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我要搜查你家
    长安城内人心惶惶!

    李二陛下得到房俊被当街刺杀的消息之后勃然大怒,将百骑司统领李君羡叫来一顿臭骂!堂堂帝王之婿、开国县侯、京兆府尹被当街刺杀,你们百骑司居然事先毫无半点防备,是不是等到明天刺客潜入惶恐刺杀于朕,尔等照样懵然不知?

    李君羡吓得脸都白了,一面反省自己失职,一面也暗暗埋怨房俊,你这小子咋就那么招人恨呢?搞得满天下的都是仇人都想要你的命……

    知错就要改,有疏漏就要赶紧弥补。

    幸好房俊无碍,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若是房俊出现任何差池甚至让刺客得手,李君羡觉得自己可以去给房俊陪葬了……

    这个百骑司的头领是真特娘的不好当!

    李君羡无比怨念,却也不得不赶紧调集精锐人手前往京兆府,会同房俊那边的消息一起侦破此案。

    等他赶到京兆府的时候,正好追捕刺客的卫鹰返回,正在向房俊汇报。房俊同李君羡见礼,稍微寒暄两句,便一同听取卫鹰的汇报。

    京兆府大堂里陡然多出十几名身材魁梧神情肃杀的百骑司校尉官吏,气氛也凝重的许多。谁不知道这是李二陛下的耳目?看得出来这一次陛下定然万分震怒,此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卑职一路追踪那名刺客,可惜对方身手高绝,一直未曾追上,不过卑职等人亦未曾跟丢。那刺客翻墙越脊飞檐走壁如履平地,身手甚是高绝。直至王氏祖宅后院墙之外,方才丢失了刺客的行迹。吾等想要进入王府搜索,却被王家人挡住,不许吾等入内。无法,卑职只能先行调集人手将王家祖宅团团围住不使得那刺客走脱,然后回来请示二郎。”

    李君羡微微皱眉,王氏祖宅?

    这件事怎会跟太原王氏扯上关系?

    他看了房俊一眼,见到房俊耷拉着眼皮思索着什么,额头上一道创口深可见骨,便说道:“侯爷,意欲何为?”

    房俊抬头,问道:“将军如何看待此事?”

    李君羡略微思索,直言道:“事关重大,即便是太原王氏也不能罔顾律法。刺客既然在他家后院墙外走脱,理当入府搜索,这既是配合官府侦缉刺客,亦是保全王氏族人安危,一旦刺客在其府中藏匿,不仅令王氏深受嫌疑,亦保不准刺客狗急跳墙伤了王氏族人性命。”

    房俊点头。

    于情于理,王氏祖宅是应当让官府搜查的,无论是洗刷自家的嫌疑,亦或是协助官府缉拿刺客,王氏都没有拒绝搜查的理由。

    可他偏偏就拒绝了……

    难道王氏当真就是幕后黑手,意图刺杀房俊以此瓦解李二陛下对关陇集团的压制?

    房俊不这么认为,王氏应当不会这般愚蠢。

    想要压制关陇集团的是李二陛下,他房俊不过是李二陛下手里的一把快刀。快到虽利,但还是得要看看刀把子是攥在谁的手里,没了房俊,李二陛下可以从容的换一把刀……

    房俊死了,对于事情的本质非但没有任何改观,反而会挑起李二陛下的怒火。压制与反压制,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双方都有默契,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战斗的规模。一旦房俊身死,这种默契会被立即打破,李二陛下会认为这是对于君权毫无底线的挑战!

    一场血雨腥风在所难免。

    关陇集团想要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但是觉得不会想要看到这种结果。强悍的李二陛下一旦发疯,那种后果是关陇集团绝对无法承受的……

    但如果是借刀杀人、栽赃嫁祸,那么凶手又是谁呢?

    谁最愿意看到房俊身死?

    亦或者说,谁最想看到李二陛下与关陇集团之间展开一场不死不休的战斗?

