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自首
    李二陛下郁闷得想吐血,殿上的大臣们却是快要气得将房俊嚼碎了咽下去!

    殿上殿下君臣们对于彼此的算盘心知肚明。

    李二陛下想要打压关陇集团,却不愿将天下所有的世家门阀都席卷进来,那样波及面太大,局势很容易失控,所以他的策略是温水煮青蛙……

    尤其是此次房俊自作主张煽动民意鼓噪百姓冲击元家,这令李二陛下极其紧张。对于房俊他是极其放心的,即相信房俊的能力更相信房俊的忠诚,但是别人呢?

    一旦民意的狂潮被房俊撕开一条口子,心怀叵测之人亦有样学样,那岂不是天下永无宁日?

    事情既然发生了,他打算好生敲打房俊一番,然后对那些经济道德坊的百姓施以杀手,必须要好好的震慑住心怀鬼胎有心想要效仿房俊之人!

    结果房俊那边直接将百姓都给放了,还一下子将元家钉在了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京兆府的权力极大,可以自主决定刑狱司法,毋须再想刑部、大理寺以及皇帝奏报审批。房俊这是充分行使他的权力,即便是皇帝也无权干涉。

    除非李二陛下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将自己说出去的话咽回去……

    而朝堂之上的世家门阀则是打着将这件事情搅浑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思。

    元家已经被付之一炬,累世堆积的名声也彻底崩塌跌落尘埃,事情不可挽回。但是元家既然是关陇集团的中坚力量,又是天下有数的世家门阀,就这么被一群暴民冲击摧毁怎能不让天下所有的世家门阀战战兢兢、兔死狐悲?

    今日是房俊鼓噪长安的暴民毁了元家,明日会不会就是别的什么人鼓噪百姓毁了自己家?

    所以房俊必须严惩,闹事的百姓必须严惩,元家就算被毁了,也要至少保证一个法理之上的清白!

    这是世家门阀最后的颜面!

    然而这层颜面却被房俊狠狠的撕下来丢在地上,再狠狠的踩上几脚……

    闹事的百姓绝大多数都已经释放,只余下小猫三两只被判了刑,这怎能让怒气盈胸的世家门阀们心甘?可是不心甘也没辙,京兆府都审判完了无罪释放,谁还敢将那些百姓再抓回来不成?万一激起民喷再来一次冲击道德坊的事件,自己岂不是就要步上元家的后尘?

    元家的清白更没法保证了,堂堂一方牧守的京兆尹亲口断案,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就算是皇帝都不可能予以翻案!

    谁都没想到房俊居然将所有事情设计得如此精妙,从《贞观周报》一篇又一篇的社论引导着舆论对于生命、人口的提升重视,再到元家殉葬案的爆发,接着是挖掘元家的祖坟,鼓噪百姓冲击元家,快刀斩乱麻的终结此案……

    一环套着一环,看似简单直接,实则却根本没有给予世家门阀任何反抗的余地。

    世家门阀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房俊一步一步的将元家逼入绝境,诺大的家业付之一炬,累世堆积的名声毁于一旦。元家就像是被蛛网套住的昆虫,只能稍稍的挣扎几下,便被连血带肉的毁掉……

    御座之上的李二陛下怒不可遏,大呼道:“可恶!谁给他的胆子,居然敢将如此性质恶劣之案件这般草率的结案?速速将这混账带到这里,朕要好生的问问他,这天下还是不是大唐的天下,朕还是不是这个帝国的皇帝?”

    殿上重臣面对暴怒的皇帝,尽皆无语。

    您这是演戏给谁看呢?

    诚然,您心中对于房俊擅作主张肯定不爽,但是这般暴跳如雷的至于吗?

    前来报信的内侍则一脸惶恐,吱吱唔唔道:“这个……那个……陛下,华亭侯已然褪去官袍、摘下管帽,径自前往大理寺投案自首去了……”

    满殿文武君臣皆是一愣。

    投案自首?

