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围捕
    高惠真看着黑齿常之眼眸之中越来愈浓烈的杀气,心胆俱裂!他知道这小子心中经过权衡,已然渐渐的打定主意要杀掉自己!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砰”的一声巨大响动打破了屋内的平静。

    房门被粗暴的踹开,一队全副武装的大唐巡捕蜂拥而入,弓上弦刀出鞘,转眼之间就将屋内的高句丽使团层层围困!

    “砰砰砰”

    一扇扇窗子被砸碎,密密麻麻的巡捕衙役早已将整座院子封锁得水泼不进,强弓劲弩摆开架势弯弓搭箭,雪亮的雁翎刀散发着森森寒意。

    天罗地网,插翅难飞!

    程务挺以及卫鹰等一干亲兵部曲护卫在房俊身前进入正屋,皆被眼前的一幕弄得有点发懵。

    这是起了内讧,玩起了窝里斗?

    房俊进入屋内,第一眼便看到了身材魁梧健硕的黑齿常之。

    高惠真的身材已然算是高大,但是现在黑齿常之用刀子横割在他脖子上,双方高度差了一个头,体型更是差距明显,犹如饥饿的棕熊捉住了一只羚羊将要吞进腹中……

    “黑齿常之?”房俊问了一句。

    黑齿常之冷冷的看了一眼,扫视了一圈团团围住屋子的巡捕衙役,那一支支狼牙箭森冷的箭簇和一柄柄雪亮的钢刀组成严密的阵势,前后左右没有一丝一毫缝隙。

    上天入地,插翅难逃!

    然而黑齿常之的神情没有半分惊惧慌乱,嘴角反而挑起一抹不屑的讥诮,握着刀的手紧了紧,锋锐的刀刃又割进高惠真的脖子半分。

    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高惠真魂飞魄散,却又不敢稍有异动,唯恐被黑齿常之认为自己想要反抗,一狠心就结果了自己。他僵直着身体,冷汗和脖子上的鲜血涔涔而下,只能将目光投向房俊,充满了惊恐,嘴皮子哆嗦着,哀求道:“这位大人,救救我……”

    程务挺上前一步,手里的横刀指着黑齿常之,怒叱道:“黑齿常之,尔当街刺杀京兆尹之事已然败露,此间已被京兆府巡捕团团包围,奉劝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

    黑齿常之冷笑一声:“不然,又能如何?”

    他声音硬涩,说的虽然是汉话但是语音怪异明显并不精通。在高句丽,说汉话、穿汉服、写汉字那是上层社会人士才能拥有的特权,是分辨身份最好的标准。

    高句丽人一贯骄狂自大,但是汉人的一切在他们看来都是那么高尚、那么完美,是他们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

    程务挺怒道:“不见棺材不掉泪么?这里数十柄强弓硬弩,上百身经百战的京兆府巡捕,任你三头六臂,若是胆敢反抗当即就是碎尸百段之下场!”

    黑齿常之淡淡的看了程务挺一眼,然后将目光投注到房俊脸上,问道:“吾刀下之人乃是高句丽南部傉萨,是高句丽王族,更是此次使团的最高长官,难道他死在这里,不会影响到大唐与高句丽之间的关系?甚至,不惜兵戎相见?”

    房俊哑然失笑。

    高惠真?

    是个高惠真也不如你一个黑齿常之啊!

    房俊傲然道:“大唐人民爱好和平,但是为了保卫和平,从不也永不惧怕战争!大唐人民绝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人野心昭彰之辈对自己的邻人侵略而置之不理!黑齿常之,尔既然身为百济人,其实无需这般认贼为父舍身饲虎投入渊盖苏文帐下,苦心孤诣的设计挑拨大唐与高句丽的关系。若是有一天高句丽的大军抛弃了正义与和平踏入百济的领土,只要百济王求助于大唐,大唐的皇帝陛下必然愿意出兵捍卫正义、捍卫和平,帮助百济人民保家卫国,击溃一切侵略者!”

    黑齿常之愕然。

    自己的所有举措都是深思熟虑,充满了障眼法!

