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动手
    正月未过,朝堂之上已然风起云涌。

    英国公李绩挂帅西征,担任安西都护,尽起关中虎贲之精锐府兵十万大军挺进西域,车粼粼马潇潇,行人弓箭各在腰,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此次征伐西域乃是必然,西域不稳,则关中不稳,大唐帝国不可能坐视突厥搅浑西域这潭水。虽然海贸已然渐渐取代丝绸之路对于帝国的经济支柱,但是西域的战略地位依然是无法取代的。

    只是关陇集团在这次西征当中没有捞到丝毫便宜,李绩老奸巨猾,虽然并没有大量启用山东豪强的班底,却也在军中广泛任用皇族势力,最显著的便是奏请李二陛下委任魏王李泰担任行军副总管。

    这令关陇集团极其失落,形势也非常被动。

    当然,这还不算是最被动的。

    正月二十,京兆府受理关中一十三家百姓状告元家谋害其家人共计一十六条人命一案,顿时将关陇集团推上风口浪尖。元家是关陇集团的中坚,更是与太原王氏一般乃是关陇集团的代表,京兆府结下这桩案子,就是明刀明枪的想要跟关陇集团对着干!

    元家那是什么样的人家?

    房俊敢收下状纸,就说明他已然完全无视元家的脸面,已经怀疑这一十六条人命必有蹊跷。

    区区贱奴之命,就能让一个世代簪缨的门阀世家蒙受灰尘生命招受玷污!

    谁能不瞪大眼睛观察事态的进展?

    *****

    在传统的风水数术当中,地形是选择墓地的首要因素,“墓为阴宅”,是灵魂的归宿,是人在另一个世界生活的场所,故此一个人死后所埋葬之地对其子孙后代的福祸兴旺至关重要……

    长安位于渭河以南秦岭以北,周围有把条河流经过,素有“八水绕长安”之说。整个长安地区东南高、西北低,城北为东西向的龙首原,在城内分布着东北西南走向的六条高岗,也称“长安六坡”。这六条高岗穿城而过,再加上周围河流的切割,在长安城周围形成若干个小的原区。

    长安城北为汉代长安城区,旧城虽然因为“汉营此城,将八百岁,水皆咸卤,不甚宜人”而逐渐荒凉,但是隋唐两代并未将其完全废弃,而是划入禁苑。

    长安城乃是千古形胜之地,风水极佳,墓穴众多。

    北至渭河以北的底张湾,南至神禾原、少陵原,东至灞河两岸的龙首原、白鹿原、长乐原、铜人原,西至高阳原、细柳原等广大的区域,皆是自古以来的墓葬集中之处。

    城南的少陵原、凤栖原区域地势高亢,风景优美,是古人心目中的理想墓葬之地,因此这里分布着大量高规格的墓地。

    元氏的祖坟便在此处……

    天色阴沉,寂然无风,窸窸窣窣的大雪从天而降,铺满了少陵原广阔的山岭坡地,远处的长安城就像是一头蛰伏的巨兽,在漫天大雪中卧伏于地,虎视神州!

    一行几十人自山下快步上山,来到一处山坡间的开阔地带驻足,为首一位身着紫袍颇具威仪的年轻官员大手一挥,当即便有十余人操着铁锹镐头木耙等工具上前,将一座土包上的积雪先行清扫干净,便露出一个显然刚刚堆起不久的新坟头来……

    年青官员抬起头,大雪落在他略显黝黑的脸上,刚毅硬朗的面容古井不波,轻轻挥手示意,那十余人便齐齐应了一声:“诺!”手中工具齐下,镐头刨开冻得坚硬的土壤,铁锹将土坷垃掀开,木耙将活土搂走。

    土壤皆是新近封填,仅仅是最上面一层冻得硬实,到得下面就显然松软的多,挖掘的进度愈发加快。没过一会儿,一镐头下去发出“咚”的一声闷响,镐头弹起老高,用铁锹将浮土挖走,便露出一道巨石搭砌的墓门来。

    为首拿着镐头的兵卒抬起头来,请示是否继续。

    其余人等亦知道事关重大,这可是元家的祖坟!