    将整座长安城搞得乌烟瘴气人心惶惶,一个累世簪缨的世家被他一张嘴就给毁掉了,就在满朝君臣等着将他捉来狠狠的揍一顿、扣上一个罪名的时候,他居然跑去投案自首了?

    嗯,这种行事方法果然很房俊……

    *****

    古代之大理寺相当于后世的最高法……

    凡遇重大案件,唐制由大理寺卿与刑部尚书、侍郎会同御史中丞会审,称三司使。

    大理寺的门前,有一对儿与京兆府门前一模一样的石狮子。

    挺胸凸肚,睥睨天下。

    看着房俊将紫色的官袍和黑色的官帽整整齐齐的叠放在石狮子的脚下,身上只剩下一件雪白的中衣,大理寺门前的一众官吏吓得大气都不敢喘,战战兢兢的在石狮子两侧站好,看着这位刚刚一手毁掉一个百年世家的牛逼人物!

    大理寺少卿刘玄意急匆匆自衙门内小跑而出,见到房俊的模样大吃一惊,急忙上前问道:“二郎,这是为何?”

    刘玄意乃是渝国公刘政会的长子,袭封渝国公之爵位,与房家乃是故交。

    房俊放下官袍管帽,对着刘玄意拱拱手,说道:“本官今日出于义愤,一时大意导致京中百姓发生骚乱,冲击道德坊焚毁元家大宅,失职之罪不敢隐瞒,罪有应得。故此前来大理寺投案自首,自请羁押,任凭大理寺公正审理,绝无怨言。”

    刘玄意眼皮子跳了几下……

    出于义愤或许是真,但是“一时大意”不见得吧?

    元家这个“八柱国”之一的累世豪族被你一手摧毁,天下所有的世家门阀被你弄得战战兢兢风声鹤唳,你居然轻描淡写的冒出来一句“失职之罪”?

    呵呵,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不过刘玄意也并不在意。

    刘家祖上乃是出身河南刘氏,“本出匈奴之族“。为前秦时期匈奴首领刘库仁之弟刘眷的后代。刘眷生刘罗辰,仕北魏官至征东将军、定州刺史。刘罗辰的五世孙刘环隽,于北齐任中书侍郎。其弟刘仕隽,即为刘政会的祖父。

    刘家时代显宦,但是跟关陇集团一向尿不到一个壶里,加之本身异族血统浓厚,并不被自诩“汉家衣冠”的江南士族和山东豪族接受,也从来不将自己当做世家门阀……

    刘玄意有些为难:“二郎,这个……不如先向陛下请示一番,如何?”

    他又不是傻子,房俊的所作所为早就传遍京师,现在不仅世家门阀恨不得将其除之而后快,就算是一直袒护有加的皇帝此刻也定然火冒三丈!

    一个累世豪族毁于一旦,京兆府只是抓出几个替死鬼了事……

    房俊问道:“本官前来自首,自请羁押,有何不可?”

    刘玄意诺诺的说不出话来。

    现在让房俊进了大理寺,那就是承认了房俊的自首行为,整件事就走上了司法程序,必须按照大唐律法来办事。可是房俊现在得罪了世家门阀、得罪了皇帝,可想而知接踵而来的必是狂风骤雨一般的诘难与怒火,此刻将房俊收押,岂不是让大理寺成为替他挡风遮雨的替死鬼?

    偏偏刘玄意聪明固然聪明,却是个实惠人,面对房俊的问话,只能说道:“未有不可。”

    房俊又问:“只需将本官当做寻常犯错自首的官员,应当如何处置?”

    刘玄意无奈道:“即刻收押,立案审查,定罪之后,自守者罪减一等。”

    房俊喜道:“还能罪减一等?”

    刘玄意无语:“是……”

    若非罪减一等,那个傻子会自首?何必顽抗到底,抓到了算我倒霉,抓不到就赚了……

    房俊欣然举起双手:“来呀,来抓我吧。”

    刘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