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男人要深蹲(下)
    刘玄意拎着一坛子江南黄酒指使狱卒打开牢门,信步入内,将酒坛子搁在桌案上,好奇问道:“二郎何以每日里皆要练习这种古怪的姿势,勤练不缀?”

    他今日下值早,此刻卸去官袍换上一身常服,世家子弟良好的气质和保养使得看上去气质温润俊朗帅气,颇有大龄青年那种成熟的魅力。

    房俊没说话,继续将一组动作做完,这才站直身体长长吐出口气,揉了揉发酸发胀的双腿来到一侧墙边,从干净的水盆中捞出帕子拧干,擦了擦额头的汗渍,走到刘玄意面前坐好。

    “这叫深蹲,能够锻炼双腿以及背后的肌肉,而且对于心肺功能、神经调节及激素分泌等一系列生理生化反应都有积极的影响。”

    见到刘玄意一脸懵圈不明所以,房俊只好说道:“听过这句话没有?男人练深蹲女人受不了,女人练深蹲男人受不了,男女都练深蹲,床受不了!”

    “总之一句话,无深蹲,不持久!”

    这句话刘玄意懂了,双眼晶亮,急问道:“当真?”

    男人怎么会排斥持久呢?

    不持久的想要持久,持久的想要更久……

    房俊肯定的点头:“当真!”

    刘玄意打开酒坛子上的泥封,又命狱卒拿来几碟小菜,亲自给房俊面前的酒杯斟满,眉花眼笑道:“那回头可得将这锻炼方法传授给愚兄,只是不知二郎这方法得自何处,效果如何?”

    房俊顺口胡诌道:“乃是神医孙思邈所创,你说效果如何?”

    他现在几乎已经养成了习惯,但凡遇到难以解释之事便一股脑的推到那个孙思邈身上。反正那老道云游四海行踪无定,又哪里知道自己凭白多出了无数的本事?

    刘玄意愈发兴奋了,一刻都等待不得,急忙令狱卒取来纸笔,催促道:“写下来,写下来。”

    孙思邈那是什么人物?

    在大唐人眼中那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

    他老人家创出来的法子自然是不可置疑的好用,哪怕他老人家说练了之后能增长一寸,照样有人信……

    房俊倒也不藏私,将深蹲的动作要领等等关键之处一一写下,交给刘玄意。

    一旁的几名狱卒尽皆伸长了脖子,贼眉鼠眼的偷窥纸上文字。房俊笑骂一声,说道:“天天看着我在这里锻炼,哪里还用得着去看这文字?”

    一个狱卒陪着笑,说道:“素闻天下间的武学尽皆是内外兼修,不仅仅要懂得招式,更要深明心法,内外交融,方能成就不世之绝学。若是吾等之关注招式而不明心法,万一练得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房俊大笑道:“走火入魔岂不更好?内息岔气血脉贲张,绣花针变成降魔杵,家中娘子当会喜极而泣。”

    牢内一阵大笑。

    狱卒们境界低,与房俊并没有实质上的利害关系。只是觉得这位身为华亭侯、帝婿、京兆尹的高官没有一点架子,言谈举止之间大多时候都是跟狱卒们平等交流,让人得到前所未有的尊重。

    自然是好感愈多。

    刘玄意则珍而重之的将纸张反复折叠,贴身放好。

    房俊奇道:“刘大哥未几而立之年,便已经身虚力短不耐久战?”

    刘玄意反问道:“二郎未几弱冠,难道便要凭借此法降妖伏魔?”

    房俊道:“自然不是,谁不想更勇猛一些呢?”

    刘玄意大笑道:“英雄所见略同!来来来,为了男人的战斗力,满饮此杯。”

    房俊也笑了,这刘玄意当真有趣,举杯同饮。

    放下酒杯,刘玄意打量房俊一番,赞叹道:“以往素闻二郎性格耿直刚猛,现在才知道二郎家中之女眷亦是巾帼不让须眉,佩服,佩服!”

    牢内消息闭塞,就算大理寺对于房俊的看管不严,也不可能随时随地让房家的家仆前来侍候。房俊对于刚刚发生在刑部的事情一无所知,闻言有些诧异,问道:“不知刘大哥此言何意?”

