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黑齿常之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黑齿常之

    高句丽使团尚不知外间发生的巨大变故,几位核心人物正在鸿胪寺后院的宿管内商议。

    高惠真今年刚过不惑之年,精力充沛豪勇无双,乃是高句丽王族之中有数的猛将。作为荣留王的堂弟,他在投靠渊盖苏文之后立即由一介区区王室闲人晋升为南部傉萨,手掌大权,意气风发。

    “傉萨”乃是高句丽官职,相当于大唐的都督一职,权利甚至犹有过之。《旧五代史·外国传·高丽》中介绍:“外置州县六十余,大城设置傉萨一名,比都督。”

    现在更被渊盖苏文委以重任,前来大唐请求册封荣留王的儿子高宝藏为高句丽王,并且伺机破坏大唐意欲攻略高句丽的阴谋……

    其实在高惠真看来,渊盖苏文此举完全没有必要。

    昔年的大隋强盛一时,南征北战所向披靡,妄图鲸吞高句丽不照样损兵折将、无功而返?

    根据大隋的史书记录,大业八年隋朝的百万大军从陆路和海上侵略高句丽,一路破城四五十余座,后来由于隋军前线将领的指挥不当,造成渡过辽河进攻的三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大业九年年隋炀帝亲征高句丽,但因杨玄感的反叛,造成此次战役取消。大业十年年隋炀帝再次亲征高句丽,因为高句丽连年战事造成国内弊端甚多。大业十一年年隋炀帝又打算攻高句丽。但由于隋内乱加剧,攻高句丽的计划被取消。隋对高句丽的战争使隋朝国力锐减,并引发隋末民变。

    大业十四年,隋朝灭亡……

    在高句丽军民看来,隋炀帝三征高句丽无功而返并且最终导致国家覆灭,他们从不承认是因为有着这样那样的阴差阳错才出现的结果,他们坚定的认为最主要的还是高句丽无敌悍勇的军队将隋军打得大败亏输丢盔弃甲,以无敌的兵威击败了不可一世的大隋!

    现在大唐想要效仿大隋攻略高句丽,不过是沿着老路走一遭,必然会在高句丽的迎头痛击之下灰头土脸溃不成军,所谓统一东北的雄图霸业一切皆是妄想!

    费这个劲干什么呢?

    刺杀大唐的京兆尹,陷害关陇集团的主力太原王氏,挑拨双方火并导致大唐内部不靖关中动荡,为高句丽调兵遣将布置防御赢得时间……

    完全没必要!

    在高惠真看来,与其坐等大唐调集百万大军声势浩荡的来攻高句丽,还不若趁着现在西域局势糜烂大唐无暇东顾之时来一个主动出击,在辽东先发制人占他个几十座城……

    呷了一口鸿胪寺用以待客的上等龙井,高惠真轻轻叹息一声。汉人当真是厉害,这脑子也不知是怎么长的,怎就能如此轻易的将绵延千年的煮茶之法改良成只需一壶开水、一撮茶叶,便能返璞归真尽得自然直原味,甚至更胜一筹?

    这等茶叶在高句丽贵族之间身为推崇,然其价格太过昂贵,即便是他这等王室贵族出身大权在握的人物亦不能太过奢侈随意享用,更别提这种在高句丽价比黄金的上等龙井……

    大唐富庶,高句丽苦寒,简直就是天地之差。

    不过也正是高句丽的苦寒铸就了子民不屈不挠的精神,在面对强大的随军铺天盖地的进攻之时依旧死战不退,最终成就了无数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

    高句丽人,才是天下第一等的优秀民族!

    而且高句丽人杰地灵,不知多少中原王朝声名赫赫的人物追根溯源都是高句丽的后代……

    一股浓郁的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副使权相烈有些担忧,疑惑的低声问道:“傉萨大人,京兆府的巡捕私下出击,到处查访可疑人等,已经在鸿胪寺内外搜了好几遍,若是被其发现刺客乃是我们高句丽人,岂非惹起唐朝的怒火加速进攻高句丽的步骤,这与大莫离支的计划不符啊……”

    高惠真便愤然望向在一侧靠窗稳坐的高大少年。

    这少年只有十余岁年纪,浓眉大眼之间全是青涩,只是肩宽背后手长脚长,即便是坐在那里也有如一只卧着的猎豹,浑身钢筋铁骨构成的线条优美流畅,似乎随时可以一跃而起择人而噬!

