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不挨揍才不正常!
    “来人呐!将这个目无君上、言语刻薄的混账拖出去砍了!”

    这一声暴喝犹如九天之外云层之上的雷霆,破开乌云降临世间震得人双耳发麻胆颤心惊!

    众人大惊之下扭头看去,却正是黑着一张脸的李二陛下站在牢房门口,魁梧的身材笔直肃立,一身锦缎常服无风自动,双目圆瞪,怒视房俊。

    在他身后,太子李承乾以手抚额,一脸无奈……

    刚刚这一声怒喝,正是出自李二陛下之口!

    牢房之中出去魏徵之外,尽皆吓得战战兢兢、魂不附体。李二陛下随着年龄的增加威望更甚往昔,那股帝王之威有若实质一般,只是平素虽然威望慎重,却甚少如现在这般怒气勃发。

    帝王之怒,血流漂杵!

    虽则不至于一怒之下大开杀戒,但是这股威严谁能相抗?

    就连一向跟李二陛下顶牛如同家常便饭的魏徵也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躬身施礼道:“老臣见过陛下……”

    面对魏徵,李二陛下面容稍霁,狠狠瞪了房俊一眼,亲自上前搀扶着魏徵的手臂,埋怨道:“你身子这般虚弱,正当在家中好生调理,无缘无故跑到这监牢大狱之中作甚?叔玉,且搀扶你父亲回家休息吧。”

    魏叔玉被李二陛下的威势吓得浑身僵直,闻言赶紧上前,颤声应道:“诺。”

    魏徵则缓缓摇头,目光直视李二陛下,沉声说道:“房俊不堪,未能领会圣意致使陛下进退维谷取舍两难,这是他的不对。然则此子心底纯善宅心仁厚,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保住那些无辜的百姓,陛下又何忍叱责于他,让那些残虐暴戾的世家门阀幸灾乐祸?至于将其砍头,更是万万不妥。”

    李二陛下的威势顿时一滞。

    眼前这个跟他作对一辈子的老家伙曾经让他厌烦到极点,无数次的萌生出将其赐死之念头。现在依然这般毫无顾忌的驳斥他的帝王颜面,偏偏他心底却生不出几分恼意……

    岁月无情,流水穿石。

    帝王无情,手执日月。

    可他李二即便是天下至尊、八荒之主,说到底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无情说来简单,可是谁又能真正做到?

    面前这位目光矍铄的老者毫不相让的与自己咄咄相对,可是那佝偻的脊背、雪白的须发、颤抖的肢体……无一不在昭示着生命的活力已然渐渐的离去,或许就在明日,宫中便会收到一纸讣告。

    贞观一朝,忠臣良将如云如雨,震古铄今!

    可惜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些帝国的支柱渐渐凋零,徒留往昔的峥嵘岁月风流传说,怎能不令人唏嘘扼腕?

    自从魏徵收回那份记载了生平谏言的记录,李二陛下对他的满腔怨气也就消失殆尽。这时见到魏徵拖着病体亦要来到牢狱之中为房俊站脚助威,尽显其力保帝国未来栋梁之心意,铁石一般的心肠也不由得软了下来……

    只是回首见到墙壁上那挺秀的字迹淋漓的墨汁,一股怒气立刻再次冲天而起!

    “万万不妥?依朕看来,此子死有余辜!”

    李二陛下愤然说道。

    房俊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懵逼。

    就算是咱擅作主张私自对元家一案终结,甚至是当众宣判,那可罪不至死吧?

    这口口声声要打要杀,到底是为了啥?

    心里一股怨气渐渐凝聚。

    你要我当刀子,我就当刀子,面对关陇集团这样的庞然大物毅然决然的冲锋陷阵,就算是偶有差错,那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何至于张嘴就要砍了自己的脑袋?

    就算是一只鹰犬也要多加维护吧……

    他本身对李二陛下更多的是“敬”,而总是缺少“畏”,这时候心中不忿,倔脾气便犯了起来。

    房俊斜眼瞅着大理寺少卿刘玄意,说道:“大理寺乃是天下牢狱重地,理当守卫森严、防护严密,何以无关人等却可以这般自有出入,有如闲庭信步一般?”

