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房俊,我要和你生宝宝!
    房俊尽管不知李二陛下请聿明氏前来长安有何图谋,但大抵也不过就是长生不死的那一套……

    虽然道教追求长生不死也有虚幻的一面,但比起佛、儒两教的追求,则显的有积极的意义。儒家畏天命,主张“修身”,被动的去适应社会自然的选择;佛教宣扬寿终有报,生死轮回,因果报应,业不可逃,而人死后往生极乐的缥缈境界……

    而只有道教欲长生不死,不信天命,而是相信自已的力量,不信业果,敢于同天命,同自然界抗争。

    从这一点来说,道教在宣扬一种现实的唯物的精神。

    “少思寡欲,天地不覆,息虑忘机,阴阳合宜。凡世之士,欲好生当先习心,习心在欲作不作,欲动不动,然未至无,至无为之损。故真人先养身后养心,养心然后欲无欲,是知天下神,故不死,非唯不死,故不老……”

    如果能做到“习心”则可“少思寡欲”,则可“无为”,然后养身养心。养心则无欲故“不老”从而实现养命长生之目的。

    而“心”在整个养生过程中具有重要地位。“今人所举手动足,喜怒哀乐,莫不由心。心之动息,莫不是气。气感意,意从心,心和则气全,气全则身全,气减则神减,神减则为土矣……”

    这个“心”,不是指心脏,而是指精神、心情。

    哪怕是医学昌盛的现代,又有哪一位医生敢于诋毁心情、精神对于一个人身体机理的重要性?

    但是长生不死……

    房俊只能“呵呵”了。

    人身的细胞不断地分裂,每分裂一次,端粒就会减少,细胞会逐渐老化,我们无法不让人体停止生长,人的器官终究会因为衰弱而步入死亡。而且人类的一生中会感染各种疾病,还有天灾人祸、意外事故,加上工作、饮食、情绪、挫折、压力的影响,左右我们寿命的变数实在太多,要达到长生不老的目标根本就是遥不可及……

    房俊懒得去管李二陛下做白日梦,他现在有更头痛的事情。

    房府后宅,娇妻美妾济济一堂。

    高阳公主穿着一件绛紫色的锦绣宫装,乌云一般的发丝高高盘起露出一截儿雪白的脖颈,整个人奢华高贵美丽端庄,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辉。

    因为聿明雪正用一只雪白纤秀的手掌紧紧的贴着衣服放在高阳公主的肚皮上,秀美的脸蛋儿满是兴奋,尖叫道:“哎呀,我感觉到他在动了呢!”

    一般来讲这么短时间的胎儿力量很小,在母体之外是很难感受到他的动静的。但是聿明雪是天生的武学奇才,六识敏锐,能够轻易的感受到胎儿的律动。

    她就像是发现了一件好玩的玩具,一脸兴奋的一会儿摸摸高阳公主的肚子,一会儿又将耳朵贴在武媚娘的肚子上听着胎儿的动静……

    一种母爱的光辉令高阳公主和武媚娘很是享受这种亲昵的状态,当然,聿明雪这个小丫头在隐藏起暴力情绪的时候大多数时间也还是挺可爱的……

    房俊与聿明雷坐在椅子上喝着茶闲聊。

    只不过房俊哪里有心思跟聿明雷扯蛋?他的目光至始至终就跟着聿明雪转……

    不是觉得这个暴力妞好看,而是唯恐这丫头不知轻重伤到了妻妾腹中的胎儿!

    若是那样,房俊拿刀子抹脖子上吊都有可能……

    聿明雪像只兴奋的兔子跳来跳去,摸摸这个听听那个,玩得不亦乐乎。房俊的心脏却像是被一根线吊着,忽上忽下的一阵阵揪着。

    这丫头看似娇娇弱弱实则力大如牛,万一手脚重了一些伤了腹中的宝宝那可如何得了?

    聿明雪左蹦又跳,像个好奇宝宝一般问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这令房俊很是惊讶,低声问聿明雷:“你家妹子难道没见过孕妇?”

