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长孙阴人的权谋
    太极宫内,李二陛下将几位宰辅召集过来开会。

    年关将近,以往都是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的时候,今年却是麻烦事一桩接这一桩。先是高句丽遣使请求册封高藏为高句丽王,接着郭孝恪在西域兵败身死导致西域局势糜烂,再然后堂堂京兆尹、华亭侯、封疆大吏之首的房俊居然在长安城内闹市遭遇刺杀……

    李二陛下的怒火已然濒临爆发的边缘。

    三位宰辅亦是一时沉默。

    良久,岑文本说道:“陛下,如今首要之事便是西域的策略,倒底是抚是剿,若是安抚为主,有谁继任安西都护之职?若是剿灭为主,又有谁前往西域主持大局?”

    西域不靖,则关中难安,两者看似距离遥远,实则唇齿相依,半点不可疏忽大意。

    现在西域局势糜烂,焉耆、龟兹等国反叛,大月氏、柔然等国冷眼旁观立场不定,高昌城已然是独木难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在突厥、焉耆、龟兹的联军功绩之下沦陷,这对于大唐来说绝对不是不可承受之后果。

    房玄龄淡然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单纯的安抚已然全无用处,必须在西域狠狠的打一仗,将郭孝恪丢掉的军威和尊严都打回来,不然如何震慑群伦、号令西域三十六国?但是大规模的出兵亦不现实,毕竟现在帝国的军事力量全部东倾,若是贸然转而攻略西域必然靡费巨大且丧失士气。依老臣看来,不若剿抚并用,双管齐下,一方面联络大月氏、柔然等态度暧昧的部族许以条件一个个拉拢,一方面集中兵力强势攻打焉耆、龟兹等国,务必一战而定,则西域必可回复之前的安稳。”

    李二陛下缓缓点头。

    这才是老成谋国之言,取舍之中不偏不倚,面面俱到。

    长孙无忌则有些出神。

    西域是抚是剿都无所谓,反正房玄龄必然和岑文本站在一起支持李二陛下打压关陇集团,就算出兵征剿,关陇集团一系的武将也不可能担当重任。

    高句丽王是谁更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至于房俊被刺杀一事,死掉自然最好,没死也没什么大不了,这场波及整个关中的斗争的双方是关陇集团与李二陛下,房俊只不过是一个马前卒,是李二陛下手里的刀,他的死活无关大局,斗争还是要继续。

    长孙无忌所担忧的是政事堂的构成。

    一共三个人,房玄龄和岑文本还同气连枝打压自己,这日子怎么过?自己虽然是当朝宰辅,但是实际上在政事堂里一句话都说不算,完完全全就是个摆设,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怎么进谏才能让李二陛下答允增加政事堂的人数呢?

    头痛啊……

    长孙无忌神游物外,李二陛下也不理他。

    对于长孙无忌的种种作为,李二陛下心里愤恨算不上,不满总是有的。朕器重你亲近你,结果你就这么两边和稀泥将家族的荣誉置于国家荣誉之上,难道你心中就不会愧疚?

    没有朕,没有大唐,你长孙家族会有如今显赫一时的超然地位?而长孙无忌现在分明是舍本逐末,他在乎的只有家族能不能将辉煌富贵延续下去,却无视唯有大唐强盛才有长孙家族的福泽绵长……

    聪明人犯起糊涂来,格外令人恼火!

    李二陛下问道:“接任安西都护一职者,诸位以为谁最适合?”

    岑文本与房玄龄对视一眼,前者说道:“回陛下,微臣认为英国公、兵部尚书李绩最为合适。”

    房玄龄附和道:“老臣附议。”

    长孙无忌回过神来,亦没有反对:“臣也认为英国公最合适。”

    这句其实是废话,无论他赞成亦或反对都没什么用,三票之中两票赞成,他反对又有什么用?

    少数服从多数,这就是政事堂的规矩!

