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你不懂信仰
    房俊哭笑不得。

    《爱莲说》那可是千古名篇,你当是大白菜啊,想写就写?

    不过被小姨子担心的感觉当真不错,房俊大大咧咧道:“行,兕子说啥就是啥,说写就写,说不写就不写,就算是陛下让我写那也不行!”

    晋阳公主开心极了,嘴角挑起,温婉的笑着。

    在宫里,所有人都将她当做小孩子,父皇虽然对自己疼爱,所有的要求都会答应满足,可从来不将自己当做大人看待,有什么事情也都是他做主,不会与自己商量。

    但是房俊不同,他会跟父皇一样的宠溺自己,更会注意自己的想法,愿意与自己商量,如果是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那么他就不会去做。

    在房俊这里,晋阳公主感受到的是一种既有亲情、又很平等的待遇,这让她觉得她的想法会受到重视,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

    晋阳公主欢喜的拍拍手掌,外边等候的内侍宫女鱼贯而入,手中尽皆捧着锦盒、木匣等物。衡山公主最是活泼,见状立即蹦到地上,也不穿鞋子便跑过去,叫道:“姐夫快看,这是我和兕子姐姐送给你的药材……”

    晋阳公主蹙起眉毛,揪住衡山公主的衣领训斥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不穿鞋子会生病的,怎么就是记不住呢?快些穿好鞋子,不然就待在炕上别下来。”

    衡山公主吐吐舌头,乖乖的跳到炕上,将两只小脚丫伸进房俊的肚皮底下取暖。

    晋阳公主见状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满。

    那里可是我的地盘呀……

    房俊看着内侍宫女们手里的人参鹿茸灵芝何首乌等等名贵药材,瞠目结舌道:“你俩不会是将尚药局都给搬过来了吧?”

    以李二陛下那属貔貅光吃不拉的性子,拔他一根毛都能跟你拼命,怎么会舍得让晋阳公主送给房俊这么多名贵药材?悄悄那根辽东人参,都快赶上小孩儿了……

    衡山公主得意道:“父皇不知道呢,兕子姐姐说姐夫受伤了就要用大量的补品进补,便偷偷的带着我打着父皇的旗号令尚药局送了这些药材过来,我们聪明吧?”

    房俊心里暖暖的,看看衡山公主,又看看晋阳公主,小姨子是真的贴心啊……

    晋阳公主就抿着嘴儿,得意的笑着。

    *****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卫国公府内,卫公李靖凭窗而立,看着院内凋敝的草木、结冰的水面,听着耳边呼啸的北风,反复的吟哦着这么一句话语,最后将手中的酒杯举起,一饮而尽。

    王珪之子王敬直垂手站在李靖身后,恭声道:“卫公,眼下‘讲武堂’开设在即,正是吾等在军中培植力量的大好时机。卫公‘军神’之名威震宇内,想必到时定然会成为‘讲武堂’的教官之一,还望卫公肯尽心为关陇集团培养后进。”

    李靖面无表情,暗暗叹息一声。

    他出生于雍州三原,舅舅是隋朝上柱国、大将军韩擒虎,外祖父是北周骠骑大将军韩雄,身上早早的便打上了关陇集团的标签。

    但是他与关陇集团走得并不亲近……

    到了如今的境地,他更不可能与关陇集团有什么瓜葛。

    王珪派遣王敬直作为关陇集团的说客,李靖又怎会动容?他能在现在这种状况下安身立命,与其说是李二陛下大度不猜忌功臣,还不如说正是他淡泊名利超然物外的处世态度令李二陛下大为放心。

    若是与关陇集团走进,凭借他的军事才华加上关陇集团的强横实力,谁晓得李二陛下会不会睡不安寝?

    李靖深知李二陛下的性情——谁让李二陛下睡不着觉,他这个人就可以永远的睡觉了……

    李靖还不想永远的睡去,他现在虽然无官无职空有爵位职衔,但是闲居家中含饴弄孙闲来著书立说品茶享受,亦是一件人生快事。

    而且他从不觉得关陇集团能够在李二陛下的压迫之下取得胜利。凭借在军中培植势力就能够与李二陛下分庭抗礼?李靖只想说一句,你们想得太天真……

    微微沉默,李靖并未回身,依旧注视着窗外的冬景,缓缓说道:“你知道刚刚某吟哦的这几句,出自何处,有何寓意?”

