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残虐
    大雪纷纷扬扬的飘落,寂然无声。

    不少住在附近的平民樵夫闻听京兆府在挖掘元氏的祖坟,尽皆兴致勃勃的前来围观。一传十十传百,不止整个少陵原地区的百姓,即便是居住在长安城中的好事者都急匆匆赶来看热闹。

    官府挖坟掘墓,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新闻!

    这种事情也就是在王朝崩颓、改朝换代的时候才会出现,现在大唐繁荣稳定,这可真是千古奇闻!

    不少人都对房俊竖起大拇指……

    这才是咱们的青天父母!

    为了替那些失去女儿的平明百姓讨还一个公道,居然敢挖掘元家的祖坟来取证!是房俊太过嚣张跋扈,不将元家放在眼中么?

    绝对不是!

    就连市井之间的愚夫愚妇都知道元家的强悍,房俊又怎么会不知道?挖掘元家的祖坟,那就是与元家结下不死不休的死仇,即便是房俊这样背景深厚的高官也抵挡不住来自元家的疯狂报复!

    这不,坟茔开没挖开呢,弹劾房俊的奏疏就已经雪片一般飞进了太极宫,落在诸位宰辅的案头,落在李二陛下的案头……

    好一个房二郎,铮铮铁骨,满腔正气!

    以前大家只知道朝中有诤言直谏的魏徵,现在又出来一个一身正气的房俊!

    名臣良相层出不穷,这才是盛世繁华的预兆啊!

    前来围观的百姓几乎清一色的是房俊的拥趸……

    少陵原上剑拔弩张!

    元仁惠目眦欲裂,给予房俊最恶毒的诅咒和最彻底的恐吓!

    然而房俊并不为所动。

    他只是背负双手,任凭雪花洒落肩头,冷冷的注视着元仁惠,语气平淡的说道:“休要如此激动,本官做事,向来不会瞻前顾后左思右想。现在坟茔已然挖开,结果只有两个。要么墓穴之中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本官会亲自负荆请罪,任凭你们元家处置,即便是砍了本官的脑袋,亦不会皱一皱眉头。要么会在墓穴之中发现被杀害之后殉葬的平民,你们元家彻底坐实草菅人命、杀人殉葬的罪名,百世清誉毁于一旦,满天下都会唾弃元家这个口口声声仁义道德暗地里却是视人命如草芥禽兽不如的一窝畜生!不知阁下以为,接下来的结局会是哪一个?”

    元仁惠原本涨红的脸瞬间煞白!

    元怀明的墓室之中有些什么?

    元仁惠虽未亲眼所见,但是三叔元廆早已跟他说明了一切!

    在此之前,元仁惠从来都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既然是家中的奴仆,生前要伺候主家,死后能够继续侍候主家那是奴仆们的荣耀!

    生是元家的人,死是元家的鬼!

    但是现在形势已经截然不同!

    《贞观周报》一篇接着一篇的社论,不停的鼓吹人口的重要、休养生息的重要,人口才是大唐的根基,使得整个天下前所未有的重视人口、重视生命!

    而元家是怎么做的?

    将家中的雇工杀害,冲入墓穴殉葬……

    若是家中奴仆也就罢了,毕竟那是元家的人,死活皆操纵于元家之手,即便是有所非议旁人也莫可奈何。但那是雇工!是有户籍的平民!

    这就是杀人犯!

    而且还是这样一个爱惜生命鼓励生养的风潮来势汹汹的时候……

    元家将会遭受怎样的压力?

    元仁惠只要想想都不寒而栗!

    别的不说,一个“残忍暴虐”的名声元家算是背定了,世代累积起来的清誉名声将会毁于一旦。名声没了,世代簪缨的元家将会从高高的云端被彻彻底底的打落尘埃,那些自视甚高的门阀士族将会离得元家远远的,唯恐被元家拖累坏了自己的名声……

    或许用不了多久,元家就将会成为令世人唾弃鄙夷的丧家犬!

    元仁惠眼珠子都快瞪出血来,心里一阵阵发寒!