    刨了元家的墓地,这简直就是不死不休的死仇!

    是否值得呢?

    身着黑衣的巡捕们神色肃然,即便是心里有想法亦不敢表露出来。而其余二十几个衣着简陋的农夫模样人等互视一眼,齐齐跪在年青官员面前,以首顿地。

    其中一人说道:“府尹愿为吾等伸冤,吾等感激涕零。此乃元家祖坟,贸然动之则必结死仇。吾等虽然是乡野村夫,却也非是不知好歹之人,为了替吾等家人伸冤,府尹已然与元家公然作对,吾等又怎能让府尹与元家结下这等死仇?就让吾等动手吧,那元家若是想要报复,吾等这条贱民任他拿走便是。可是若这坟茔之中当真有吾等家人之尸身,还请府尹秉公断案,为吾等惨死之家人讨还一个公道!”

    其余人等尽皆叩首,哭声凄惨,俱是表态不愿牵连府尹,由他们动手挖坟,一切后果自己承担!

    年青官员自然是房俊……

    他静静倾听,神色冷峻。

    挖坟掘墓这种事情,自古以来就是最最缺德的事,甚至没有之一……

    元家堂堂“八柱国”之一,关陇集团的中坚,累世豪族,若是祖坟被人给挖了,那是何等样的奇耻大辱?哪怕是皇帝出面劝止,也必然是不死不休!

    房俊自然不愿与元家结下这般死仇。

    但是看着面前这些刚刚失去闺女不久的人家那凄惨悲哀的神情,他又怎么忍心让这些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害者去承受元家的怒火?

    元家滔天的怒火之下,必是化为齑粉之结局!

    还是由稍微有些抵抗力的自己,来承受元家的愤怒吧……

    房俊神色冷峻,淡淡说道:“此乃本官职责之内,尔等只是被害者,如何查案,如何取证,毋须尔等多言。”

    说到这里,他又看了旁边的李君羡一眼。

    此次如此之多的人口失踪,自然已经震动李二陛下,故此派出特务头子李君羡辅助房俊审理此案。所有的消息、线索,皆是“百骑司”所侦查获得,房俊想要最后向李君羡求证一次。

    毕竟若是消息有误,那他就得面对几乎所有门阀世家贵族勋贵滔天的怒火,即便是李二陛下也护不住他!

    挖人家祖坟,还有比这更大的死仇么?

    李君羡心里直骂娘!

    自己担任这个职务,一天到晚的就没有一件好事!

    时时刻刻怕沾了的皇家秘辛的边被李二陛下灭口不说,还得配合房俊干挖坟掘墓这种缺德事……

    最令人恼火的还是房俊,你说你查案就查案,何必非得挖人家的祖坟?

    不过他也知道房俊脾气,这是个有心胸、有担当的年青俊彦,这个时候向自己求证不是想要将黑锅甩给自己,而是想要最后确认一次这墓中的情形。

    李君羡自然对自己手下的消息信心十足,故此黑着脸点点头。

    房俊心中笃定,到了这个时候若不是消息来源确凿,李君羡绝对不敢点这个头。

    当即大手一挥,咬牙道:“挖!”

    “诺!”

    十余名兵卒应了一声,在手心使劲儿啐了一口唾沫,握住撬棍的一头就塞进墓门的石缝中,就待用力将墓门撬开。

    “住手!”

    陡然间一声大喝由远处传来,众人一惊,纷纷停手抬眼观望。

    只见由长安方向滚滚而来一队骑士,当先者已然策马奔上原丘,喘息之间到得近前,健马还未停稳,马上骑士便已经甩镫离鞍跃下马背,几个大步来到房俊面前,戟指怒喝道:“房俊,你好大的胆子!此乃吾元氏祖坟,你居然敢在此骚扰吾家先辈安宁,当真以为吾元氏手中之横刀不利否?”

    说话之间,身后的骑士纷纷奔至,呼呼啦啦跳下马背,手中各持刀枪棍棒,足足有五六十人的规模,团团将房俊等人围在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