    少年本来低着头,似乎感受到高惠真的目光,抬起头与高惠真的目光对视一下,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鄙夷不屑,继而沉默着在此垂下头去,轻柔而又仔细的用一块鹿皮擦拭着手中的长刀。

    这柄刀咋看上去与唐军制式的横刀别无二致,只是若是细观,便可看出刀脊处微微有些弧形,愈发便于劈砍。刀身狭长,雪亮如水,有着细密反复的神秘花纹,乃是一柄精心铸造的百炼钢刀。

    神情冷峻,刀锋凛凛,整个人煞气严霜,充满了一种危险的野兽气息!

    高惠真眼神微微一凛,继而一股怒气勃发,喝叱道:“黑齿将军莫非依仗着大莫离支的宠爱于信重,便敢对本帅毫无敬意?”

    黑齿常之就仿佛一块冰冷的岩石,连眼神都未有一丝游移,沉默不语,但是那种赤裸裸的无视却完美诠释了高惠真刚刚的话语。

    沉默,才是最大的无视!

    高惠真一张方脸涨得通红,典型高句丽血统的小眼睛凶光闪烁,“腾”的一下自椅子上站起,戟指喝道:“小贼!尔不过是一个百济余孽,何敢在本帅这个堂堂高句丽王族面前如此嚣张?真当本帅的刀子不如你这柄神兵利刃锋利否?”

    高傲的高惠真自持自身的高句丽王族血统,平素最是目中无人骄狂自大,现在黑齿常之的无视令他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忍无可忍!

    就算自己投靠渊盖苏文诛杀了自己的堂兄荣留王,可自己还是高句丽王族,高句丽的王位照样还得是高氏子孙来坐!渊盖苏文不过是一介权臣,十年之后谁知道他会有神秘下场?更别说黑齿常之这条渊盖苏文的走狗!

    高句丽王族的尊严,不容挑战!

    可是他因为未落,便见到一直沉默着的黑齿常之在椅子上长身而起,高大魁梧的身形宛如一头搜寻到猎物的猎豹一般敏捷的窜出,手里的长刀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雪亮的刀锋就在高惠真惊愕之间抵住他的咽喉。

    刀锋雪亮锋锐,黑齿常之握刀的手只是微微向前一压,刀刃便割入高惠真的肌肤,森冷的寒气使得刀刃出的肌肤泛起一阵细密的疙瘩,一条淡淡的雪线溢出……

    “砰砰”

    屋内一阵桌椅响动,有人惊呼道:“黑齿常之,你疯了不成?”

    “速速放下兵刃!”

    “大帅乃是高句丽王族,尔一介贱民,何敢如此无礼?”

    “冷静!冷静!休要内斗,莫要被汉人看了笑话……”

    黑齿常之目光幽深,握刀的手有若磐石一般坚韧,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不为所动。

    似乎只要下一刻那锋锐的刀锋便会割断高惠真的喉咙,血溅五步。

    高惠真呆若木鸡,森寒锋锐的刀锋似乎冻结了他的血管,使得他如坠冰窖。

    一动不敢动……

    身子里冒着寒气,额头却有滚滚的冷汗滚落。

    高惠真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感受到了黑齿常之的杀意!

    这个野兽一般的小子根本不会在乎自己什么高句丽王族的身份,更不会在乎自己南部傉萨的官职!在他冰冷无情的眼神中,自己就是一个沦入野兽魔掌的猎物,随时随地都可以将自己撕成碎片,连皮带肉的吞下肚子!

    屋内其余人亦不敢轻举妄动。

    黑齿常之的身手大家都有目共睹,若是当真发起疯来,屋子里的人全部绑起来也唯有被宰杀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