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定罪
    房俊一直认为历史是有惯性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前面一千年无数的因,才会结成一千年后的果,人类遵循着这股惯性前进,会一次又一次的踏进同一条河流……

    每一个人皆不同,当修为臻至巅峰可以在任何一个领域之内超凡入圣,可以济世安邦可以解万民于倒悬,甚至可以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毫无顾忌的殉道。

    但是在茫茫人世间,由无数个“个人”所组成的阶层却完全不同。

    当无数人聚集在一起有了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述求,这个凝聚了无数人意志的阶层便成了一条汪洋大河,前进的方向绝对不会因为任何的原因所改变,这个阶层里的利益群体不会背叛自己的阶级、自己的利益。

    利益驱动着人类社会前进的方向,自然总是挣脱不掉这条河流的束缚……

    就在房俊被大理寺羁押的日子里,长安城中并不平静。

    雪片一样的弹劾奏疏继续飞进政事堂、飞进太极宫,在看到房俊即将被严惩、李二陛下即将低头的这个关键的节点,关陇集团自然是不遗余力的加强攻势,希冀于依靠不停的施压迫使李二陛下早日低头。

    其余的几大政治派系却反应不一……

    江南士族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态度是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这原本就无可厚非,一则皇权与关陇集团的碰撞绝非是私人恩怨,李二陛下打压世家门阀的心思早已昭然若揭,所谓朋友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敌人。再则,房俊在江南大刀阔斧的动作早就使得江南士族们怨声载道,一日兴盛过一日的市舶司看得江南士族们眼红,他们认为市舶司的每一贯钱都是从他们身上剜下去的肉,若是没有市舶司的寻在这些就都是他们的财富,却从来没有人能够意识到“规模理论”的重要性。

    给关陇集团站脚助威,在一旁煽风点火自然就成为江南士族的策略。

    只是若是让他们赤膊上阵,却终究是不肯的……

    山东豪族的表现就低调得多。

    他们就只是做山观虎斗,反正双方无论谁胜谁负,都不会改变自己在以后的日子里继续遭受打压的现实……

    倒是寒门官员的反应比较激烈。

    在他们看来,齐州房氏原本就是当地的一个小土豪,只不过是在房玄龄崛起以及娶了卢氏嫡女之后,齐州房氏才会渐渐成为显赫一方的家族,但是同那些世代簪缨的门阀世家完全是两回事。

    就算是再寒的寒门在除了一位房玄龄这般人物之后,也必然会一跃成为一方豪族,这件事就是每一个寒门士子最终极的目标——通过自己的努力,显赫家族,光宗耀祖!

    故此,房家就是所有寒门的代表。

    房家现在配合皇帝陛下打击门阀世家,这正是寒门愿意看到的,不支持房俊支持谁?

    于是在关陇集团卯着劲儿弹劾房俊的时候,朝中所有的寒门官员几乎都站出来声援。

    朝中形势一度混乱不堪……

    李二陛下对此喜闻乐见。

    他是个雄才大略的君主,从来都不怕斗争。

    房俊的那一句“以斗争求团结”的话语可谓甚得李二陛下之心,斗争才能团结,团结才能平衡,平衡才是王道!

    一潭死水相敬如宾,那么皇帝就危险了……

    大理寺对于百姓冲击道德坊一案的审理速度非常快。

    不快不行,上面有皇帝敦促,下面有无数人盯着,谁敢拖延?

    很快,审理结果便出来了,一面上报皇帝,一面公之于众。

    “元氏暴戾,虐害幼女,八十一条人命尽数制成人彘充入墓穴殉葬,天怒人怨,故而形成民愤。京兆尹房俊在审案过程当中言辞不当,对百姓之情绪有误导怂恿之嫌疑,失职妄为。两相叠加,导致百姓民怨沸腾,这才酿成冲击道德坊元家之事。幸而京兆府反应迅速,在案发之后当机立断,对于冲击道德坊首犯以及杀害、歼淫、偷盗者数十人快速审理确认无误之后当即判决执行,起到了安定人心、以儆效尤之效果……”

