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温情
    卢氏早就对房玄龄不满。

    儿子进了大理寺监牢,这老东西说什么“尔等勿扰,陛下自有定夺”,便颠儿颠儿的装病跑到骊山农庄去了。你倒是全了自己的清名,亲儿子进了大狱都不闻不问,可是万一儿子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

    就连三郎被人诬陷,最终都是连个儿媳妇出面,完全抛去了女人家的矜持大闹刑部这才将人给捞了回来,房玄龄还是不闻不问……

    这时候一腔怨气尽数发泄,将房玄龄喷得面红耳赤,恼羞成怒。

    只是这个出身高门的老妻性格之泼辣实在是让房玄龄怵头,以往无数次的交锋也俱是以他落败而告终,这时候自然不会愚蠢到正面硬刚,丢下一句“妇人之见”便甩袖避如书房,眼不见为净。

    至于此举是否会影响到他在家中的威望,却是全然不在意。

    话说,威望这种东西他在家中就从来都没有过!

    既然不曾拥有,那又何谈失去呢……

    家中老少皆对卢氏之强势习以为常,房玄龄退避三舍,亦未觉得有何不妥,所谓习惯成自然也。

    房俊又向大哥大嫂施礼。

    大嫂杜氏心疼房俊,自是好言抚慰。房遗直大模大样的端然稳坐,受了房俊一礼,摆起兄长的谱。

    “吾辈读书进学,是为晓事明理,为官一任,是为造福苍生。尔既然身为一府之父母,为陛下守牧一方,自当兢兢业业如履薄冰,每日三省吾身,时刻诵读圣人教诲,去芜存菁。怎能怂恿百姓冲击京城,以至于造成不可挽回之恶劣结局?今后当谨言慎行,循规蹈矩……”

    房遗直对于在房俊面前摆起兄长的架子甚为舒爽。

    不知从何时起,这个在他眼中顽劣不堪愚钝如朽木的二弟便成为一颗耀眼的明星,绽放出璀璨的光滑绚烂夺目。外人言及房玄龄诸子,只知有房俊,而不知有他房遗直……

    这在房遗直看来简直不可理喻。

    等到房俊平步青云一般一步步走上京兆尹的高官职位,房遗直才不得不认清现实,那就是二弟的成就早已将自己远远超过。

    故此,能够这般义正言辞的教训房俊一番,那性情不是一般的爽快!

    你房二就算飞上天去,那不还是得叫我一声大兄,我教训你几句,不还是得乖乖的听着?

    只是他开头几句说得字正腔圆意气风发,说到后来却是声音越来越小,也越来越心虚,只因老娘卢氏那灼灼的目光狠狠的盯着自己,让他一阵心惊胆跳。

    直至额头冒汗,再也说不下去……

    卢氏盯着长子,淡淡说道:“说完啦?”

    房遗直眼珠儿转转,心虚道:“只是警示二弟几句,那啥……”

    “警示?”

    卢氏眼睛都竖起来了,怒叱道:“用得着你警示?你身为兄长,在幼弟有难之时自当挺身而出,可是你呢?躲在家中毫不过问,二郎被大理寺收押,三郎被刑部缉拿,最后还要依靠你两个弟妹前去将人捞出来,妇道人家抛头露面也就罢了,还得在刑部大堂之上撒泼!人家将女儿嫁到我们房家,是要我房家当牛做马的使唤吗?你这样一个兄长,还有什么资格教训兄弟?”

    卢氏越说越来气,手掌将桌子拍得“砰砰”响,言辞激烈。

    她是个刚烈的性子,一辈子最是好强!

    可是偏偏生了这么一个迂腐懦弱的儿子出来,如何能不痛心疾首、失望透顶?

    一屋子人全都吓得站了起来,聆听卢氏发飙……

    房遗直面色惨白,战战兢兢,一句话都不敢说。

    杜氏眼圈儿微红,甚是难堪。她也觉得房遗直迂腐,性情又懦弱,只是好歹也是房家长子,在一众兄弟姊妹面前被卢氏这般训斥,颜面何存?

