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浮出水面
    传言的确不可尽信,可是牛渚矶那染红的山坡难道是假的?江东陆氏满门遭屠也是假的?

    这位可是心狠手辣的主儿,自家那位相公就是个文弱书生,若是落到房俊的手里……只怕没两天就得给折腾死。

    到时候自己岂不是守了寡?

    可是高阳公主已然如此说了,她自然不好再纠缠房俊,只得无奈的笑笑,实则心思还未放下。

    房俊抬眸,与一直俏立一旁的长乐公主目光触及,迅即分开。

    未有只言片语,心中却微微异样……

    长乐公主微微抿着嘴唇,扭头望向一边,眼神有些飘忽。

    不知为何,看到房俊额角狰狞伤处显现出来的狼狈,心里微微有些难言的心疼……

    这种忽如其来的感觉令她极是困惑,亦有些心慌意乱。

    自己不是应当憎恨房俊的吗?

    正因为房俊的存在导致自己平静如水的生活陡生波澜,最终沦落到现如今形单影只寂然落寞的境地,在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月里独守春闺,暗自垂泪。

    难道自己内心深处从未觉得现如今的境地是一种折磨和落寞,是以便从未对房俊升起过一丝一毫的恨意?

    即便如此,自己和房俊亦不过是两条永不交织的平行线,又何来这种莫名其妙的心疼?

    长乐公主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扇合,任凭房俊的目光视线有若实质一般落在自己洁白完美的侧脸上,白皙的肌肤微微泛起红晕,这种难言的羞涩使得长乐公主不由自主的想起那日在骊山农庄的汤泉池子里被房俊轻薄时候的窘迫,尤其是在自己的几个妹妹面前,这种羞窘的感觉令她微微有些着恼,但更多的确是心底的悸动……

    这种感觉令她涌起一种慌张和恐惧。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高阳公主丝毫没有注意到姐姐的异样情绪,温情脉脉的扯着房俊的手,查看他额角的伤处。武媚温柔乖巧的站在一旁,从宫女手中接过一盏热茶递给房俊。

    接过茶盏的时候,房俊的小指轻佻的在武媚娘纤纤玉指上勾了一下,武媚娘媚眼如水,咬着红唇白了房俊一眼,心底却对这种隐秘的挑情行为甚是受用……

    晋阳公主和衡山公主到底年纪小一些,还是天真烂漫的性子,见到房俊伤势无碍且谈笑风生,很快便忘记了房俊遇刺受伤一事,围着房俊叽叽喳喳的说着开心事儿。

    寝宫里莺莺燕燕,暖意融融……

    正在这时,殿外的内侍进来禀告,说是京兆府司录参军程务挺派人前来通报已有嫌疑人的踪迹,请房俊回京兆府衙门主持大局。

    房俊赶紧告辞离开,匆匆回到就在皇城之西的京兆府衙门。

    “启禀府尹,经过严密盘查长安城中可以人等,共计找出符合刺客身形特征的嫌疑人七人,皆以严密布控,任何一人都不会逃脱出监视视线,至于下一步如何行,还请府尹示下。”

    只是半天时间,程务挺已是面色憔悴,声音嘶哑。

    巨大的工作量带来的疲劳尚在其次,最要命的是心头那种如山一般的压力,导致他的神经无时无刻不处在高压状态,这种来自于精神层面的压力足以使人饱受煎熬。

    房俊坐到主位之上,先是挥手让程务挺坐下说话,然后又让书吏沏了两倍热茶送来,这才问道:“说说吧,都是些什么人?”

    能在如此的短的时间内在人口数量达到百万的长安城中搜索出七个与刺客外形特征相符的嫌疑人,这份工作量实在是大得惊人,亦可由此看出整个京兆府的惊人效率。

    房俊深感满意。

    程务挺接过书吏递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这才喘口气子怀中掏出一份信函,交给房俊之后说道:“都在这上面了,一共七个人与刺客身形相符,其中三人案发当时无法证明自己不在现场,另外四个则都有证人证明当时嫌疑人不在现场。”

    房俊接过信函,仔细翻阅,顺口问道:“关陇集团的各家都有何反应?”

