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剽悍的武媚娘
    韦挺料到了武媚娘不好对付,但打死他也料不到这个看上去娇柔似柳妩媚如菊的小女子居然如此剽悍!那令狐德棻嘴里哀嚎咒骂步步后退,一张老脸已然被挠得鲜血淋漓面目全非!

    韦挺猛然想到,或许这就是房家媳妇儿的秉性?

    当年陛下要赐给房玄龄几个姬妾,卢氏宁愿大口喝下“毒酒”亦要以死相抗,这份剽悍的烈性连李二陛下都为之动容,再不敢提起这个念头。

    现在的高阳公主敢在刑部衙门之外将令狐锁打得重伤,武媚娘更是嚣张到就在这刑部大堂之内众目睽睽之下对礼部尚书令狐德棻“施暴”……

    房家媳妇儿的这门家风当真是“传承不断,青出于蓝”!

    “砰”的一声闷响,将大堂中众人已然惊呆的魂魄唤了回来。

    只见令狐德棻慌乱之间踩着了自己的衣摆,脚下一拌摔倒在地。虽然情形极是狼狈,不过却也因祸得福躲过了武媚娘张牙舞爪的攻击。

    武媚娘到底是个年轻妇人,总不能扑倒令狐德棻身上继续“施暴”吧?

    若是那样的话,估计令狐德棻唯有一死以谢天下……

    武媚娘钗横鬓乱气喘吁吁,叉着腰站在堂中俯视着摔倒在地的令狐德棻,高耸的胸脯急剧起伏,喘着气恨恨的啐了一口,娇声骂道:“老王八蛋不要脸,真以为我们房家是好欺负的?今日姑奶奶挠了你,但是还没完!若是殿下腹中胎儿有何意外,你就等着吾家郎君烧了令狐家的房子、掘了令狐家的祖坟,让你令狐家断子绝孙!”

    武媚娘怒视着满脸开花狼狈不堪的令狐德棻大声咒骂,那股子居高临下嚣张跋扈的气势,简直没谁了……

    高阳公主以手掩面,不忍直视。

    这个妹妹真的是太厉害了……

    令狐德棻只觉得浑身骨头这下子都摔得散了架,脸上更是火辣辣刺痛难忍。伸手一摸,才发现满手都是鲜血,这才知道自己脸上已然被这个恶毒剽悍的夫人挠得开了花。

    他自诩君子,又素来被朝中官员敬重钦慕,一贯自视甚高。

    可是接二连三的被房俊羞辱使得他颜面受损声望大跌,这才抑制不住心中的恨意狠下心来要报复房俊,谁曾想到居然被房俊的一个侍妾挠得破了相,一世英名算是付诸东流。

    明日此间之事传出,不知坊间会有多少穿凿附会之人加油添醋传遍天下,被一个年青妇人挠成这样,自己这张老脸哪里还能见人?

    更有甚者,是一旁捂着肚子哀哀娇呼的高阳公主……

    她腹中胎儿不仅是房家之后,更是皇室血脉,若是当真动了胎气出了意外,这个后果他令狐家怎么背得起?

    再想到刚刚武媚娘已然先用言语将令狐家的责任确定,就算自己此刻想要反悔,韦挺第一个就不干!

    这可如何是好?

    令狐德棻心慌意乱,急怒攻心,只觉得胸中发闷眼前一阵阵发黑,终于一口气没喘上来,向后仰倒在地,晕了过去……

    堂中诸人回魂,自然是一阵慌乱。

    高阳公主捂着肚子哀叫,令狐德棻死挺挺的躺直……

    韦挺一个头两个大。

    怎地倒霉事都叫我给碰上了?

    见到刑部诸官吏没头苍蝇一般不知如何是好,韦挺一股怒气发作出来,怒喝道:“都傻呆呆的干嘛?赶紧请御医、赶紧请郎中!”

    这两人无论哪一个在刑部大堂出了意外,自己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诸位官吏这才恍然,赶紧冲出去找郎中。至于御医房家先前已然派人去请了,更何况他们这些人也请不来御医呀!

