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换个人家祸害吧
    这可是万金难求的显赫职位!

    李义府当即下拜,激动说道:“侯爷大恩,下官无以为报。既然侯爷信任下官,那么下官此生愿意依附侯爷之骥尾,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一切任凭侯爷吩咐!”

    到了站队的时候,怎么可能不干脆利落一些?

    更何况还是一步就站到了皇帝陛下的队伍里,那就更得死心塌地一往无前的表达自己效忠的态度!

    房俊点点头,对李义府的知情识趣甚是满意,当然对于一个奸臣来说,知情识趣是必备的技能之一。

    他的心情也有些复杂。

    李义府是奸臣毋庸置疑,但与此同时亦是一柄锋利的快刀。

    李二陛下身为帝王不可能事事亲自出面,故此选择房俊作为他手里的刀,对付关陇集团。

    而房俊也不会愚蠢到事事赤膊上阵,那样太凶险,所以他也得有自己的刀……

    李义府奸狡的性格是对付关陇集团最合适的人选,所谓以毒攻毒,关陇集团仗着强悍的势力浑不讲理,正确要李义府这样一肚子阴谋诡计邪恶权谋的家伙去对付。

    这柄刀锋利倒是足够锋利,但是否会伤人的同时亦伤了自己呢?若是自己培养出来一个盖世奸臣,岂不是要遗臭万年?

    任用李义府的这件事情,房俊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李义府在历史上注定是一个奸臣,这一点毋庸置疑。但现在的李义府其行勤勉、恶名未彰,若是就这么随便找个由头将其贬黜甚至杀头,房俊觉得并不妥当。

    所谓时势造英雄,其实奸臣也是时势造就出来的。

    贞观朝贤臣忠良层出不穷,一方面是这些人本身都是正直之辈,另一方面也是李二陛下善于纳谏、英明果断所促成的,因为李二陛下的朝堂之上根本就没有奸臣邪佞生存的土壤,哪怕你骨子里头就是一个奸臣,也得被逼着朝着贤臣忠良的方向去发展,不然你就活不下去。

    譬如奸诈狡猾满腹阴谋的许敬宗……

    但是在高宗和武后的年代,因为二者皆无李二陛下一手遮天臣子敬服的滔天威望,在权力斗争中便不得不利用权谋机变来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这边给那些奸臣出成长创造了土壤。

    李义府是天生的奸臣,还是独特的政治环境下生产出来的邪佞?

    房俊觉得自己应该给李义府一个机会。

    若是他能持身守正,自然不吝于送他一场富贵。

    若是他天性奸狡,等他恶迹显露之时再名正言顺的收拾他,这才是心安之道……

    房俊抬手示意李义府坐下,温言说道:“抬举你是因为本官看重你的能力,不过能不能抓住这个机遇给自己的功劳薄上狠狠的记上一笔,还是要看你自己的表现。是璞玉之石可当大器,亦或朽木之枢不可胜任,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本官亦是无能为力。”

    机会给了你,但是能不能抓得住,只能靠你自己。

    李义府点头受教,虚心问道:“到底要本官做些什么,还请侯爷明示,让下官心中早作准备,不至于误了侯爷大事。”

    房俊点点头,自书案的抽屉里拿出一份厚厚的策划书,递给李义府。

    李义府双手恭敬的接过,见到扉页上是房俊独特的笔体写着——《关于东西两市整体规划办法》……

    李义府一头雾水,好奇怪的词汇,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这本策划书很厚,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完,房俊显然不能让他在这里细细研读,只好默不作声的收好,告辞离去。

    若是有个穿越人士在这里,见到这份策划书的名字,必定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这特么就是一份拆迁计划……

    *****

    上元夜,房俊带着娇妻美妻去天街之上观灯游玩。

    宫里的晋阳公主和衡山公主吵闹着跟随房俊一起出游,李二陛下阻拦不得,只能听之任之。既然两个小闺女都出去游玩,李二陛下也鼓动长乐公主一起跟去,这个闺女最近愈发清冷恬淡,除了他这个父皇以及一众兄弟姐妹之外,在外人面前话都不肯多说半句,这令李二陛下愈发担忧,可别憋出啥毛病来……