    先是刺杀房俊、继而陷害太原王氏,看上去似乎是奉了渊盖苏文的命令挑拨大唐内部的两大势力火并,导致大唐无力东顾。实际上却故意露出行藏,让大唐意识到这一切都是渊盖苏文的阴谋,如此一来,大唐的怒火便会尽数倾斜到高句丽与渊盖苏文的身上,这才能为被高句丽苦苦相逼的百济赢得一线生机。

    他甚至都做好了葬身于此、用自己的命来坐实渊盖苏文阴谋的准备!

    可是这一切居然都被眼前这个黑脸紫袍、年纪大不了自己几岁的年青官员一眼识破?

    而房俊的后半截话,更是令黑齿常之怦然心动!

    大唐人民绝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人野心昭彰之辈对自己的邻人侵略而置之不理!

    你难道说百济可以联合大唐一起打击高句丽?

    大唐的战略目的不是统一半岛么?

    到底那一句话是真?

    黑齿常之的心有些乱了。

    杀掉高惠真,渊盖苏文会不会怒而兴兵,对觊觎高句丽领土的大唐先下手为强?

    束手就擒,是不是真的能够促使百济联合大唐,共同对抗高句丽?

    患得患失之间,黑齿常之委实难以抉择。

    他毕竟年青,虽然天生勇武,但是政治上的修养却是水平低劣,如何取舍,何去何从,一时片刻怎能下得了决心?

    程务挺见到黑齿常之神情忧郁,便大喝道:“尔这奸贼,在京兆尹面前还不乖乖就擒,难道还想负隅顽抗吗?速速放下刀子,或许侯爷尚能网开一面不追究你当街刺杀之罪,否则定叫你今日葬身此地!”

    房俊差点气得骂娘!

    好端端的你提什么刺杀之罪?

    果然,黑齿常之脸色瞬间一变。

    是啊!

    咱可是犯下了刺杀之罪,而后又陷害大唐的世家豪族,这等大罪岂能轻易饶恕?这黑脸的官员实在奸诈,居然拿言语诓我!他定然是害怕高惠真死在此地,导致大唐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被高句丽挟怒攻击,因此才骗我说什么大唐会帮助百济抵御高句丽,老子差点上当!

    黑齿常之性情暴烈,自以为想明白了前因后果,一怒之下手里长刀用力一拖,锋锐的刀锋瞬间隔断高惠真的喉管。

    一股鲜血喷泉一般飙出……

    高惠真本来以为房俊的言语起了作用,刚刚松了口气,忽然咽喉一痛,紧接着浑身的气血都陡然泄出,眼孔骇然睁大,双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咽喉,却哪里捂得住?

    浑身力气随着鲜血流出而消逝,嘴里发出“嗬嗬”的响声,身子软软的倒在地上。

    血流五步!

    屋内所有高句丽人都傻了眼。

    南部傉萨、王族贵人高惠真就这么死了?

    房俊一看情形,就知道黑齿常之必然要负隅顽抗,断然大喝道:“放箭!冲上去!”

    “嘣嘣嘣”一连串弓弦响动的声音,房俊身边的亲兵部曲手持强弓劲弩在近距离冲着黑齿常之发射!

    黑齿常之则在隔断高惠真喉管的一瞬间便弓身后退,等到弓弦响动羽箭如蝗飞来,已然一把拽住一名高句丽使节的腰带,将其挡在自己身前。

    “噗噗噗”

    那高句丽官员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便瞬间被射成刺猬。

    紧接着,在对方上箭的空隙,黑齿常之一跃而起,脚尖点在屋子当中的一张桌子上,身形冲天而起。

    “砰”的一声撞破屋顶,手搭着房梁翻身跃上了屋脊。

    第二波箭雨随后而至,齐齐射向屋顶的破洞。

    箭雨如蝗,迎着屋顶破碎的瓦片杂物射出。

    “给我追!”

    房俊勃然大怒,这样重重围困居然还能让黑齿常之跑了,自己这京兆府岂不成为天下笑柄?

    程务挺反应最快,紧随着射出的箭雨从黑齿常之撞破的破洞跃上屋脊,却只看到黑齿常之健硕魁梧的身材已然跃上了另一栋房舍的屋脊,消失在一处院落当中。

    背后兀自插着两支白羽狼牙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