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廷辩
    长孙无忌排众而出,高举芴板,朗声说道:“陛下,微臣弹劾京兆尹房俊煽动民意、鼓噪百姓、肆虐京师之罪。圣人有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实乃治国安邦之良言。盖因百姓愚钝、不通书经、不明天下之大道,思虑单纯见事不明,极易受到有心之人煽动鼓噪,房俊此举不仅极大的煽动起长安百姓对于权贵士族的仇恨,更极大的威胁了京畿重地的长治久安。日后若是谁都能够凭借三言两语来煽动百姓达成自己的目的,天下各地哪里还有安稳之处?另外,虽然京兆府受理了元家侍女无故病亡一案,但房俊擅自挖掘元家祖坟之举实在是大大的不妥!礼敬先人、尊敬祖宗乃是天下共识,即便是元家有罪,焉能凭此挖坟掘墓之举取得证据?房俊这次在元家墓穴之中取得了证据,元家罪有应得,微臣无话可说。可若是挖坟掘墓之后没有取得证据,元家岂不是要白白遭受这等奇耻大辱?最严重者,若是天下官府尽皆效仿房俊之举措,只要是稍有借口便以挖坟掘墓之方式对别人施以打击报复,则古之礼数何在,今之孝道何在,为人子孙者,何以安身立命?故此,微臣请求陛下严惩房俊!”

    李二陛下微微讶然,抬眸看着站在殿中的身材矮胖的长孙无忌,面沉似水。

    他确实没有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居然长孙无忌!

    作为关陇集团在朝中的第一人,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赤膊上阵了吗?

    还是说……

    长孙无忌已然感受到某种危机,不得不用这种方式来换取关陇集团更大的支持?

    看着面前这位舅哥、好友、重臣,李二陛下心中喟然。

    曾几何时,自己做《威凤赋》赠予长孙无忌与房玄龄,诗中,他自比凤凰,长孙无忌和房玄龄是拯救凤凰的君子,“幸赖君子,以依以恃,引此风云,濯斯尘滓。”

    那时候是多么情真意切的感情啊!

    一日李世民自东宫饮酒而归,吐血数升。就在那一日,长孙无忌正式恳请李世民定下夺嫡之计,长孙无忌开始为李世民多方奔走。玄武门事变中,长孙无忌跟随李世民埋伏于玄武门,舅舅高士廉镇守秦王府,妹妹长孙皇后亲自出面安抚士兵,他们一家人全都置身于权利斗争的第一线,随时准备为秦王而献身。

    当然,“化垂鹏于北裔,训群鸟于南荒。弭乱世而方降,膺明时而自彰”这几句,李二陛下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自恋的……

    李二陛下神思飞跃,似乎时光倒流,再回到从前……

    只是眼下,君臣之间却因为各自的利益而渐行渐远。

    平心而论,自己对待长孙无忌是否浅薄了一些呢?

    李二陛下时常推崇长孙无忌高居他登基大宝的第一功臣,然而相较褚遂良房玄龄等人,却始终未能得到比较有实权的职位,担当的多是位高却空有头衔而无实权的虚职。

    其中之缘由,便是因为长孙无忌身后的关陇集团实力超群,若是长孙无忌再握有实权,整个关陇集团必然尾大不掉,终成祸患……

    然而无论怎么说,自己毕竟是对长孙无忌有些不公的。

    一时间,御座之上的李二陛下有些黯然,有些失神。

    可是这副神情在殿中诸臣看来却是另外一层意思……

    长孙无忌洋洋洒洒慷慨激昂的说了半天,皇帝陛下却是一副懵然失神,这是丝毫未将长孙无忌的话语听在耳中啊!

    这可是赵国公长孙无忌!

    诚然,不知因为一些什么缘故长孙无忌的职位从来都是位高而权轻,但是放眼大唐没有一个人敢于忽视长孙无忌在皇帝心中的分量,以及在贞观一朝的政治地位!

