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政事堂里交锋
    大唐国策规定,政事堂会议是常设的,是协助皇帝统治全国的最高议事机构。政事堂并无决策之权,但是李二陛下深信诸位宰辅之能力,亦对这些跟随他征战天下劳心劳力的宰辅极为尊重,故此一般情况之下政事堂会议的结果李二陛下并不会反驳,便是帝国最高之决策。

    哪怕这个结果很多时候并不符合李二陛下之初衷。

    由此可见,李二陛下纵然能挑出不少不及之处,但最起码“善于纳谏”这一点是古之帝王极少能够拥有的。

    由此,政事堂便由帝国最高的议事机构,变成实际上帝国最高的决策机构。

    当然,这种权利是李二陛下所赋予的,他亦可随时收回。

    但是纵观贞观一朝,这种权利及至李二陛下殡天,亦不曾收回……

    但是李二陛下精擅权谋之策,深谙平衡之道。政事堂现如今实际上共有三位宰辅执政,而这三人在之间房玄龄与岑文本明显联手抵制长孙无忌,只是长孙无忌孤掌难鸣,毫无作为。

    在现阶段,这是李二陛下愿意看到的。

    房玄龄与岑文本能够配合李二陛下压制长孙无忌,三方的利益在目前是一致的。

    但是之后呢?

    正如长孙无忌所说,能够进入政事堂议政,必是帝国最出类拔萃的人才,在经由诸般历练之后方能够有能力、有资格成为帝国政策确立的一员。可是突兀的提拔官员进入政事堂并不能使得官员的能力得到提升,反而会因为历练的不足导致种种决策失误,结果便是朝政动荡。

    这种代价是李二陛下不愿意看到的。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很简单,如同长孙无忌所言那般现在就提拔有潜力的官员进入政事堂,不参政,不议政,只是旁听学习充实自己,为担当基石、将来挑起大梁做准备。

    而且房玄龄、岑文本的联合并不是固若金汤,一旦有朝一日这两人亦分道扬镳,政事堂岂不是三分天下、毫无主次?更为担忧的是,一旦关陇集团被打压制服,房玄龄所代表的勋贵集团、岑文本背后的势力会不会取关陇集团而代之?

    若是那样,自己苦心孤诣的打压关陇集团又有何意义?

    简直就是辛辛苦苦为旁人做嫁衣……

    想到此处,李二陛下颔首道:“人才的培养需要时间和精力,绝非一蹴而就。辅机这个提议甚好,现在就将有潜力的官员和有资历的官员简拔进入政事堂,以老带新、精心培养,这才是帝国延续之道。二位如何看待此事?”

    房玄龄和岑文本暗暗叫苦。

    长孙无忌当真阴险,先以培养皇子作为切入点,然后引申到培养年青官员之上,名义上是为帝国培养人才,实质却是分化政事堂的权利,只要人数增多,自然会有人倒向长孙无忌,这边增强了长孙无忌的话语权。

    最起码也平添了他的影响力,不至于现在这般完全被房玄龄、岑文本架空。

    年青官员进入政事堂的确只有学习权、没有发言权,更没有决策权,但是那些有资历的功勋贵戚随便说一句话,就连长孙无忌、房玄龄这些人亦不能完全无视……

    可李二陛下现在已经动心了,二人若是拒绝必定徒然令李二陛下生疑,愈加坚定分化政事堂的心思,只要郁闷的点头赞同。

    心中却有如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李二陛下心情大好,招手令内侍奉上红茶糕点,与三位宰辅共同进食。吃了几块美味糕点,喝了一杯香醇红茶,李二陛下问道:“高句丽请求册封高藏为高句丽王一事,诸位有何看法?”

    这能有何看法?

    虽然名义上高句丽王要受到大唐册封才算是名正言顺,能够在法理上站得住脚,实际上一直以来大唐都不会去管高句丽的内政,基本高句丽上下认定谁为高句丽王,大唐都不曾反驳过。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

    大唐要对高句丽动兵,粮草囤积兵马调拨这是瞒不住人的,虽然未曾有明令颁布,但是高句丽岂能全无察觉?这个时间节点上,高句丽依旧遣使前来大唐请求册封,怎么可能不是别有深意?