    他现在才算是明白这个《贞观周报》是怎么回事,房俊又是如何一步步的挑起舆论对于民生和人口的重视,鼓吹什么人口才是大唐繁荣昌盛的根基,营造出谁敢草菅人命谁就是阻碍大唐前进的罪人、谁就是整个天下的敌人!

    现在元家一步一步的走进房俊预先埋设的陷阱而不自知,还沾沾自喜以为房俊惧怕了、胆怯了、退缩了,却懵然不知房俊已经用了最恶毒的方法彻底断送掉元家累世堆积起来的清誉,将元家彻彻底底的推入深渊!

    在这个无比推崇仁义道德的年代,一个家族的名誉要靠着数代甚至是十数代人孜孜不倦的努力持之以恒的坚持才能堆积起来,可是要毁掉自家的名誉,却只需要一代人就可以了……

    没有了名誉的元家,还凭借什么站在高高的云端里睥睨众生,还凭借什么与那些簪缨世族称兄道弟,还凭什么站在帝国的顶端享受着种种殊荣?

    没了名誉的元家,就像是没了爪牙皮毛的野狼,只能孤独的在原野里流浪,吃不掉柔弱的绵羊,反而会被饥饿的同类扑上来分而食之,贪婪的吞下血肉……

    元仁惠已然彻底傻了眼。

    不能阻止房俊,就只能等待着元家彻底的堕落凡尘……

    “哦!”

    墓地之上响起一片惊呼。

    为首的一个挖坟的兵卒连滚带爬的来到房俊面前单膝跪地,因为劳累而显得红润的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惶然道:“府尹……侯爷……那个,您去看看吧……”

    房俊见他神色有异,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那兵卒愤而叫道:“太惨了呀!太惨了呀!府尹您快去看看吧,看看元家这帮丧天害理人性全无的畜生都干了什么残虐的事情,简直惨绝人寰啊!”

    房俊赶紧快步走到墓穴跟前,那些苦主原告也都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过去。

    整个墓室的顶部已然被掘开,露出诺大的墓室。站在一侧翻出的土壤堆积的土堆上,墓室之中的情形一目了然。

    墓室正中是一口硕大的棺材,棺材上的油漆明鉴光亮,显然是新近下葬不久,正是元氏子弟元怀明的棺材。墓室甚是宽大,棺材四周摆放着陶瓮、瓷器等等陪葬品,棺材前头的一口白瓷大缸里堆满了金银玉器珍珠玛瑙,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百倍,数十上百件就这么随意的堆在瓷缸里,可见元家的富贵奢华……

    四周的墙壁上用油彩绘着各种各样的壁画,人物造型栩栩如生、各式牲畜活灵活现,色彩艳丽构图丰富,尽显贵族之奢华底蕴。

    而最令人瞠目结舌的,便是棺材两侧、壁画之前的上百具陶俑……

    细细观之,哪里是陶俑?

    分明就是被残酷的杀死之后殉葬于此的活人!

    只见那上百具“陶俑”俱是衣饰华丽的少女,体态婀娜身姿窈窕,只是本应该姣美靓丽的脸上却只留下两个黑黝黝的窟窿,眼珠子已然被剜去,嘴巴张得大大的,面容狰狞恐怖,呈现出临死之前那种绝望悲惨之状态!

    房俊只觉得一股子凉气从脚底板升起,继而便是滔天的怒火!

    九九八十一具“陶俑”!

    就代表着九九八十一具尸体!

    这可是八十一个青春靓丽活泼可爱的花季少女,就这么被惨无人道的用最最残忍的方式杀死之后,填充在墓穴之中殉葬,死了还要侍奉将她们残忍杀死之人!

    这是何等的残酷与暴虐?

    简直就是毫无人性!

    “囡囡啊!”

    不知是哪个妇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就那么从墓穴边上跳了下去,搂住一具纤瘦僵硬的“陶俑”,嘴巴里呜咽着宛若野兽临死时的哀鸣,悲呼哀哉,撕心裂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