    王敬直一愣,出自何处?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喃喃复述一遍,王敬直搜肠刮肚,着实想不起这句话的出处。他自幼博览群书,向来以记忆里惊人而自傲,难道并不曾是某位先贤的名言警句?

    只好说道:“恕晚辈寡闻,以往从未听过。至于寓意……是说大秦昔日一统六合之荣光。”

    李靖摇头失笑:“你果然不懂。”

    如何能懂呢?

    一个半辈子都钻在故纸堆里皓首穷经的儒生,如何能懂得这里头的铮铮铁骨、汩汩鲜血?诗词典籍写得再好,又如何能写得出老秦战士那冲天的血性、血染的风采?

    一群只知有家、不知有国的豚犬,如何理解捐躯赴国难的意义?

    昔年天下七分,群雄并立,老秦战士就是怀着这样的信念身着布衣棉甲手持简陋武器,与天下最精锐的魏武卒一次又一次的死战,鲜血染红了河流,骸骨堆满了山谷,整整二十年时间一代又一代的大秦兵卒前赴后继,终于从魏国手中夺取河东之地,打开了扫灭六国的大门!

    世人皆知秦兵耐苦战,却甚少有人知其原因,是什么才铸就秦兵这种铁血的精神!

    战国七雄争战天下,其他六国都是重甲步卒,唯有秦国士卒布衣轻装,难道他们不知道缺少防护装备死亡的几率更大吗?当然不是,老秦人为国争战,为生存而战,不惧生死!

    老秦人身处边陲荒凉贫瘠之地,骁勇彪悍,好勇斗狠,国家利益至上!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荒凉贫瘠的边陲,不想让自己的儿孙跟自己一样家无恒产、田地无收,所以他们要用命去给大秦争夺一份肥沃的两天,用血去给儿孙后代一片温暖阳光的天下!

    你以为单单凭借关中的老秦兵卒就能重现昔日大秦战士的辉煌?

    错!

    没有了那份拿命去争的狠劲,没有了那种用血去搏的志气,老秦兵卒与天下其他的兵卒又能有何不同?

    只有国家利益至上,才能重现老秦兵卒的血性悍勇,才能使得天下兵卒全都如老秦兵卒一般剽悍无敌!

    李靖的眼神掠过书案上的那封书信,那是房俊写给他请求他出任‘讲武堂’首席教官的请柬。正是这封信里,房俊向他阐述了老秦兵卒为何能够那般悍勇的原因,道出了“赳赳老秦复我河山”的冲天霸气!

    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来源与一种力量。

    信仰!

    部落不能承担信仰,家族不能承担信仰,唯有国家,才能承担得起这种雄霸宇内、横扫八荒的伟大信仰!

    有了这种信仰,大唐的军卒才能入昔日的老秦兵卒一般视死忽如归、捐躯赴国难!

    有了这种信仰,大唐的军队才能够彻底的脱胎换骨,纵横于大洋之上,驰骋于蓝天之下!

    才能在凡是太阳升起的地方,都能见到沐浴着阳光的大唐龙旗,都能见到龙虎之姿的大唐雄师!

    李靖的心中早已被汹汹火焰焚烧!

    他想看一看,自己是否能够亲手缔造出一支属于大唐、属于百姓的军队,让它去开疆拓土,笑傲寰宇!

    与这个崇高到无边无际的理想相比,关陇集团的争权夺利就好似一场娃娃的闹剧,幼稚而又浅薄……

    他哪里能够提得起一丁点儿的兴趣?

    送客的时候,李靖亲手将“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这几句话写在纸上,赠送给王敬直。

    他说:“若是哪一天你能够懂得这其中所蕴含的道理,那么就是关陇集团烟消瓦解之时,亦是大唐以雄霸天下之姿睥睨群伦之日!”

    一个团结在李二陛下周围的大唐,才是真正雄霸宇内、所向无敌的大唐!无休止的内斗除了会让大唐的力量削弱给予周边国家崛起之机,那里还有半点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