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入狱
    任孙伏伽再是思虑敏捷、想象丰富,怕是亦想不到刚刚皇帝陛下大发雷霆全无形象的在这间牢狱之中对一位侯爵高官拳打脚踢,连声喝骂……

    “陛下,微臣查看了华亭侯的全部手续,由少卿刘玄意负责登记归档,皆无疏漏之处。接下来大理寺将会启动就华亭侯弹劾一案的调查审理,力求公平公正,绝不会授人话柄,惹人诟病。”

    孙伏伽顾不得牢房中的诡异气氛,一进来便向李二陛下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力求公平公正”、“绝不授人话柄,惹人诟病”……

    这话怎么看都是向李二陛下投诚之语,事实上孙伏伽也的确是朝中为数不多的没有世家门阀背景的中间派,眼中只有皇帝,一心效忠皇帝。

    当然,也不能因为这两句话就认为孙伏伽是跟房俊一样只知揣摩圣意、一心媚上的“佞臣”。孙伏伽公正清廉有口皆碑,绝不会因为某个人的参与而判处冤假错案,哪怕这个人是皇帝……

    只所为这样说话,实在是因为房俊将元家一案处理的首尾干净,即拿出了首恶杀之有了交待,又干脆利落的当众结案,谁也找不出太多毛病来。

    难不成要牺牲掉京兆府的威信,一举翻案?

    任何律法的本质都是保障社会的平稳有序,若是当真翻案,恐怕长安城的百姓将会立即掀起一股暴烈的风潮,威胁到关中的稳定……

    李二陛下点点头,瞥了刘玄意一眼,记得这是渝国公刘政会的长子,赞许了一句:“做得不错,要再接再厉公正办事,不要辱没了尔父之威名。”

    刘政会隋时是太原留守李渊的旧部,隋末大业年间,为太原鹰扬府司马,以兵隶属李渊麾下,后来成为李唐首义之功臣,颇得李渊之信任。唐朝建立后,他奉命留守太原,经营后方。刘武周攻陷太原后,刘政会被俘,仍忠心不屈。

    刘玄意激动得浑身打摆子,连忙肃然躬身道:“微臣定然不负陛下之殷望,勤勉为人,清廉为官。”

    他虽然承袭了其父刘政会渝国公的爵位,但是并非李二陛下的嫡系。刘政会是高祖李渊的人,虽然一向对李二陛下信服有加,却始终并不亲近……

    今日阴差阳错居然能得到李二陛下的赞许,怎能不令他激动?

    李二陛下见到房俊在一边揉着嘴角嘴里嘟嘟囔囔,一脚将他踹开,大马金刀的坐在酒桌前的椅子上,哼了一声说道:“大理寺乃是刑狱重地,威重严苛之所在,岂能因为某些人的身份背景便多有照顾?”

    刘玄意犹如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心中喜悦一下踪影全无,战战兢兢说道:“微臣知罪。”

    领导说啥就是啥,哪怕说的不对,身为下属也不能当众辩驳。

    非得跟领导辩出个一二三,哪怕明明你有理,那也是傻子……

    刘玄意不傻,当即认错,绝不还嘴。

    房俊在一旁揉了揉又被踹了一脚的臀侧,一脸幽怨。

    李二陛下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朝廷自有法度,尔这次肆意妄为,罪过难免,总是要给天下人一个交待。便在此间羁押几日,听候大理寺的调查审理做出判决,不可依仗身份在此仗势欺人,尔可知晓?”