    这就是大理寺的审理结果。

    说轻不轻,说重不重。

    到底还是将怂恿鼓噪百姓的罪名按在房俊头上,这也是必然之事,他在明德门下的话语虽然没有一句明示,但是字字句句都包含煽动,其罪难逃。

    但是随后的肯定性言辞则算是为房俊脱罪。

    这种事情如何量刑、如何处置最终要看的还是造成的后果。

    道德坊被冲击是大事,但是受害者仅限于元家,这就将影响降低到最小。而将元家的罪名坐实,则进步一减轻了房俊的责任……

    关陇集团自然不满意。

    整个元家嫡支都被毁了,只余下一些偏支远房的小鱼小虾,这相当于一个簪缨世族烟消云散,从此之后再无半点政治影响力,世家门阀们如何接受?

    先是江东陆氏,再是关中元氏,这房俊简直就是一个“门阀毁灭者”,若是不能给予其狠狠的教训,日后说不定这棒槌就干得顺手了,专门盯着世家门阀搞事情……

    故而针对大理寺不痛不痒的审理结果,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弹劾风潮。

    朝堂上也开始了新的博弈。

    对于这一切,房俊冷眼观之。

    他是当事人,但是事情的走向早已不在他的掌控之内,现在能够期待的就是李二陛下的决心程度,是一意孤行战斗到底,还是稍作退让以图再战。

    这两种态度将决定他的结局。

    若是前者,他不但不会受到惩罚,反而会得到一个“正义斗士”的奖状,立即官复原职,或许还有赏赐。

    若是后者,罢官去职便是预料之中,想必是要蛰伏一段时间慢慢沉淀,等待下一次的机会……

    李二陛下提出了对房俊的处理结果。

    官复原职,剥夺其侯爵爵位,降为华亭县子,罚金万贯,用以赔偿元家大火当中被波及的无辜民宅。

    关陇集团强烈反对,但是在寒门官员的支持、江南士族的沉默之下,李二陛下一意孤行,事情便如此敲定。

    关陇集团失望到极点。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他们几乎已经预感到房俊被释放之后官复原职,将会对关陇集团展开如何狂风骤雨一般的报复行动。房俊是京兆尹,整个京兆府都在他的管辖之下,这正是关陇集团的根基之所在,房俊只要有所动作,便算是碰触到关陇集团的命门,怎么可能不紧张?

    以马周、孙伏伽等人为首的寒门官员则在这次风波之中大获全胜,并且趁机站到了与世家门阀斗争的前台!

    朝中格局再次出现微妙的变化……

    *****

    大理寺门外,扫净积雪的大街上愈发显得清冷。

    孙伏伽为首,包括刘玄意在内的一干大理寺署官尽皆站在衙门前,冲着房俊施礼。

    房俊回礼,笑道:“叨扰多日,幸得诸位厚待,着实令在下有乐不思蜀之感。”

    一众大理寺官员尽皆无语……

    当我们这儿是青楼楚馆呢?

    既然乐不思蜀,那您咋不多留几天?

    孙伏伽眼皮跳了跳,觉得尽快结案实在是一个无比英明的决定。这小子行事肆无忌惮,谁知道哪天会不会将大理寺再给闹腾一遍?

    现在将这位瘟神送走,您乐意祸害谁就去祸害谁吧……

    “二郎英姿勃发,实乃大唐最出类拔萃之俊彦,些许挫折便将它当做一种磨砺,以后行事当以此为戒,勿要冲动才好。”

    孙伏伽坦然说道。

    房俊点头受教,人家有资格说这样带着教诲意味的话语,而且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本身也是一种态度。

    寒门官员的态度。

    房俊概然说道:“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义之所当,千金散尽不后悔;情之所钟,世俗礼法如粪土;兴之所在,与君痛饮三百杯!”

    这是他的态度。

    他就站在历史的一边,知道历史的大势,更知道如何做才能老百姓活得更好。

    随着滚滚洪流浩浩荡荡一路向前,不管前边有多少艰难险阻,吾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