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超牛的王玄策
    房俊扫了一眼礼单,发现礼物还听贵重,看来王玄策虽然官职卑微,但家境不错。不过双方只是一面之缘,也说不上王玄策冲撞得罪了房俊,今日备下厚礼登门拜访,正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今日登门,可是有事?本官不喜磨磨唧唧拐弯抹角,有事不妨直说,本官心中自有斟酌。”

    房俊将礼单随手放在一边,开口说道。

    洗漱一番,王玄策自己觉得浑身不得劲儿,似乎脸上的一个粉刺都在房俊面前无限放大,很是丢失信心。正如后世那些所谓的美女一般,不化妆怎能出门见人呢?

    无奈眼前这个棒槌似乎不喜如此打扮,只好别别扭扭的站着。堂堂开国县侯、京兆尹的面前,哪里有他一个城门官儿的座位?

    听到房俊问询,王玄策也知道人家冗务繁忙,能够抽空见自己一面都算给了面子,赶紧开门见山说道:“玄策自幼饱读诗书,不敢自夸学富五车,但是识文辩字当可无虞。素闻房府尹礼贤下士、胸襟广播,兼且最乐于提携后进,故此玄策冒昧前来,厚颜恳求房府尹能够征辟玄策,若能入京兆府充当一任书吏,则感激不尽,必当忠心报效、勤勉任事。”

    房俊一愣,居然是来毛遂自荐的?

    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这可是王玄策,即便只是个刚出新手村的菜鸟,可他毕竟还是王玄策!

    便爽快道:“忠心报效的不是本官,而是陛下,是天下苍生!为官一任,无论何种职司,心中必须抱着清正为官、造福苍生之信念,方能不负今天本官之提携。”

    王玄策顿时大喜,大礼参拜。

    自那日城门口阻拦房俊差点被撞死的事情发生之后,忿忿不平的王玄策还是关注起这个贞观朝最年轻的封疆大吏。孰料不了解不知道,越是了解就越是惊叹,越是佩服!

    瞧瞧人家这才多大年纪,就能干出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大事,任取其一怕是都可名留青史了吧?

    而自己呢?

    年纪比房俊大,到如今却也只是混了个城门官儿……

    王玄策是个心胸开阔的人,从来都不会拿身世背景说事儿。固然房俊的老子房玄龄乃是当朝宰辅,必然会对房俊的仕途有着诸多正面影响,但是天下世家子弟多如牛毛,比房玄龄牛的人也不是没有,为何别家出来的就是酒囊饭袋,房俊就能一鸣惊人、鹤立鸡群?

    这就是本事!

    你得服气!

    所以他觉得自己跟着房俊这样年青有冲劲儿的官员办事,那才叫做有前途!

    今日他只是冒昧登门,却不想居然如此顺利!看来传言毕竟是传言,以讹传讹在所难免。外间皆盛传房俊睚眦必报,那日自己阻他入城,人家非但没有记恨在心反而提携自己,这才是官居高位者的心胸!

    心中自是感激。

    房俊却琢磨起来,因为王玄策着实不好安排。

    人尽其用才是上位者的本事,王玄策是超级外交人才,困顿国内执笔记事那是暴殄天物,他的战场应该在外交领域,一个脑袋一条舌头就能合纵连横,兴一国灭一国!

    可是现在的王玄策缺少磨练,不可能拥有以后那种“一人灭一国”的超强本领……

    “玄策,本官欲使你前往吐蕃担任东大唐商号的掌柜,全权负责东大唐商号与吐蕃的青稞酒事宜,你可愿意?”

    “在下愿意!”

    王玄策嘴皮子都哆嗦了,瞅着房俊的时候眼冒星星!

    东大唐商号是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他自然再清楚不过,能够担任东大唐商号的掌柜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更何况青稞酒是啥?

    那就是分裂吐蕃、延缓其国内改革家具吐蕃各个部落之间矛盾的大杀器!

    这可是一等一的重用,相当于整个吐蕃与大唐未来数十年的关系走势都被他一手掌握!