    刘玄意愣了愣,等到他明白房俊言中之意,顿时一顿暴汗!

    啥也不说了,房二,老子就服你!

    这特么就是在明目张胆的将皇帝陛下和魏徵说成是“无关人等”,你是吃了豹子胆,还是吃了老鹰鞭?

    这是要上天啊……

    一侧的狱卒们鹌鹑一般瑟缩在角落,眼观鼻鼻观心瑟瑟发抖。

    娘咧!

    房二你要死就去死,跑咱们大理寺发什么疯?

    这若是陛下雷霆震怒,咱们岂不是也得跟着吃瓜落……

    李承乾则一脸无语的看着房俊。

    房二,你这是作得哪门子妖?

    李二陛下眼珠子都快气红了,好嘛,朕说你两句,居然敢讽刺朕是无关人等?

    他还为发作,魏徵倒是先发作了。

    魏徵抓着桌上的酒杯就冲着房俊掷过去,骂道:“嚣张小儿,胆敢讽刺老夫是无关人等?便是你爹在老夫面前亦要以礼相待,你算个什么东西!赶紧道歉,老夫尚能不与你一般计较,否则信不信老夫打死你?”

    这话出口,牢房内除去李二陛下之外的所有人都一脸羡慕崇拜的看向房俊。

    都知道魏徵就是来给房俊站脚助威的,却实在是想不到魏徵对于房俊居然维护到这种程度!

    房俊刚刚的言语明显就是冲着李二陛下来的,可魏徵却宁可将其揽到自己身上,以此来给李二陛下一个台阶下。

    这可是铁面无私、一生诤谏的魏徵!

    公正是他的一贯态度,可是有谁见过魏徵对一个后辈这般维护?

    更令大家震惊的是,人家房俊完全不买账……

    只见房俊梗着脖子说道:“在下所言句句在理,为何要道歉?大理寺乃是牢狱重地,所羁押之犯人各个都是朝中高官显贵,自当严加看管以免相互串供,影响案件的审理。律法之前,人人平等,别说是你郑国公,就算是皇帝陛下与案件无关,亦不得私自接触犯人!”

    得,这算是完全拒绝了魏徵的好意,将矛头对准了李二陛下!

    李二陛下气得鼻子都差点冒烟!

    眼睛快要气得喷火,咬着牙龈一字字阴仄仄说道:“怎地,不信朕能砍了你?”

    房俊梗着脖子,无所畏惧:“信,怎么不信?您是天下至尊,八荒之主,亿万黎庶之性命尽操之于手,您让谁三更死,阎王都不敢留谁到五更!您一声令下,尽可生灵涂炭血流成河,微臣小小一个京兆尹、华亭侯,捏死了还不就是您动动手指头的事儿……哎呀!陛下您干嘛打我?哎呦……别打了……”

    话未说完,暴怒的李二陛下早已飞起一脚踹在房俊臀侧,将房俊踹得一个趔趄。继而猛虎下山一般扑上去拳打脚踢,打得房俊雪雪呼痛,狼狈不堪。

    牢狱之中所有人都傻了眼。

    就连见惯风雨的魏徵都目瞪口呆,看着暴怒如狂的李二陛下心中惊悸,自己以往有的时候可是不比房俊将李二陛下气得轻,若是惹得李二陛下这么揍自己一顿……

    自己会不会一杯毒酒、一把宝剑、或者一丈白绫就自己结束了自己?

    被皇帝这般殴打,简直就是千古笑柄,丢不起那人呐!

    可是瞅瞅人家房俊,不仅敢于左支右挡哇哇大叫,还能一叠声的求饶,骨气全无,甚至时不时的喊一句“别打脸”……

    魏徵惊叹,都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房俊还真就是一个千古佞臣的好坯子……

    唯有李承乾对此见惯不怪,饶有兴致的欣赏这墙壁上的题字。

    房俊被父皇揍一顿有什么好奇怪?这货总是能将父皇惹得暴怒。

    若是哪天房俊不挨揍了,那才是真的奇怪好不好……

    李承乾欣赏着房俊的字体,啧啧赞叹,看了一会儿,也就明白了父皇何以如此暴怒的原因。

    脸上挂不住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