    其实长孙无忌哪里愿意让李绩前往西域?李绩与山东世家的联系千丝万缕,与关陇集团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双方敌对的态势远远胜过合作,几乎凡是他长孙无忌赞成的,李绩统统都要反对……

    可他若是反对,出了丢损颜面之外又能如何?

    改变不了大局。

    故此,长孙无忌又续道:“只是西域局势糜烂,即便以英国公之文韬武略亦无法在一时半刻之内稳定大局,微臣提议在众皇子之中择一聪慧之人陪同英国公前往西域,一则可以帮助英国公处理军务,一则亦可锻炼陛下诸位皇子的能力。吾等之辈终究会老去,天下风云激荡从来亦不会有风平浪静之时,若是将来朝中人才青黄不接遇事无人可用,岂不烦恼?这天下是陛下的,将来亦是陛下众位皇子的,何不现在就锻炼皇子们的能力,将来方能撑得起这老大帝国?”

    李二陛下甚是欣慰。

    正如长孙无忌所说,等他百年之后,这锦绣河山皆要传到自己的儿孙手中。说到底,他李家才是这诺大帝国君临天下的真正主人!

    现在储君之位稳固,自己亦不曾再动过易储之心思,众位皇子自然也就偃旗息鼓,不再妄想。若是当真能够如长孙无忌所言将诸位皇子的能力培养起来,未来兄弟齐心治理大唐,岂不是最完美的结局?

    哪怕那个时候自己埋入皇陵,怕是亦会心满意足!

    况且知子莫若父,自己的儿子能力如何,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会不清楚?令他骄傲的是,他的任何一个儿子拎出来都当得起一句年青俊彦的赞赏,哪怕是最浑不吝的齐王李佑,沉下心办事的时候亦能有着出色表现,更遑论比他远远优秀的多的太子、吴王、魏王。

    甚至就连几个小的诸如蜀王晋王,都展露出超人一等的学识和能力!

    的确值得培养……

    李二陛下看着房玄龄和岑文本,问道:“二位以为辅机之提议如何?”

    这种事情谁会反对?

    爹打江山儿坐殿,这是千古不易的至理,反正整个大唐都是人家的,只要不是瞎折腾动摇国本,何苦妄作恶人?

    二人皆道:“臣等附议。”

    李二陛下捋须微笑:“那诸位且看看,谁辅佐英国公去西域为佳?”

    房玄龄和岑文本稍作沉吟,长孙无忌已然说道:“依微臣看来,魏王泰最佳。”

    李二陛下稍稍点头,李泰是他最喜爱的儿子,才学能力样样出类拔萃。心中满意,不过并未敲板定论,而是看着房玄龄和岑文本,他尊重宰辅的意见,若是这两人反对,他心里不会太舒服,但是不会一意孤行。

    房玄龄与岑文本稍做沉思,齐声道:“臣等附议。”

    长孙无忌见到李二陛下喜色颜动,趁热打铁道:“帝国现在日新月异繁华昌盛,诸多新生事物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吾等老臣已然渐渐感到心力交瘁,难以为继。陛下,依老臣之间,何必趁着吾等尚未老去之时,对新生代的官员多多培养、多多扶持,使得更多的年青官员可以同众位皇子一般经受历练,异日亦可成为中流砥柱,保扶大唐顺利过渡?”

    房玄龄与岑文本对视一眼,皆看出双方眼底的隐忧。

    长孙阴人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专挑陛下爱听的说,定然有所图谋……

    可是这种事情正是每一个政权都必须经历的更新换代,这个时候培养年青官员能够更有利未来政权的平稳过渡,否则等到这一茬名臣武将老去,新生代却因为缺乏历练导致青黄不接,岂不是朝政动荡、天下飘摇?

    李二陛下沉默一下,看着长孙无忌问道:“辅机有话,当可明言。”

    长孙无忌拱手道:“诺!老臣请陛下下诏,将皇子当中如太子、吴王等,将老臣当中如李绩、褚遂良等,将年青官员如马周、房俊等,调入政事堂,赐予其参政之权。”

    房玄龄一揪胡子,心里大骂:这个老东西,果然阴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