    聿明雷白了他一眼,悠悠说道:“这丫头生下来的时候根底浅薄元气衰弱,很是娇弱,祖父便将她当做男孩子一般养,寻常甚少与妇人接触。吾因修习秘法炼精化气,不到三十岁无法使得女子受孕,她自然极少见到孕妇,不必大惊小怪。”

    房俊无语。

    不必大惊小怪?

    我弄一个暴力萝莉在你怀孕的老婆面前跳来跳去的,看看你是不是大惊小怪?

    聿明雷摸了摸高阳公主的肚子,睁着明亮的眼眸好奇的问道:“公主姐姐,你肚子里的宝宝是哪里来的呢?难道是塞进去的?”

    高阳公主大窘。

    毕竟这里还有聿明雷这么一个外人在呢,这种话你个小丫头怎么说得出口?

    聿明雷也尴尬死了,放下茶盏,起身离开。

    房俊只得陪着他去外间坐坐。

    高阳公主甚是喜爱聿明雪的聪明活泼,便俏脸晕红悄悄说道:“是姐姐跟房俊的宝宝啊。”

    聿明雪瞪着大眼睛:“原来是房俊给公主姐姐的宝宝啊?”

    高阳公主眼角跳了一下,这话怎地听着这么别扭?

    不过倒也可以说是这么回事儿,没有房俊,她自己能弄得出来宝宝吗?

    只好点头说道:“是呀,是姐姐跟房俊生的宝宝呢。”

    然后就见到纤细的腰肢一拧,足尖点地一个纵跃,聿明雪娇小纤细的身子燕子一般飞了出去,堪堪落在走到门口的房俊面前,将房俊吓了一跳。

    “丫头,你要干嘛?”房俊急忙问道。

    聿明雪眼眸闪闪,明媚的眼波凝视着房俊,俏脸儿满是兴奋,上前扯着房俊的衣袖大声说道:“房俊,我也要和你生宝宝!”

    房俊目瞪口呆,瞬间石化:“……”

    高阳公主和武媚娘都傻了眼。

    二人对视一眼,难道是自己耳鸣?

    聿明雷脚底一个趔趄,飞檐走壁凌波微步的聿明大少爷差点一头栽倒在房家的门槛前,急急忙忙伸手捂住妹妹的嘴巴,气道:“死丫头,说什么浑话呢?”

    聿明雪略一挣扎,歪着头怒视自己的哥哥:“宝宝好可爱,我要跟房俊生宝宝,用不着你管!”

    聿明雷气得差点晕过去!

    用不着我管?

    我再不管都特么要当舅舅了!

    恼羞成怒道:“你给我闭嘴!”

    聿明雪哪里会怕他?

    梗着脖子小脑袋晃了一下,皱着鼻子道:“我就不!我就要跟房俊生宝宝,宝宝好可爱的……”

    聿明雷头痛欲裂。

    自家妹子从小就被祖父宠的没边儿,从来就没怕过自己,自己说点什么根本就是耳边风。拿自家的妹子没办法,只好将矛头对准房俊,瞪眼道:“警告你啊,敢跟吾家妹子……那个啥,某饶不了你!”

    房俊差点崩溃……

    苦着脸道:“大哥,是你妹妹要跟我生宝宝,又不是我要跟你妹妹生宝宝,这怨不着我吧?”

    聿明雷问道:“这有什么区别?”

    房俊想了想,确实没区别……

    可是心里不忿,便说道:“主动与被动,当然有区别。你不管着自家妹子却跑来管我,是何道理?”

    聿明雷无语,难道说自己的妹子自己说了不算?

    只好蛮横道:“某不管,你敢跟我妹子发生点啥,某要你好看!”

    房俊扶额无语。

    得!

    这聿明家简直就是一群蛮不讲理的强盗逻辑……

    他能忍,可是高阳公主忍不了。

    公主殿下柳眉倒竖,迈着标准的贵族步伐傲娇的走到聿明雷面前,怒叱道:“吾家郎君乃是人中俊杰,多少长安贵女梦寐求之而不得,难道还会觊觎你家妹子不成?若是肯施舍给你妹子一儿半女,那也是你聿明氏祖上积德!”

    房俊为之绝倒。

    哥哥是你丈夫,还是一头種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