    刘玄意遂将房俊两位妻妾大闹刑部之事详细告之。

    房俊一脸阴翳。

    从刘玄意话语之中,他便知道高阳公主所谓的动了胎气纯属扯蛋,这必然是武媚娘的鬼主意。

    但令狐德棻倚老卖老坚持要拿房遗则问罪,则必然有着惹怒高阳公主动了胎气的可能。

    明明就是你令狐家挑起事端行事龌蹉,却还要害得自家老婆冒着风险前去捞人,这就是你令狐德棻的不对了。

    真当我房俊只会玩嘴炮,不敢对你令狐家下手?

    房俊一言不发,只是微微眯起眼睛,凶光毕露。

    刘玄意吓了一跳,赶紧提醒道:“二郎休要胡来,那令狐德棻德高望重资历甚老,朝中关陇一系的官员受其教诲者不知凡几,若是与他硬碰硬,得不偿失。”

    房俊哼了一声,不以为然道:“多谢兄长提醒,只是某房俊落得今日要依靠家中女眷出头的田地,若是不能以怨报怨,何以还有颜面立于天地之间?”

    刘玄意无语,都说这人是棒槌,果然如此……

    你家那小妾将令狐德棻挠得满脸桃花开,此事早已疯传关中,令狐德棻颜面尽丧。这还不算,后来更是逼得令狐德棻回家之后便典卖田地家产,以便凑足给房家的赔礼。

    都这样了你还打算报复人家?

    喝着小酒,二人闲聊,甚是惬意悠闲。

    只是若非此间乃是大理寺的牢狱实在是风格有些诡异,也算是清风明月一场快事……

    浅浅的呷了一口甘醇的黄酒,房俊问道:“刘大哥今日言辞吞吐,神情扭捏,难不成是心中有事要与小弟畅谈?若是当真如此,那边速速说来,这般藏着掖着着实令小弟这个直肠子难受得紧。”

    刘玄意腹诽:你是直肠子?

    若是你敢当着江南士族、关陇集团的人这般说话,怕是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你!就你那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全都是阴谋诡计阴险狡诈,挖了坑还不管埋的那种……

    不过腹诽归腹诽,刘玄意还是说起正事儿。

    “愚兄谋求外放,吏部那边大抵应该安置在江南一带,二郎你对那边比较熟悉,不知可否为愚兄引荐几位故友?”

    房俊就明白了。

    “蘇州?”

    刘玄意一愣,心中暗赞房俊的反应是真的快,而且也看得出房俊心中对于政治上的变化有着最敏锐的触觉,否则为何自己只是说出了半截话,人家便能猜个正着?

    刘玄意点头说道:“没错,蘇州别驾。”

    大唐的行政区划分为“道州县”三级。

    唐朝的道由于始终以监察为目的,并无长期设置的长官,一直到后期被节度使等掌控这才有了实权。各州置刺史,为最高行政长官,但是按照州级别的不同其品级也不同,自从三品到正四品下不等。刺史下有别驾、长史为辅,别驾曾在中唐时期一律改称长史,但后又复置,常由王子勋贵担任。

    刘玄意承袭自其父刘政会的这个“渝国公”虽然声名不显、封地不多,但到底也是开国公爵,担任一州别驾自然是绰绰有余。大理寺的副手看似风光实则掣肘之处太多,别说是他,便是大理寺卿孙伏伽要面临多少压力?京中权贵多如牛毛,正应了那句“一板砖儿下去砸死十个人,里头有八个处级”……蘇州別駕也是副手,但是权力却要大得多。

    不得不说,刘玄意谋求外放,这是一步好棋,一下子前程便海阔天空起来,远胜于京中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长安城的渝国公就是个屁,但是到了蘇州,怎么算也是一方大神,谁敢轻视?

    与刘玄意这几日相处不错,房俊也乐得送个人情。

    便说道:“那稍后小弟便给蘇州刺史穆元佐修书一封,他是自己人,兄长过去之后定然会多加照料。”

    这一句“自己人”,刘玄意自然心领神会……

    举起酒杯,刘玄意说道:“谢谢这样的话语,愚兄就不多说了,俗气,此事记在心中了。”

    房俊笑着摆摆手:“如此甚好,不过小弟还得给兄长讲讲这深蹲的要领……”

    刘玄意当即放下酒杯,凝神倾听。

    那股子认真劲儿,可比升官带来的兴奋感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