    房俊却担心他经验不足,历史上一手覆灭阿三的王玄策是满级大号,现在却只是一个初出新手村的菜鸟,不可同日而语。

    便问道:“对于吐蕃,可有了解?说来听听。”

    王玄策顿时肃然,侃侃而谈道:“在下时常翻阅古今文献以及朝廷邸报,发现大唐未来二十年的敌人,非吐蕃莫属!吐蕃国内,其俗谓强雄曰赞,丈夫曰普,故号君长曰赞普,赞普妻曰末蒙。……地直京师西八千里,距鄯善五百里,胜兵数十万。国多霆、电、风、雹,积雪,盛夏如中国春时,山谷常冰。地有寒疠,中人辄痞促而不害……”

    房俊惊讶道:“何以对吐蕃的风土人情如此熟稔?”

    王玄策笑道:“大唐与吐蕃虽然形势紧张,甚至不时在边境爆发小规模的冲突,但是西市之中来自吐蕃的胡商不知凡几,大家照样做生意,两国之间的关系并未对商业贸易有太大的影响。在下充当城门官,每日里俱是与各地胡商接触,吐蕃胡商自然也见过很多。况且在下对于西域风俗甚感兴趣,时不时的便在西市那边逛逛,时常与吐蕃胡商交谈饮酒,故此略有了解。”

    房俊惊叹。

    这是略有了解么?

    简直就是“吐蕃通”啊!

    牛人之所以能够成为牛人,就是因为他在尚不是牛人的时候,就会去干一些牛人才应该做的事情!

    西市里汉胡杂处,与吐蕃胡商打交道的汉人不知凡几,又有几个人能如同王玄策这般将吐蕃了解的如此透彻?

    这就是能力!

    所以能创下千古以降未有人你那个追赶的丰功伟绩!

    一人灭一国,这是何等霸气?

    “既然如此,便这么说定。你且先回家过年,等到年后再来寻本官,本官亲自为你安排进入东大唐商号担任驻吐蕃总掌柜一事。不过这段时间也别闲着,在深入对吐蕃的权贵做一些了解,亦要了解一番青稞酒的作用以及意义,知此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诺!”

    王玄策欢天喜地的告辞离去。

    刚刚毛遂自荐便能得到重用,他觉得自己这一步棋走得对极了!能够遇到房俊这样一个知人善任的长官,他肯定自己的前途必定无限光明!

    咱这个小小的城门官儿,也要时来运转了呀!

    *****

    招揽了王玄策,麾下又多了一名足智多谋的人才,房俊心情甚好。高阳公主和武媚娘都怀有身孕,自是不能旅行妻子义务,两人便怂恿着房俊挑个日子将俏儿和秀烟连个侍女也一并收了。大唐国公、侯爵无数,哪个不是妻妾成群侍女如云?唯独房俊只有一妻一妾,四个贴身侍女都尚未完全收入房中,这种事情说出去了没人会说房俊是君子一身正气,都会当做笑话来听。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年代,妻妾的数量是一定要跟个人成就成正比的。

    房俊倒也无所谓,这几个贴身侍女日夜服侍三位主人,自是不可能再嫁出去,他也不能耽误人家的花样年华。只不过这几日后臀有伤,平素坐着都费劲,又如何能干那些需要腰腹发力的剧烈运动?

    几个侍女见到两位女主人都怀了身孕,自然是急红了眼。

    子嗣就是女人的护身符,只要能够怀上房俊的孩子,那么身份就算是彻底定下来,再也不用担忧自己的未来。故此,几个侍女整日里打扮得花枝招展,在房俊身边穿花蝴蝶一般飞来飞去,眼眸流转巧笑倩兮,勾得房俊火烧火燎。只是后臀有伤,实在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龙精虎猛的少年郎哪里受得了这个?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总有一天得被撩拨得五内俱焚爆了血管不可……

    房俊只得无视侍女们的哀怨眼神,成天早出晚归,躲避着几双勾魂摄魄的眼神。

    这一日前去青龙寺吃斋,马车路过东市,车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

    车内的李思文大咧咧的喝着茶水无动于衷,房俊撩开车帘,问道:“前面发生何事?”

    护卫在马车旁的卫鹰刚欲开口说话,蓦然双眼睁大!

    “嘣!”

    一身沉闷的弓弦声响,一支白羽狼牙箭由远处临街的店铺屋脊上风驰电掣而来,宛如从地狱之中钻出的锁魂之箭,只是在一个呼吸之间便穿越了几十丈的距离,精准的射向车窗边露出半张脸的房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