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发行
    上元刚过,朝廷各个衙门开始运行,新年的气氛一扫而空,一股阴翳压抑的空气笼罩整个关中。

    所有的官吏商贾都战战兢兢安分守已,唯恐行差踏错被别人给盯上。年前京兆府衙门口的那一出惨剧现在早已流传整个关中,是个人都知道京兆尹房俊收了丁氏老妪的状纸,要调查丁家孙女无故病死一案。

    而此案的被告,正是“八柱国”之一的元氏……

    关中百姓有谁不知道当年的“八柱国”是如何的风光显赫,权势滔天?

    就算现如今的大唐皇帝陛下英明神武,也没人敢小瞧半分平素不显山不漏水的元氏!

    朝中第一红人房俊,“八柱国”、关陇集团的中坚力量元氏,这两者的碰撞绝对会是地龙翻身一般的震撼!事不关己者早早都闪开一边,唯恐碰撞之下产生的强势波动会殃及自身,祸从天降……

    与管理商贾们关切自身利益不同,那些没有利益关联的平头百姓则是一边倒的支持房俊。

    谁不知道房二郎“万家生佛”的名号?

    谁不知道房二棒槌专门逮着为非作歹的纨绔狠揍,却体恤百姓、造福苍生?

    房家的家仆们也忧心忡忡。

    虽然自家二郎脾气大了些嘴巴刁了些,还时不时的败家混了一个大唐第一败家子的名声,但是他们还是从心底里希望自家二郎长命百岁,多子多福,公侯万代。

    关中百姓只要是出来做工的,谁不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的希望去房家做活?且不说房家无论家主亦或是仆人天天三顿饭管饱,赏钱更是绝不吝啬。

    房家一家人从上到下都是菩萨一样的心肠。

    家主房玄龄自不必说,那就是道德君子的现实模板,婢女擦拭书桌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上品的端砚,房玄龄亦只是轻言软语的叮嘱几句以后要注意,并且笑言毋须担忧,咱家不是有一位能挣钱的财神爷吗?区区端砚不足挂齿,让二郎多买几块就是了。

    这若是放在别家,怕是命都得丢掉半条……

    主母卢氏看似剽悍,实则却是府中最最菩萨心肠的一个。

    丫鬟婢女们闯了祸,她只会点着脑门儿大声的训斥几句,当仆人当中谁家遭遇了疾病灾祸她总是会慷慨的打赏一些钱财,扶危济困。

    房家大郎是个书呆子,根本就不管事,大奶奶杜氏是个性子绵软的,看到府里的小狗死掉都会掉几滴眼泪……

    至于那位高阳公主和武姨娘,更是顶顶的好人。

    公主殿下平素会呼呼呵呵的训斥人,不懂规矩啦毛手毛脚啦,但是训斥之后就算,她自己一转头都不记得了。武姨娘凶了一些,不过那只是对于做错事情的管事们。在武姨娘管家的时候,任谁都得战战兢兢,仆人们做错事,她会温言软语的叮嘱教导,管事们做错事,下场可就严重了,轻则鞭挞,重则逐出家门。

    可武姨娘赏罚分明,就算是处罚谁也让人心服口服,堂堂大唐一等人家,怎么能一点规矩都没有呢?

    房家的奴仆不多,大多数仆人都是典来的活着雇佣来的。

    用房二郎的话说,想要当咱家的家仆,一般人还真就没个资格!

    最让别家的家仆婢女们羡慕嫉妒的眼冒星星的是,房家的仆人只要是家人不在府中的,每个月能够得到两天的假期,房家会用马车将轮休的仆人婢女送回家住上两天……

    这可是奴籍等同于蝼蚁的年代,奴仆跟牲畜一样都是主家的财产,就算是雇佣的奴仆们也要长年累月的在大户人家当牛马,除了爹娘守在府门外能隔着大门远远的看一眼自家的孩子,想要正大光明的回去,根本就是做梦!