    程务挺嘿嘿笑道:“谁敢有反应?府尹您强势进入王家搜查,早已震慑了所有关陇集团的胆子!连太原王氏这样的世家豪族都说搜就搜,旁人谁敢自认面子比太原王氏还大,能挡得住您?只要看谁不顺眼去他家里搜上一搜,且不说能否搜出什么证据,只要一大群兵卒衙役闯进府门这么一闹,谁家消受得起?”

    房俊哑然失笑。

    这就是扯虎皮拉大旗,在搜剿刺客这个无比正确的大前提之下,房俊那是想去谁家搜索一番就搜索一番,谁敢阻拦就是跟刺客暗中勾结蓄意谋杀朝廷重臣,这样的罪名太原王氏不敢城守,别人家更不敢!

    此刻谁跳出来蹦跶吆喝,必然要承受刚刚死里逃生的房俊最大的怒火!

    谁吃饱了撑的在这个时候去招惹房俊这个棒槌?

    房俊翻阅着,冷不丁一个名字跃入视线。

    “黑齿常之?”

    “这是高句丽使团的一个武官,骁勇非常,据说是高句丽大对卢渊盖苏文的心腹爱将,深受器重,小小年纪便担任这次高句丽使团的随行武官。此人身长七尺有余,与追击刺客的部曲所描述相符。只是经过调查,此人在案发之时正在鸿胪寺的宿馆之中饮酒,多名鸿胪寺官员皆可为证。”

    “皆可为证?呵呵。”

    房俊冷笑一声,不以为然。

    人们最相信自己亲耳所听,亲眼所见,却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耳朵眼睛往往最是骗人。

    不过这个黑齿常之不是百济人么?

    怎地又成了渊盖苏文的心腹爱将?

    难不成是自己的穿越带来的蝴蝶效应?可就算自己这只蝴蝶再是威力巨大,也不至于能够将翅膀扇动的风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影响到遥远的高句丽……

    “高句丽使团是何时进京?他们这次前来所谓何事?

    房俊皱起眉毛,基本确定了高句丽使团的嫌疑最大。

    不在场证据?

    那根本不叫事好吧!换了房俊自己,有十几种方法瞒天过海。

    程务挺说道:“是为了册立高藏为高句丽王一事。”

    房俊点头,凝眉深思。

    高句丽荣留王和他的大臣们计划除掉一些高句丽内部颇有势力的将领,并准备第一个干掉对其王位最有威胁的渊盖苏文。

    去年,渊盖苏文得知荣留王的计划后,邀请荣留王和他的大臣们视察他的军队,并设盛宴款待。在宴席上渊盖苏文杀死了荣留王的百名大臣,后又闯入王宫杀死荣留王并分尸,而且没有给荣留王举行葬礼。之后渊盖苏文自封自己为“大莫离支“,立荣留王的侄子高藏为王并摄政。高藏王形同虚设,兵权国政皆由渊盖苏文独揽。

    按照惯例,高句丽王是要受到中原王朝的册封才会拥有合法地位,故此这一次高句丽使团前来长安,就是为了高藏册封高句丽王一事。

    “了解过这个黑齿常之的身世背景没有?”房俊问道。

    程务挺说道:“当然了解过,卑职刚刚去过鸿胪寺,不过并没有这人具体的资料,只知道此人乃是百济将门出身,不知为何投身入渊盖苏文帐下。”

    房俊愈发笃定这个黑齿常之就是历史上先与大唐为敌,后来投降大唐为大唐立下赫赫战功最后沦落到被酷吏残害的那一位名将……

    可是这个黑齿常之明明是未来百济的大将,为何现在投入到高句丽一方成为渊盖苏文的心腹?

    房俊挠了挠眉毛,有些想不通。

    真实的历史表面都会蒙上一层厚厚的迷雾,有些可以拨开,有些则被有心掩盖。

    这件事很显然有些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