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掘墓(上)
    房俊怡然不惧,朗声道:“京兆府办案,闲杂人等退避!”

    那名其实差点没气晕过去……

    闲杂人等?

    你特娘的都在挖老子家的祖坟了,还说老子是闲杂人等?

    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吧!

    当即大怒道:“放屁!京兆府算个屁,你敢动吾家祖坟一块土,老子叫你白刀子进来红刀子出去信不信?”

    房俊暗叹,到底是没有人家锦衣卫的威风,若是明朝年间有谁喊一句“锦衣卫办事”,还有人敢如此叫嚣?休说是挖你家祖坟,就算是当着你的面玩你老婆估计也得忍着……

    当然,东厂的声势完全不在锦衣卫之下,不过房俊是不会羡慕那帮子阉奴的。

    身边苦主面对元家人,各个义愤填膺,浑然不顾双方巨大的社会差距,纷纷怒叱道:“你元家丧尽天良草菅人命,还不许吾等申冤告状,你们还是人吗?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这王法还治不治得了你们这些世家门阀?”

    那元家人嘿嘿笑道:“王法?我们元家就是王法,若是没有我们元家,现在有没有大唐都是另一说儿,你特么一个贱民居然敢跟老子说王法?行,老子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王法!”

    说着,他手里的横刀“呛啷”一声拔出鞘,手臂抡圆了一刀就照着那苦主的脖子砍去。

    横刀锋锐,刀锋卷起雪花,这一刀下去必是人头滚落!

    房俊眼疾手快,怎能容得他在自己面前将苦主原告杀害?当即手里的横刀连鞘斜斜撩起,堪堪将那一柄横刀挡开。脚底下一个错步踏前,欺入那人近身,屈膝一顶,将将顶在那人小腹之下、两腿正中。

    “嗷——”

    一声类似于野兽濒死之前的惨嚎从他嗓子里发出,然后迅速沉寂下去,捂着胯下一脸酱紫的蹲下身去,喉咙“嘶嘶”有声,却是喊不出后半生惨嚎。

    房俊力大,这一下又是用膝盖撞击在人体最软弱的地方,谁能受得了?

    莫说是那两个软软的蛋蛋,就算是两枚核桃也碎了……

    所有人不分敌友目睹这一副惨状,尽皆下意思的胯下一凉,紧并双腿。

    太狠了……

    房俊厌恶他凸起眼珠好似金鱼一般的惨状,挥手用刀鞘狠狠的在他额头敲了一记。

    “咚”一声闷响,那家伙一声不吭的晕了过去,倒也算是减轻了胯下那无法忍受的疼痛。

    元家来的人互视一眼,都深感棘手。

    就算房俊挖坟掘墓乃是最大的忌讳,但是难道还能当真对房俊大开杀戒?

    不管怎么说,人家房俊都是名正言顺的查案,起码站得住名分大义。若是就这么给他杀了,如何向朝廷交代?如何向陛下交代?

    最重要的是,人家房俊现在只是将坟茔的封土挖走,还没真正挖坟呢。元家现在亟不可待的下狠手,是无法能够说得清楚的。

    谁知道人家房俊是不是只想吓唬你家一下,根本就没有挖坟的心思?

    若是房俊当真挖了坟茔,那元家做出激烈的报复也就情有可原。

    那么问题又来了,房俊不挖坟茔,元家不敢对他如何;可元家能够让房俊挖了坟茔吗?

    绝对不行啊!

    别说是世家门阀,哪怕是升斗小民也不行啊,哪怕是血溅五步,也绝对不能让自家死去之人受到此等惊扰,那可是奇耻大辱!

    当真坟茔被挖了,元家的脸还要不要?

    元家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僵持之时,一骑健马终于姗姗来迟……

    元仁惠是个文弱书生,得到房俊想要挖掘坟墓寻找证据的消息之时便急匆匆率人出发,前来阻止房俊。只是从长安城内到得这少陵原区区几十里山路,就颠簸得他浑身骨架都差点散掉,两股内侧更是火辣辣的刺痛。

    堂堂元家二郎,何曾受过这等罪?