    高句丽向来兵卒勇烈民风剽悍,中原王朝屡次征伐都是无功而返,早已养成其娇惯刁蛮目中无人的脾性,面对大唐咄咄逼人的压力,绝对不可能甘心臣服!

    岑文本沉吟道:“陛下,刚刚京兆府送来奏报,说是高句丽使团之中有一人名唤黑齿常之,乃是一名刀马娴熟的猛将,怀疑此人乃是刺杀京兆尹的刺客,请求陛下颁旨,同意京兆府进入鸿胪寺缉拿黑齿常之审问。依臣之见,不若将高句丽请求册封之事交于朝中一位大臣,一同联合京兆府处理刺杀之事,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李二陛下顿时大怒:“居然是高句丽使团暗中下手?简直岂有此理!不仅仅敢于闹事刺杀朝廷重臣,事后居然还敢栽赃陷害皇家外戚,真当我大唐虎贲不能东顾否?”

    娘咧!

    小小高句丽,老子还没腾出手来收拾你呢,居然敢趁着西域局势糜烂之机跑到长安来搞风搞雨,简直不知死活!

    长孙无忌眼珠子转了转,拱手道:“陛下,不若便由老臣联合附近一同处置高句丽册封以及刺客之事?”

    刺客刺杀房俊之后陷害太原王氏,而太原王氏乃是关陇集团中坚,在这一点上关陇集团与房俊的利益述求一致,都是要缉拿刺客出掉心头一口恶气。

    按说李二陛下必然应允。

    谁知此刻李二陛下当真是出离愤怒了,冷笑一声,说道:“杀鸡焉用牛刀?这种事情让房俊去做就行了,何必辅机亲自出马?那是高看了高句丽一群跳梁小丑!而且说起处理这种事情,还是房俊更在行一些。”

    房玄龄就有些汗颜。

    什么叫房俊更在行一些?

    听陛下的口气,是打算哪怕不跟高句丽翻脸,亦要让他们灰头土脸的载个跟头。用房俊而不用长孙无忌,显然就是要房俊放开手脚出口恶气,想咋整就咋整。因为房俊是棒槌啊,棒槌受了气,发泄的手段必然要暴烈一些……

    自家这个兔崽子,真是有够丢人的。

    长孙无忌面无表情,心中却难免失落……

    他的本意是想趁机打击高句丽使团,以此来提升关陇集团的士气。须知王氏先被刺客陷害,继而被房俊扫了面子,虽然之后房俊对王敬直礼敬有加并未多加刁难,但是强势进入王家祖宅搜查实在是大大的损折了关陇集团的颜面。

    可陛下宁可让房俊肆意妄为,亦不愿让自己参与其中。

    压制关陇集团是一方面,但是亦可看出自己在陛下心中的地位是愈发的不堪……

    *****

    宫中内侍赶到京兆府宣读了陛下的旨意:原鸿胪寺卿韦照善举止不当、有违国体,搁置待查。着令京兆尹房俊兼任鸿胪寺卿,全权处置高句丽王册封一事。

    房俊听的有些懵……

    不止他懵,整个京兆府上下都有些懵……

    韦照善那是谁?

    韦家族长韦元通的叔叔,韦家老一辈硕果仅存的人物!

    就这么两句“举止不当、有违国体”就给撸了?连个正经儿的罪名都没有,就“革职待查”?

    这一刻,但凡有着关陇集团背景的官员都对长孙无忌充满怨念!

    你说你自己被房玄龄和岑文本联手压制也就罢了,毕竟李二陛下现在摆明车马要压制关陇集团,肯定是站在房玄龄、岑文本那一边。可是连韦家的元老韦照善都护不住,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房俊在懵了一会儿之后,算是明白了李二陛下的意思。

    什么叫“全权处置”?

    那就是怎么搞随便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