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六十章 困兽
    房俊差点气死!

    这么多人将整座鸿胪寺宿管围的水泄不通,强弓劲弩装备精良,居然还能让黑齿常之在自己面前杀掉高惠真之后脱身逃掉,简直丢尽颜面!

    他劈手夺过身边一名巡捕的雁翎刀,一脚将其踹翻,怒叱道:“一群饭桶,给我追!”

    程务挺臊得满脸通红,当即咬着牙向着黑齿常之消失的那个院落追去,心里打定主意今天就算是同归于尽也要将黑齿常之的尸体留下来!

    不然自己的脸面置于何地?

    巡捕们亦是各个羞愧,都发了狠劲儿,一声呼哨纷纷追赶上去。

    程务挺在前狂追,房俊紧随其后,身后一大群巡捕衙役咬着牙玩儿命的追赶,整条街巷瞬间乱成一团……

    黑齿常之慌不择路,逃进一处院落才发现不知是哪个衙门的库房,一扇大铁门紧锁,身后的呼喝声渐渐逼近,来不及翻墙跳出,只好一矮身钻进一间库房躲起来。

    他知道一旦追兵赶至,这里便是一处死地,可他心中已然抱定死志,只要临死之前多拉几个垫背的就好。高句丽的南部傉萨、王族大将高惠真死在大唐鸿胪寺,别管凶手是谁,大唐都是难逃干系。渊盖苏文性情暴烈残虐,又正值大唐对高句丽虎视眈眈之时,怒而兴兵先下手为强的几率非常大。

    只要能够挑拨大唐与高句丽开战,自己一死又算得了什么?

    刚刚藏好身形,追兵旋踵而至。

    “侯爷,那黑齿常之至此便在无踪迹,定然隐匿于这库房之中,您要多加小心。”

    程务挺拦住房俊,小心提醒。这黑齿常之身手高强,万一伤了房俊,他岂不是更加无地自容?

    卫鹰也道:“侯爷压阵即可,吾等一间一间的搜,就不信他还能变身耗子钻进洞里?”

    房俊赶紧伸手阻拦:“且慢!”

    环顾四周,数间库房围成一个四合院的样式,库房都没有门窗,堆满了各种杂物,很是容易藏身。要搜出黑齿常之不难,但是这种情形下黑齿常之猝然发难,必然损失巨大。

    他不是铁血之人,对于麾下兵卒的性命做不到视作棋子那般冷漠,能够尽量减少伤亡的时候绝对不会贸然行事。

    “那刺客身手高绝,仓促之下难免所有损伤,都是爹生娘养的,何必为了一支困兽徒增伤亡?本官的麾下从来不怕死,但本官从来都不会让他们无谓的去死!谁都只有一条命,就算死也死得其所,死得有价值!”

    巡捕衙役们心中一震,顿生敬佩爱戴之情。

    在这样一个高低贵贱等级分明的社会里,低贱的兵卒衙役就像一只蚂蚁活得卑微,他们的命就只是功劳薄上第一个数字,就只是贵族眼中的一头牲畜……

    陡然听到房俊这样暖心暖胃的话语,怎么能不心生激动?

    正如房俊所说那般,老子再是低贱,命也只有一条啊!就算是死,也得给自己挣一个青史留名,给妻儿挣一个功勋富贵吧?

    房俊挥挥手,冲程务挺眨眨眼,然后回头示意弓弩手全神戒备。见到全都准备好,这才大声说道:“休要冒险搜寻,此处皆是库房,本官不管它是哪个衙门的,给我放火烧!任那刺客躲得再神,一把火给本官烧死算球!”

    “诺!”

    身边众人大喊一声,却只有寥寥几人来来回回的跑动造成不小的声势,余者全都凝神戒备,以防黑齿常之陡然杀出。

    这本就是心理战术。

    一把火烧掉库房是最省事的,那样黑齿常之不出来也得出来,不然难道等着烧死?可房俊不认为黑齿常之能够稳得住,因为无论他出不出来、何时出来,他都必须出来!

