的禁卫老早就被姐夫我给收买了,都只是做做样子,看上去打得噼里啪啦惊天动地,其实一点都不疼。”

    “真哒?”

    衡山公主是个没规矩的,进了屋子踢掉鞋子窜到炕上,围着房俊左看右看,敬佩道:“姐夫你真厉害呀!难道你老早就知道要被父皇大,所以才事先收买禁卫吗?”

    房俊嘴角一抽,郁闷道:“谁晓得你父皇搞什么?他是我老丈人啊,我自然是向着他站在他那一边的,这一顿打挨得那叫一个莫名其妙……”

    他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到底为何挨打……

    晋阳公主端庄的坐到炕沿上,咬了咬嘴唇,幽怨道:“都怪长乐姐姐不好,父皇明明最听她的话,可是她却只是在一旁看热闹,若是她肯劝劝父皇的话姐夫你就不会挨打了。长乐姐姐太坏了,姐夫你以后不要再给她写《爱莲说》那样的文章了!嗯,若是她道歉了再给她写……”

    善良的晋阳公主觉得再也不给长乐姐姐写文章了有点残忍,便松动了一下,等她跟姐夫道歉了再给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