    不如李二陛下要搞分封制,效仿汉朝将他的儿子们分封天下。甚至众多功臣元勋都尽皆分封镇守四方,许多大臣都苦谏,但尽皆未果,无人能阻挠李二陛下的一意孤行。只有长孙无忌跑出来哭诉:“陛下,您这是要赶我们走么?不要离开陛下。”于是分封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陛下以无忌佐命元勋,地兼外戚,礼遇尤重,常令出入卧内”。

    这是何等的信重和依赖?

    当然,这句话也表达出李二陛下和群臣议事喜欢在卧室这个很好的嗜好……

    长孙无忌更是心神震动!

    难道陛下当真对关陇集团的强势已然不堪忍受,对自己更是深感厌倦?

    他白胖的圆脸愈加发白,嘴皮子微微搧合几下,欲言又止。

    李二陛下回过神来,并未察觉到自己刚刚的失神给予殿中大臣何等的震撼,更狠狠的削弱了长孙无忌的气势。

    他深深望了长孙无忌一眼,语气不含喜怒:“那么依照爱卿之言,房俊该当如何处置?”

    此言一出,满殿皆惊!

    长孙无忌更是不敢置信的豁然抬头,看着李二陛下。

    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是准许了我的弹劾,现在开始论处房俊之罪过了么?

    殿中大臣也尽皆面面相觑。

    弹劾房俊就这么容易?

    亦或者说,就连陛下也被房俊鼓动起来的民意吓住了,已经不管房俊是不是在为他办事亦要杀一儆百,彻底杜绝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

    一时间,关陇集团的官员欢欣鼓舞,其余派系的官员则尽皆失望。

    当然,朝中诸臣可不仅仅只有这两个派系……

    大理寺丞孙伏伽排众而出,躬身施礼道:“陛下三思。此次事件民意沸腾,朝野震惊,乃是帝国建立以来最严重的群体事件,必须加以警示。然则事出有因,元家之残虐暴戾触目惊心,导致百姓怒尔冲击道德坊亦算是咎由自取。这其中京兆尹房俊受理案件乃是责权所在,挖掘元家祖坟一事虽然稍显过分,但是到底是从元家墓穴之中找到了证据,替那八十一个少女昭雪冤情,此乃大功一件,更是一方牧守之本分。至于到底是否在事件当中寻在恶意煽动百姓啸聚生事、冲击京师之过错,微臣以为不能凭借一家之言便匆忙定论。鉴于此次事件之严重后果,微臣提议由三法司联合审理,弄清楚前因后果,再论定责任,确立赏罚。”

    独孤武都怒道:“孙伏伽,尔乃大理寺丞,天下诉讼之正源,焉能袒护偏颇?那房俊在明德门下字字句句全都声犹在耳,哪一句不是怂恿鼓动百姓针对元家?”

    孙伏伽面无一色,从容回道:“针对元家,是因为元家做出令人发指之残虐暴行。既然房俊之话语声犹在耳,本官倒是请问,他的哪一句话有错?”

    独孤武都被噎得不轻,气得满脸涨红,却又不知如何反驳。

    房俊说得有错吗?

    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

    站在百姓或者公正的立场上,房俊字字句句皆乃公正之言,元家既然能够干出那等丧尽天良的暴行,别人又为何骂不得,说不得?

    但是站在门阀贵族的立场上,房俊这分明就是煽风点火、将门阀贵族架在火堆上!

    每年不处置几个奴隶仆役,怎能显出门阀贵族的威严和高高在上的气势?

    不殉葬几个活人,怎能显出门阀贵族处在云端之上睥睨众生的优越高贵?

    但是这种事情可以做,却不能拿出来说!

    做了,那是在潜规则的默许之下,是门阀贵族的特殊待遇;可要是说出来,那就必然招致非议,天下舆论共讨之!

    尤其是在《贞观周报》煽动起关中各地对于人口、生命前所未有的重视之时!

    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呃,除了房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