    谁都不敢吱声。

    房俊苦笑一声,他尚不知家中曾经发生何事,只是依照母亲这个时候的怒火来看,定是对大兄失望至极才会表现得如此强烈。

    房俊赶紧对房遗则和房秀珠使了个眼色。

    这二人皆是鬼灵精,顿时领悟,趁着卢氏喘息的间歇对着房俊施礼道:“弟弟(妹妹)给二兄施礼。”

    房俊说道:“一家人,何须如此?为兄性子有时粗疏一些,难免对弟弟妹妹们照顾不当,有所疏漏,还望弟弟妹妹不要在意。吾等一母同胞,血脉相连,自当互敬互爱相互帮扶,若是二兄又是说话重了一些,啰嗦一些,尔等不要心存埋怨,当知二兄爱护尔等之心坚韧不拔、永不褪色,便如同大兄对我一般。”

    “弟弟(妹妹)领会,请二兄放心便是。”

    房遗则和房秀珠齐声说道。

    卢氏一肚子火气只得恨恨的咽了回去,瞪了房俊一眼。

    你们兄友弟恭,拐弯抹角的维护大兄,感情就我是个恶人?

    卢氏忿忿起身道:“翅膀都硬了,不听老娘的唠叨了是吧?懒得理你们!”

    一甩袖子,转身进了后堂。

    未几,便听到“砰”的一声轻响,有瓷器坠落于地的声音。

    接着便是房玄龄的怒吼:“你这是发什么邪火,与我这茶壶何干?这可是蜀中大邑窑的极品白瓷……”

    然后声音便在卢氏的怒斥当中淹没。

    堂中诸位兄弟面面相觑,齐齐在心中替老爹默哀……

    房遗直面有愧色,看了房俊与房遗则一眼,说道:“二弟三弟,这个……那个……”

    刚刚房俊的言辞实在替他维护,他如何听不出来?此时也觉得自己太过薄情,做的好像有点过分。想要对房俊和房遗则说些什么,但是嘴里吱吱唔唔,却拉不下脸来说出道歉的话语……

    房俊呵呵一笑,上前拍了拍房遗则的肩膀,回首看着房遗直说道:“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自当守望相助。过去的事情莫要提及,且行且珍惜。”

    房遗则心中温热,狠狠的点点头:“嗯!”

    暗暗发誓,往后定当勤练拳脚熟悉弓马,若是再有谁敢欺辱房家人,定然叫他好看!

    房遗直却是微微尴尬。

    这也怪房俊现在久处高位,不经意间官威便倾泻而出,掌握了主动权。

    搞得就像是房遗直在接受房俊的教诲……

    不过二弟的话说得倒是有道理,既然是手足兄弟,那就是一生一世的牵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想要分也分不开。

    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自己也别管什么圣人道理、微言大义了,帮理不帮亲,总得护着兄弟不能让兄弟反过来护着他才好……

    杜氏也与高阳公主、武媚娘站在一处,看着神态各异却心意相通的三兄弟,尽皆嘴角带笑。

    高阳公主生于帝王之家,天家冷漠,便是兄弟手足之间何曾这般相互亲近、互相砥砺?不在你的背后捅刀子都算是好兄弟了……

    武媚娘更是感触颇深。

    武家兄弟心思龌蹉性情凉薄,又自私自利目光短浅,从小到大她与姐姐妹妹何曾感受过这等兄弟手足的情分?便是碗里被母亲偷偷的多夹了一块肉都会抢夺过去……

    有称心如意的郎君,有看似剽悍实则护短的婆婆,有宰执天下却充满人情味儿的公爹,更有这些相互扶持互敬互爱的兄弟妯娌,人生至此,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这里才是自己的家啊……

    房遗直不太适应这般温情脉脉的情况。

    他觉得浑身不自在,太煽情,便干咳一声,说道:“二弟今后还应当小心翼翼才是,爵位降了就降了,要修身养性,千万别被关陇集团抓住痛脚,下一次也就没有这般幸运了。”

    房俊哼了一声:“小心翼翼?在我这里绝对不存在的!既然敢惹我,那就得做好承受后果的代价!”

    都等着吧,不砍掉你一块肉,怎么对得起这么多天的监牢生涯?

    都害得哥们留案底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