    官吏们往外跑,令狐家的仆人得知家主晕了过去,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一出一进,愈发混乱。

    韦挺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正想要骂人,便见到门外几名御医打扮的人快步走来。

    两伙人挤在门口已然乱作一团,这几个御医哪里进得来?

    卫鹰可不知高阳公主是在演戏,他对房俊敬重无比视作父兄,心里只是想着万一高阳公主出现意外,自己便是一死也对不住房俊的信任!

    心中焦急万分,门口的官吏和令狐家的家仆还在推推搡搡挤作一团,顿时便恼了,手中的横刀连着刀鞘没头没脑的砸过去,嘴里大骂道:“都特么想死么?给小爷滚开!”

    他力气大,即便是刀鞘砸在人身上也是骨断筋折,更有一名令狐家的家仆一个不慎被砸在脑袋上,顿时鲜血迸流放声惨嚎。令狐家的家仆和刑部官员纷纷怒目而视,喝叱道:“大胆凶徒,敢在刑部撒野?”

    “你小子活腻了,连令狐家的人都敢打?”

    卫鹰心焦如焚,哪里管你令狐家还是刑部?他只知道高阳公主形势危急一时一刻也不能耽搁,只要能救得高阳公主腹中孩儿性命,便是将这些人统统杀了,那又何妨?

    他狞笑一声,大呼道:“都特么给我滚开!”

    手中横刀一抡,便是一片惨嚎。

    他身后俱是跟随房俊久经战阵的悍卒,与卫鹰都是一个心思,见到卫鹰出手,顿时纷纷拥上前去,拳打脚踢虎入羊群一般将所有人都放翻在地。

    摸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卫鹰急切的招呼御医:“御医,快快给吾家殿下诊治。”

    那几名御医心肝儿扑腾扑腾直跳,素闻房家强势,但是家将部曲就连令狐家的家仆跟刑部的官吏都像是揍三孙子一样往死里揍,那可当真是头一回见着!

    闻言不敢怠慢,赶紧小跑着迈过门口横七竖八的“躺尸”,向大堂内跑去。只是地上“躺尸”太多,迈步的时候难免踩到谁碰到谁,自然又惹起一阵哀嚎……

    韦挺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着门口处满地打滚的令狐家家仆和刑部的官吏,只能装作看不见。眼下最最紧要之事便是高阳公主的情况,以及令狐德棻的伤势。

    几名御医来到高阳公主面前,先是见礼,接着其中为首的御医子药箱之中取出一块雪白的帕子盖在高阳公主的皓腕之上,这才隔着帕子为高阳公主诊脉。

    只是把了一会儿脉,那御医的眉头却是越走越近。

    脉象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这是很明显的滑脉,乃是妊娠之状无疑。而且心脉洪、肺脉浮、肾脉沉,这位殿下面色红润中气十足,看似娇弱纤瘦实则体质很好,这哪里是动了胎气的征兆?

    御医心中疑惑,却是不敢大意,再三诊断无疑,这才开口说道:“殿下脉象……”

    话一出口,武媚娘便在一旁插话道:“当真是动了胎气么?”

    那御医一愣,心说我啥时候说过是动了胎气?

    惊愕的看向武媚娘,刚要说话,便见到这个娇柔妩媚的妇人那一双明媚清澈的剪水双瞳轻轻眨了两下,红唇轻启,用蚊蝇一般凑近了才能听得清的语音细声说道:“医官毋须担忧,房家定有厚报。”

    御医恍然。

    久处宫中,什么样的龌蹉事情没见过?

    武媚娘只是微微提点,他便明白过来——这是要搞事情啊!

    按说身为一个有经验、有资历的御医,这种事情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说什么也不会轻易答允。这年代子嗣乃是头等大事,谁敢轻易在这上面含糊?

    但是武媚娘的话语妙就妙在后一句。

    房家定有厚报……

    房家!

    别人家里的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掺和的,但是房家就少了许多顾忌。

    为啥?

    就因为房玄龄君子如玉、清廉守正,房二郎一身正气、敢作敢当!

    这样的人家答允的事情就一定做到,就算是事情出了意外也不会随便将黑锅甩给别人。更何况这样的人家又怎会去干那些伤天害理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