    房俊凝眉沉思,久久不言。

    堂外脚步匆匆,京兆府少尹独孤诚快步进入,大声道:“府尹,下官奉你之命已然命令京兆府的所有衙役官差以及巡捕房的兵卒,严格盘查最近半月入京的可疑人士。”

    房俊淡然道:“幸苦了,不过还是要督促下面抓紧办事,过不了几天就过年了,城门不可能一直只进不出,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抓捕到刺客!”

    “诺!”

    独孤诚应了一声,悄悄擦了擦汗。

    得到房俊遇刺的消息,他第一时间就赶到衙门来执行房俊的命令,连谁都没喝上一口。

    房俊又问卫鹰:“可曾看清那刺客的样貌身材?”

    卫鹰答道:“刺客黑巾蒙面,看不见容貌,不过此人身材魁梧,据卑职目测不下于七尺,膀大腰圆四肢修长,很有特征。”

    房俊立刻对独孤诚说道:“通知下去,在盘查最近半月入京人士的时候,严密注意这样身材的人。”

    独孤诚立刻应道:“诺!”脚步匆匆的又快步离去。

    古代度制以尺为基本单位,由于历代尺度单量不一,尺的长短代有不同,在历史上尺度是由短变长的,周朝时的一尺,约等于现在的五寸九分多;秦朝时的一尺约合现在的七寸二分;汉同秦制,但新莽时,一百粒粟子挨个排列一列,其长为一尺,合二十三厘米,相当于现在的六寸九分;唐朝时,一尺约等于现在的九寸三分,一寸是三点三厘米,七尺就超过两米。

    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壮汉绝对是鹤立鸡群,在人群当中甚是醒目,想藏都藏不住。

    “王家那边如何处置?”李君羡小声问道。

    在他看来,太原王氏是不太可能参与此事之中的,除非王氏一家子都是无脑的蠢货。这当然不可能,王氏世代簪缨,智商情商都是一等一的高,怎么可能做出这样授人以柄、自掘坟墓的蠢事?

    房俊则笑道:“李将军有些武断了,有罪没罪,不是你我用嘴说的,是要将证据的。没证据,就算他恶贯满盈十恶不赦,本官也不能将其如何;有证据,就算他清廉如水一身正气,本官照样要将他绳之以法!”

    李君羡有点懵,你这是啥意思?

    好像是“我知道王氏没罪,可我就是要收拾他”……

    “走吧,咱们去王家拜访一番,无论怎么说那刺客都是在他家后院不见了,于情于理都得让我搜一搜吧?不能因为他们是太原王氏,就能超然于律法之外!”

    房俊起身说道。

    李君羡无语,说来说去,不还是我的那套说辞?

    那又何必绕了这么大的圈子,还有罪没罪有证据没证据的……

    *****

    王氏祖宅。

    房俊、李君羡以及一干京兆府官吏来到门前,提上门贴,不到片刻便中门大开,王珪之子王敬直亲自迎出门来。

    王家的这个礼仪给的相当重,按说以房俊这样的身份怎么可能够得上让王家打开中门迎接?房俊心里透亮,王家这是要先礼后兵,今日怕是要硬顶着不让他进府搜查……

    “刚刚听闻房府尹遇刺,下官深感震撼,幸好房府尹无恙,否则这长安城天子脚下却无一时一刻安稳,岂不是令吾辈心惊胆跳、夙夜难寐?”

    王敬直抱拳施礼,面上礼遇,实则冷嘲热讽。

    你是京兆尹,京兆府是你的地盘,却在自己的地盘上差点被人宰掉,你也实在是无能啊……

    京兆府官吏神情各异。

    李君羡面无表情,淡淡的看了王敬直一眼。

    房俊也不理会这位连襟的嘲讽,笑呵呵道:“本官福大命大,那些想要本官完蛋的家伙,怕是要失望了。”

    王敬直微笑道:“既然如此,房府尹不去追捕刺客,因何来到寒舍?”

    房俊也不跟他虚与委蛇:“本官麾下亲眼见到刺客遁入贵府后院,那刺客穷凶极恶,为了贵府上下安危,亦为了侦缉刺客行踪,还请行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