    不过长乐公主拒绝了。

    自从跟房俊发生了汤泉池子中的那件事情,以及厚颜去找房俊为独孤诚求情之后,长乐公主愈发远离房俊,只要是有房俊出现的地方,她必定远远的躲开。

    放佛房俊就是一只史前怪兽,发起凶性来能将她连皮带肉的吞下腹去……

    这种情况下,如何肯与房俊一同出游?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房俊身份显赫,妻妾又怀有身孕,自然是护卫重重,出动一次半条街都是房府的家将部曲。再加上现在晋阳公主年岁渐长,长安城的百姓愈发知道皇宫里有一位聪慧伶俐、菩萨心肠的晋阳殿下,未免晋阳公主出行而引起街面上的轰动,李二陛下甚至调动了金吾卫……

    这还能游玩个屁啊?

    都快被当成熊猫围观了!

    房俊满心郁闷的放弃了游玩计划,趁夜出城在骊山农庄搞了一场篝火晚会。众女的尖叫声中,一颗一颗礼花摇曳着艳丽的尾巴冲上天际,绽放出一朵一朵绚烂的烟花。

    聿明雪这个暴力萝莉现在整天呆在房家不肯离开半步,对于高阳公主和武媚娘腹中孩儿极其感兴趣。

    这令房俊无比郁闷。

    恐怕不论是谁,当自己的孩子被别人当成宠物看待都会郁闷的要死……

    聿明雪甚至挥舞着小拳头信誓旦旦的说:“这两个孩子一出生,姑姑我就将咱们聿明家的绝学倾囊相授,以后这两个孩子就是天下无敌的高手高高手,比他们那个没用的爹强多了!”

    房俊大汗……

    聿明家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家族,他们崇尚天道,追逐天人之境,却从来都不会敝帚自珍,而是胸怀宽大融汇天下。他们吸收着天下各家的精髓,也愿意将自己独特的学问传播出去,这其中自然就包含着独步天下的修炼法门。

    当然,也不可能是谁都有机会学习,凡事都得讲究一个机缘……

    衡山公主性情活泼,对于聿明雪的身手早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奉若神明,便缠着聿明雪问这问那,把聿明雪烦的不行。

    晋阳公主就安静多了,一会儿将烤熟的鸡翅放在房俊面前的盘子里,一会儿又给房俊斟上江南送来的黄酒,甚至会细心的用筷子将烤鱼的鱼刺剔除得干干净净……

    房俊则大大咧咧的躺在篝火旁的一张摇椅上,喝着小酒儿,吃着美食,一点都没有意识到正在接受一个金枝玉叶的殷勤服侍,更没有察觉到若是李二陛下在此,见到自己最最心疼的小闺女宛如一个婢女一般,会不会大发雷霆将房俊狠狠的责打一顿。

    你特么就不怕折寿吗?

    高阳公主则和武媚娘默默对视一眼,心中不知是啥滋味。

    怎地好像觉得自己这个妻子成了外人,自家妹子却更像是个温柔似水细心小意的小妻子?

    武媚娘则眼波流转,满是担心。

    这位晋阳公主可是又长了一岁呢,虽然年纪还是幼小,但身段儿像是春天的嫩葱一般又抽高了一截儿,心智也渐渐成熟。对于房俊的依恋更是从来都未曾加以掩饰,一旦再过上两年这份依恋渐渐转化成别的感情……

    家里有了一个高阳公主,还有一位长乐公主与夫君亦是暧昧不清,现在又多了一位晋阳公主……

    武媚娘叹气扶额。

    夫君呦,咱祸害闺女,也别总是逮着皇家的闺女祸害好不?

    宫里那位陛下就好似法力无边的大魔王,神通广大又冷血残酷,闺女被你祸害了一个又一个,这万一恼火起来还不得把你揍死?

    还是换个人家祸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