    房俊赶紧点头:“微臣晓得。”

    这是题中应有之义。

    不管怎么说,他都有怂恿鼓动百姓冲击道德坊的嫌疑,这是大事,若是定罪说不得就要丢官罢职,而且必将承受天下所有世家门阀的诘难攻歼,所以他才会先行一步“投案自首”,就是要接着大理寺这块招牌遮风挡雨。

    若是按照他先前的计划将百姓们尽数释放,一切责任由他自己一肩担起,那么必然要成为众矢之的,世家门阀定然叫嚣着对他严惩。但现在因为李义府的自作主张,致使整件事有了替罪羊,让那些百姓当了替死鬼,形势便大大缓解。

    世家门阀也不一定就非得要房俊一撸到底,有着李二陛下庇护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只是想要一个交待,来继续保持世家门阀头顶上的光环和地位。

    这样一来,气势其实已然在不经意间减弱了不少。

    只要大理寺再做出房俊“无罪”的定论,便是再将房俊恨之入骨之人亦不得不偃旗息鼓。

    毕竟就算是世家门阀也不可能一条心的想要置房俊于死地,无论哪一个阵营,总是有一些人因为利益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而导致其“身在曹营心在汉”……

    *****

    房俊前往大理寺“投案自首”,而后被大理寺羁押的消息一瞬间便传遍整个长安,各界反应不一。

    世家门阀磨拳擦掌,认为皇帝这是已然在世家门阀的重压之下放弃了房俊,将其抛出来当替死鬼、背黑锅。一向被房俊死死压制的关陇集团更是群情振奋,弹劾的节奏陡然加快,力求将房俊干掉!

    而长安城的百姓却群情汹汹,鼓噪一片!

    房二郎这样的好官还要入狱,这还是大唐么,还是贞观朝么,还有天理么?

    若非房二郎铁面无私硬顶着世家门阀的压力掘了元家的祖坟,替那八十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昭雪冤屈,不知道还得有多少个那样的少女遭受如此酷刑惨死,说不定明天被杀了冲入墓穴殉葬的便有自家的闺女……

    整个长安城沸反盈天!房俊知道李二陛下定然会维护自己,即便是进了大理寺的监牢亦无任何忧虑之处。房玄龄久经官场早就修炼成精,之所以托病不去上朝亦是看通这一点,任由房俊去折腾也不沾边,免得届时旁人说三道四,反而不美。所以干脆躲到骊山的农庄里继续组织各地才俊编撰《字典》的大计,对房俊之事不闻不问。

    可是房家的一众女眷却看不透这一点……

    她们只是看到皇帝在世家门阀雪片一般的弹劾奏疏之下屈服了,将房俊打入大理寺的监牢等待处置。

    房家后宅之中,卢氏破口大骂……

    “咱家二郎辛辛苦苦为的是谁?还不是为了陛下才站出来跟那些心里生了蛆虫的世家门阀们打擂台,结果一点点的小错便顶不住压力将二郎抛出来当替死鬼,哪里有这般当皇帝的?有好处的时候吃相比谁都难看,有压力了就将臣子甩出来背锅,简直过分!”

    卢氏生性剽悍,才不管是不是皇帝,嘴上毫不留情。

    依着她的性子,哪怕李二陛下现在站在她的面前,为了儿子也敢上去啐一口!

    可是高阳公主就尴尬了……

    婆婆这口口声声辱骂的可是她的父皇,偏生在她看来骂得又很有道理,心里想要替父皇辩解几句都找不到说辞,只能花容黯淡在一边干着急。

    心里暗暗埋怨父皇办事不讲究,怎能将郎君丢进大狱呢?

    房家内宅最有政治天赋的自然要数武媚娘,只是再好的天赋也要亲身经历加以磨砺才会绽放出夺目的光华,只是掌握着房家财权的武媚娘现在显然还没有进化到能将天下男儿都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境界。

    虽然心中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否则家主房玄龄为何一副稳坐钓鱼台八风不动的模样?郎君可是房家未来的顶梁柱,若是郎君倒下了,房家的未来可就就一片黯淡,房玄龄不可能无动于衷。

    但是正所谓关心则乱,一想到大理寺监牢之中的郎君有可能遭受毒打、虐待、刑讯逼供,武媚娘就淡定不了……

    可她只是个妾侍的身份,这边又没有她说话的地方,只能心中焦虑,无计可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