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君如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下)
    李义府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供词”,撇撇嘴,心里颇不以为然。

    按照他的本意,只需在百姓当中找到几个倒霉鬼将罪名一股脑的推到他们头上,然后迅速结案、该杀头的杀头、该流放的流放,做到铁证如山证据确凿,即便是有人怀疑叱责又能如何?

    可房俊偏偏心软,不忍心白白害了百姓的性命这就使得原本完美的方案出现了瑕疵。连个元凶都没有,让那些世家门阀们泄愤都没有一个对象,就想让世家门阀捏着鼻子认了?

    前思后想,李义府找到程务挺,两人低声交谈一番。

    程务挺皱眉道:“这个……怕是不好吧?侯爷宅心仁厚,不忍害了百姓性命,这么做岂不是违背他的初衷?”

    李义府不以为然:“侯爷仁德,自是吾等之楷模。只是吾等身为下属,自然要为上官拾缺补漏,明知上官所为有着缺陷错漏,怎能唯恐惹恼上官从而一味遵从呢?侯爷仁德,坏事就由吾等来干吧!”

    程务挺深思半晌,点头同意。

    李义府当即安排人将百姓当中为首者数人的“供词”更改,定为首犯,尽皆判了斩立决!

    看着程务挺离开,李义府心中冷笑。

    房俊能力没得说,乃是朝中年青一代当中的翘楚,心智权谋皆是上上之选,本是一个效忠跟随的好对象。可惜性子太过妇人之仁,区区几个贱民的性命当得什么?居然想要凭借“法不责众”的方式试图强硬的逼迫所有唇亡齿寒、兔死狐悲的世家门阀低头,简直就是玩笑!

    这种做法就连陛下都不会满意吧?

    李义府知道京兆府当中必然会有“百骑司”的眼线,他背着房俊擅自栽赃百姓的做法固然会使得房俊不满,却一定可以传到陛下的耳目之中。

    房俊妇人之仁留下无穷后患,而自己则当断则断铁腕处置,高下立判!

    只要能够进入陛下的法眼,青云直上之日岂不是指日可待?

    *****

    漫天大雪纷纷扬扬,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道德坊的火光已然消失,唯有浓黑的烟雾席卷着烟尘碎屑飞上天空,白的雪,黑的灰,纷纷洒洒的注视着天空下的这一片残垣断壁。

    是谁放的火?

    是谁杀的人?

    这些都不重要。

    当汹涌的民意汇聚成流浩浩荡荡一往无前,那就是人世间最不可估测的力量,挡在它面前的一切都会被撕成碎片,不可幸免……

    元家的火焰刚刚熄灭,朱雀门前便站了一大溜官员。

    大雪簌簌落下,铺满了朱雀门前的石板,官员们的头上、肩上一片雪白。

    他们就那么沉默的肃立在雪中,浑然不顾懂得发麻的双脚,高高举起手中的芴板、奏章,对着太极宫的方向弯腰鞠躬,久久不起。

    这些都是出身于世家门阀的御史言官。

    当元拯用各式各样的利益将大家组成一张对抗房俊的大网,这些世家门阀的子弟心中还颇有些不以为然。元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就算是在斗争中失利亦不过是折损一些利益,何须这般郑重其事、大张旗鼓?

    然而现在,所有的嘲讽讥笑都成了无与伦比的震撼!

    堂堂关中元家,从“八柱国”时代便笑傲关中、根深蒂固的天下第一等世家,就被一群大字不识的泥腿子鼓噪而起一举倾覆,这令所有的世家门阀不寒而栗!

    谁晓得会不会这些愚民贱民明天就打砸上自己的家门?

    仁义道德那都是世家门阀做出来给世间的贱民们看的,实际上哪一个世家门阀不会再私底下干一些龌蹉事?就单单说殉葬这件事,固然元家的殉葬规模大了一些,殉葬手段残虐了一些,可是谁家没有呢?

    必须严惩这场民变的罪魁祸首,必须给予天下警示,必须严厉阻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由原本的情面迁就,到现在的主动出击,所有世家门阀都意识到了民意的强大!

    也对房俊的恨意有若滔滔洪水,不可遏止!