    果不其然,房俊话音刚落,左手边一间库房内两条沉重的麻袋被大力掷出,两名站在库房门口的巡捕猝不及防下给砸中,身体被撞得倒飞出去,发出两声短促的惊叫。

    房俊瞬间看去,见到黑齿常之手拎着长刀身形矫健的冲出来,充满稚气的脸上全是狰狞的神情。

    只是行走之间一条血痕在身后蔓延……

    他受伤了!

    房俊大喜,知道这是先前那一顿箭矢立功了,顿时大吼一声:“放下弩箭,捉活的!”

    言罢,挥舞雁翎刀当先冲了上去。

    全力以赴的黑齿常之战力太过强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房俊定然命令乱箭射死。可是受了伤的黑齿常之则威胁大大减弱,将其生擒活捉显然要比一具尸体的价值更大。

    巡捕衙役纷纷放下强弓劲弩,手持横刀冲了上去,将黑齿常之团团围住。

    黑齿常之眼中只有房俊!

    此人是他刺杀的目标,但最后关头却功亏一篑,现在有机会将其击杀亦算找了一个好陪葬!大唐贵族、帝国侯爵、封疆大吏……

    还有比这更好的陪葬品么?

    黑齿常之咬着牙,浑然不顾数柄钢刀朝着自己砍过来,手里的长刀照着房俊就是一招力劈华山,俨然想要将房俊一刀劈成两片!

    房俊前冲之势不减,手里的雁翎刀由下向上斜斜撩去,身形则欺入黑齿常之近前。

    “铛”的一声金铁交鸣,两柄钢刀在半空中一触即分。

    黑齿常之只觉得一股庞大的反震之力沿着长刀欺入手臂,整条手臂都酸麻难当,顿时吓了他一大跳。

    这个黑脸的小子不是文官吗?

    这力气比之自己也稍逊不了几分吧!

    更让他骇然欲绝的是手里的钢刀终于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反震之力,狭长的刀身在两刀撞击产生的缺口处猛然断成两截,刀尖坠地,手里只剩下连着刀柄的半截儿钢刀……

    这怎么可能?

    黑齿常之简直不敢相信。

    这柄长刀乃是倭国著名的制刀大师锻造出的神兵利器,是渊盖苏文送给自己的见面礼,吹毛断发坚不可摧。怎地如此轻易的便被击断?

    一愣神之间,数柄钢刀齐齐呼啸而至。

    间不容发之际,黑齿常之硬生生凭借着强大的身体机能后退两步避过要害,饶是如此,身上也瞬间中了三四刀,皮开肉绽,血流如注。

    疼痛和鲜血刺激了黑齿常之的凶性,他大吼一声丢掉手里的断刀,一伸手便薅住了一个近到身前的巡捕的腰带,两条膀子一较劲,将这个巡捕破麻袋一般扔了出去。

    那巡捕四肢在空中捣腾,身体被投掷出去撞入身后战友的人群,顿时人仰马翻摔做一团……

    房俊心下骇然。

    刚刚那一击自己仗着手中房家铁厂打造的精钢雁翎刀之利,击断了黑齿常之的长刀,本以为手无寸铁的黑齿常之还不是手到擒来?

    结果自己被震得双臂发麻差一点拎不动刀子,人家身中数刀依旧生龙活虎没事儿人一样……

    这人实在是太过剽悍了!

    程务挺提刀上前,凶狠的照着黑齿常之的脖颈劈去!

    刀风呼啸,黑齿常之怡然不惧,顺手抄起一旁的一个麻袋劈头盖脸的朝着程务挺砸过去。程务挺手腕一翻,钢刀顺势横削,将麻袋劈成两半。

    可谁曾想到那麻袋之中居然整整一袋的生石灰,顿时飞扬在半空。黑齿常之大喜,赶紧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将身边的麻袋一个接着一个的投掷出去。

    外边的巡捕看不到库房里的情形,纷纷拔刀向着飞来的麻袋砍去,顿时整个院子里烟尘蒸腾几乎不能视物。

    房俊暗叫不好,之间白蒙蒙的漫天石灰粉当中一条人影豹子一样窜出,敏捷至极的一个纵跃便跳上墙头。

    房俊肺子都快气炸了!

    难道这种情况下还能黑齿常之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