    但是祖宗坟茔的安危是大的不能再大的事情,元仁惠只得咬着牙落在最后面依然坚持着。

    总算是来得及……

    看着已经被挖出墓门的坟茔,元仁惠长长的吁出口气。

    他脚步缓慢忍着刺痛排开身前的元家众人,站到房俊面前。

    深吸一口气,元仁惠说道:“府尹大人明鉴,吾元家愿意承担所有死者之家人一切补偿,价钱随意他们开,元家绝不还价,以此来表达对于府尹大人的敬重的推崇。吾元家一向奉公守法,绝对不做为非作歹之事,只要您能劝阻各位苦主原告撤销状告,元家上下感激涕零,将会收回元家最崇高最真挚的友谊,日后但有所需,绝不推辞。”

    他不得不低头了。

    什么一条人命一匹绢、五百钱,这种话提也休提。

    房俊既然能站在元家祖坟这边,敢将自己那死去的堂弟之坟墓掘开,就代表着那个价钱是他不愿意接受的,甚至认为那是对他这个京兆尹的侮辱。

    虽然事实上元家的确从未将房俊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元仁惠算是明白为何都管房俊叫“棒槌”了,这人是真的棒槌啊!放眼大唐有那个官员会为了查案就跑去掘人家的祖坟?

    对于这种人,元家不得不让步。

    当然,让步也不可能是无限度的……

    房俊不为所动,与元仁惠对视着,冷笑道:“这叫先礼后兵么?那行,你的‘礼’本官见识到了,接下来的‘兵’是怎样的,也给本官见识见识呗?”

    元仁惠深吸一口气,深深的看着房俊,手指着一侧的二十几名苦主被告,沉声道:“你是侯爵,是帝婿,是京兆尹,某不敢将你如何。但是此间所有苦主,皆会为你今日之固执而送命,某可以想府尹大人保证,若是府尹一意孤行,这些人无论逃亡到天涯海角,元家也必定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将其凌迟于此地,以告慰吾元家祖先在天之灵!”

    杀气腾腾!

    这是一个累世簪缨、声势滔天的世家门阀发出的最具有威胁力的警告!

    这个警告发出,就意味着一旦房俊一意孤行,就将会与元家结下不死不休的死仇,而第一批祭品,就是这些无依无靠的苦主原告!

    那些苦主原告一个个脸色惨白,惊慌忧惧……

    哪怕是心中的仇恨已如烈火燎原,恨不得将元家尽皆杀死来为自己的女儿陪葬,可是面前这位毕竟是世家门阀的代言人,是天生的贵族,是人上之人!

    他们不过是一介贱民,如何能够与这种累世豪门斗?

    纷纷将目光移向房俊,现在只有房俊才是他们的主心骨……

    房俊感受到这些人的惊惧。

    他没有责怪他们的犹豫不决,反而愈发同情,愈发悲悯。

    这就是时代的悲哀!

    当一个平民面对世家门阀的时候,就如同蜉蝣面对参天巨树,螳螂面对铁甲战车!哪怕他们能够鼓起勇气发起反抗,但是悬殊的力量对比,也往往使得他们哪怕付出卑微的生命,也无法撼动面前这巨大的力量……

    而他要做的,就是做他们的主心骨,给他们在卑微的生命当中,点亮一盏希望的灯火,让他们能够在最黑暗的夜里拥有挺起脊梁的勇气!

    房俊傲然道:“你们视若珍宝的亲人,如花似玉的女儿,现在就在这下边埋着,被残忍的杀死之后,像是一头牲畜一样被埋着。她们活着的时候要被人想牲畜一样的奴役使唤,死后到了另一个世界,依然要想蛆虫一样的卑微!本官只想要问你们最后一句,是愿意挺起胸膛面对凶残暴虐的凶手为自己的孩子争取最后一份尊严,还是愿意将脊梁打折跌落在最污秽的泥水里苟延残喘?如若是后者,那么这件案子到此为止,本官无能为力。若是前者,本官向你们发誓,就算是死,杀人凶手也一定会死在你们的前面,哪怕他是累世豪族,哪怕他是簪缨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