    长安东西两市能独自出门溜达的婢女家仆,那一定是房家的,巡街的捕快、武侯见到貌似婢女家仆的人会先问一句:“可是房家下人”?只要那个婢女能够拿出一个房家的腰牌,官家就不管了,随你怎么溜达,。

    可如果拿不出牌牌,那就悲剧了,这个年代的奴仆私出府门就会被视为逃奴,被捉到之后会被送官法办,几十板子下来,多半会送到乱葬岗等死……

    这样的人家,谁不希望他公侯万代、累世传承?

    然而令所有都出乎预料的是,房俊并未在京兆府开衙之后便疾风骤雨视若雷霆一般对元氏下手,反而先是宣布在京兆府衙门之中成立了一个“贞观报社”,发行《贞观周报》……

    紧接着,一件更加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梁国公、大司空、尚书左仆射房玄龄上表请辞!

    一时间,庙堂震动,朝野皆惊!

    房玄龄固然年纪大了,近年一来精力有所不济,可还未到请乞骸骨归隐田园的年纪的吧?更何况就算是当真想要请辞致仕,却偏偏为何要在这么敏感的节点?

    房俊与关陇集团的擂台刚刚今日白热化,与元氏的死磕正在酝酿,正是需要房玄龄在其身后力挺支持出谋划策的时候,若是当真致仕,岂不是断去房俊一臂?

    皇帝固然宠信重用房俊,但是说到底还是为了利益,哪里有自家老爹的不遗余力、分析利弊?

    *****

    正月二十五,《贞观周报》第一刊发行。

    无数世家门阀、功勋贵戚甚至朝廷官员都在翘首以待,想要看看一贯出手不凡的房俊这一次拿出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玩意儿。

    等到日上三竿,由京兆府衙门内将散发着油墨香气的《贞观周报》搬上马车正式发行的时候,整个长安城都震动了!

    这是发行报纸?

    特么的简直就是在送钱,简直就是在败家啊!

    上等的竹纸雪白柔韧,即便是小吏之家平素都舍不得多用,一份报纸就是三张折叠在一起,报纸上乌黑油亮的馆阁体字迹清晰,笔锋圆润。

    单单是这三张竹纸的售价在市面上就要十文钱不止,再加上抄写这密密麻麻的文字的人力成本,一份报纸的成本最少三十文不止了吧?

    可售价仅仅只有五文钱!

    长安城中商贾众多,哪怕那些号称耕读传家的世家门阀其实也都是做惯了生意会算账的,粗略的一计算,这一份报纸最起码要亏损二十五文钱。

    当然啦,都知道房俊有钱,人家肯将自己的钱财填补给京兆府衙门那是人家的事情,旁人谁管的着?

    可是架不住《贞观周报》的发行量大啊!

    大到什么程度?

    不仅遍布长安大街小巷的报童沿街叫卖,朝廷直属的衙门机构每一个都要订阅一份,茶肆、酒楼、商铺、货栈、甚至青楼楚馆全都有订阅!

    这还没完!

    顺着城门奔向四面八方的马车通过大唐的驿站系统会在十天之内将这一期的《贞观周报》传遍关中所有的繁华城池,而且必然会随着商贾的流通进而传遍大唐!

    有人暗暗统计,这一期的《贞观周报》发行量绝对不可能低于一万份!发行一期就要赔本二百五十贯,再加上发行的人力费用,最少也得赔掉五百贯!

    行吧,房俊那厮有的是钱,人家可是号称“财神”的男人,这点钱大抵也败不了家……

    等到大家坐下来细细品读这份报纸的内容,一个个全都如获至宝、欢欣鼓舞!

    开篇的第一份文章,就是所谓的一篇“社论”。

    主笔者,乃是名震天下的大儒孔颖达!

    几乎长安城内所有的儒学子弟都沸腾了!

    孔颖达是谁?

    孔门圣哲,一代儒师!

    前任国子监祭酒,掌管一国教育,更是太子之师!

    儒门学子当中曾有赞誉:“关西孔子,更起乎方今;济南伏生,重兴于兹时!”

    由此可见孔颖达在儒门当中的盛世地位是何等崇高!

    激动之后,自然要欣赏孔颖达的妙笔文章。

    之间文章的抬头,大大的馆阁体写着《民惟邦本,本固邦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