    必须还击!

    所以,二十几名六品以上的御史言官和各个部堂的高官汇聚于此,向皇帝陛下陈情,弹劾房俊!

    太极宫内,李二陛下面沉似水,狠狠的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他不是愤怒与朱雀门外那成群肃立于大雪之中的世家门阀出身的官员,而是愤怒于房俊居然敢用这等煽动民意的方式彻底毁灭元家!

    元家是否毁灭,这并不在李二陛下眼中。

    对于一个富有四海、胸怀天下的帝王来说,一家一姓的兴旺盛衰早已不在他的眼底。

    他怕的是所有的世家门阀联合起来,再度搞一出当年胁迫隋炀帝迫使隋炀帝不得不南下江都之时的局面!

    所以他哪怕要压制世家门阀,也只是尽可能的采取温和的手段,尽量少死人、少流血。

    他更怕的是那凶猛无俦的民意汇聚起来足以毁天灭地的威力!

    在这股力量面前,即便是人世间的帝王至尊,也得犹如洪水之上的小舟一般战战兢兢,稍有不慎便会舟覆人亡!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这是孔圣人之言,什么意思呢?

    可以让老百姓按照我们指引的道路走,不需要让他们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不让他知道呢?

    “百姓能日用而不能知“,“圣人之道深远,人不易知“……

    既然不易知,知起来很麻烦,所以就不用知了。

    老百姓懂得越多,忽悠起来就越难,麻烦就越多。

    动不动的就啸聚生事,对于朝政稍有不满便鼓噪聚会,那还不得天下大乱?

    当然,对房俊的做法愤怒归愤怒,这个时候李二陛下还是得坚定的站在房俊的背后,维持房俊的立场。

    总不能自己将房俊推上前台跟关陇集团对着干,回头就处置房俊,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极好面子的李二陛下绝对不会这么干……

    “陛下,朱雀门外的官员越聚越多,您看……”

    王德战战兢兢的小声提醒。

    道德坊的大火他在宫里就看到了,当真是触目惊心。

    他甚至在想若是这些乱民冲击太极宫……

    是杀还是不杀?

    杀不杀都是天大的麻烦。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沉声道:“摆驾太极殿,朕倒是要看一看这些寡廉鲜耻却偏偏要伪装成仁义道德的嘴脸,在元家遭受灭顶之灾的时候是如何的难看?”

    “诺!”

    王德应了一声,转身去通知朝中各位重臣,准备上朝事宜。

    自从陛下登基至今,还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点上朝……

    长安城中的大臣接到上朝的通知,立即换上朝服前来太极宫。

    唯有房玄龄告了病假,留在府中装病……

    太极殿上,气氛凝肃。

    李二陛下端坐龙椅之上,环视殿上一干大臣,嘴角不着痕迹的微微挑起。

    弹劾房俊?

    呵呵,这些时日以来送入太极殿的弹劾奏章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虽然看似言之有物鞭辟入里,可是仔细推敲一番,却没有一件事能够当真弹劾得了房俊。

    不貪贓、不枉法、不结党、不徇私,既没有阴谋造反又没有通敌叛国,还有什么罪名能弹劾得了房俊?

    现在的房俊就好似一个铜皮铁骨的铜人,让人恨得想咬一口都无处下嘴……

    殿上的官员们其实也头痛。

    弹劾房俊是必须的,这是态度,亦是自身利益关联,势在必行。

    可是令大家头痛的是房俊太精了!

    这混蛋在没有煽动民意捣毁元家之前,便先一步利用《贞观周报》宣扬了人口、生命的重要性。这个时候舆论已经一边倒的站在元家的对立面,满天下都在谴责元家的丧心病狂、草菅人命,元家的崩塌非但没有引起一丝一毫的同情,反而所有人都在拍手称快!

    这个时候谁敢站出来为元家鸣冤?

    谁站出来,谁就是元家的同党,谁就是毫无人性的刽子手,谁就站在天下百姓的对立面,就是视人命如草芥的屠夫,必将遭受天下舆论的群起而攻之!

    家族的名誉重于一切!

    谁家敢冒这样的风险?

    那也就只能在煽动民意这件事情上做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