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宰辅之才
    在关中,房俊是一个很奇特的人物。

    他毁誉参半,褒贬不一……

    在寻常百姓眼中,房俊是一个爱民如子甚至肯为百姓的冤屈豁出去前程的好官,他公正严明、威风懔懔,故而百姓为他立生祠、颂功德,赞其为“万家生佛”,是传奇中的传奇!

    而在门阀贵族和世家子弟眼中,房俊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棒槌,发起疯来不管不顾,根本就没有一丝半点的所谓绅士教养、贵族气质。

    偏偏还专门以打击世家门阀来博取自己的名声,简直虚伪狡诈令人切齿痛恨,恨不得生啖其肉!

    但是在李二陛下眼中,抛去那些华丽的赞美、污秽的辱骂,是房俊对于大唐这艘超级大船能够乘风破浪笑傲四海的无比贡献!

    销售玻璃敛取的巨额财富,一日强过一日的神机营,骊山农庄、华亭镇两种截然不同却又行之有效的生产新模式,江南船厂为帝国水师纵横大洋所提供的强大的技术……

    正是因为这一切,所以哪怕西域那边烽火连天牵扯了大唐太多的精力,李二陛下依然可以畅想着水路并举摧枯拉朽的荡平高句丽,成就他千古一帝的不世伟业!

    故此,李二陛下怎么可能在关陇集团的压力之下便放弃房俊?

    他早已打定主意,不管房俊如何嚣张跋扈、如何胡作非为,只要他不造反,那就送他一个一世富贵,送他房家一个与国同休!

    神龙殿里,李二陛下捧着一卷薄薄的策划书,不时抬眼看看面前装模作样一副温润君子形象正襟危坐的房俊,眼皮下意识的跳了跳。

    太狠了……

    不出意外的话,这本策划书的内容一旦传扬出去,必是关中震荡、骂声一片!

    这简直比掘了关陇集团的祖坟还要严重!

    李二陛下皱了皱眉:“这个……会不会有些过分了,有可能引起关陇集团的全力抗拒,甚至逼迫得他们狗急跳墙?”

    他很欣赏房俊的策划,但同时也有些担心。

    别看那些簪缨世族标榜自己什么诗书继世、耕读传家,其实他们口中的“铜臭”同样是家族最最基础的根基。就算是文名播于天下,就算是礼仪冠于古今,照样需要钱!

    没钱,韦家、杜家如何能够后来居上,与传统的“八柱国”渐渐呈现分庭抗礼之势?

    没钱,长孙家如何能够牢牢把持关陇集团核心的地位?

    没钱,他陇西李氏如何能够顺应天命、人心所向,水到渠成的定鼎天下?

    断了关陇集团的财路,岂不等同于杀了他们的父母?

    这万一关陇集团逼不得已铤而走险,那可就玩大了!

    房俊微微摇头,肯定说道:“不会。”

    李二陛下奇道:“何以如此笃定?”

    房俊道:“钱财乃是一个家族屹立不倒甚至发展壮大的必要因素,但是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唯有人才那才是最重要的。自古以来造反者鳞次栉比层出不穷,可是哪一个是因为嫌弃自己钱少而造反的?钱财是肉,割点肉死不了人。”

    李二陛下想想,也挺有道理。

    继而看着手中的策划书,又问道:“可是这个商税……现在华亭镇的商税之法已然引起天下哗然,每日里奏章无数,尽是反对之声。你这堂而皇之的想要将商税推行天下,并且是丧心病狂的十税一,难道是想要重现隋末天下四处烽烟之盛况?”

    李二陛下难得开了一句玩笑……

    他认为房俊的这个策划就是个玩笑。

    华亭镇的那种税率已然搞得天下舆情汹汹,掌握着大量商业的世家门阀们苦不堪言,看着无数的货殖在自己面前流过而不能在其中分一杯羹,那是何等的憋屈和幽怨?

    你小子现在居然还想让全天下的商税都按照华亭镇的方式来实行,只征收生产和销售这起始于重点的两项税收,并且是沉重到夸张地步的十税一……

    是看朕这江山坐得稳当,想要朕也尝尝当年隋炀帝天下烽烟四面楚歌的滋味儿么?

    房俊就笑了笑,镇定道:“陛下勿忧,不会的,因为……关陇集团会赞成这个税率。”

    李二陛下有些懵……

    这句话的意思他懂。

    关中稳,则天下稳。

    只要关中稳定,那整个天下就还是大唐的天下,无论江南士族亦或是山东豪强都翻不出什么浪花来。大唐雄狮绝大多数都宿卫在关中,只要天下任何一处发生叛乱,大军随时可以背靠关中,出四关,平定天下。

    但问题是,你这策划书里刚刚断了关陇集团的绝大多数财路,已然是惹得一片怒火,关陇集团不造反都算是忠臣了,又岂会跟天下士族门阀唱反调,赞同十税一的税率?

    房俊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黑脸上云淡风轻似乎有一种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老神在在,很是享受李二陛下此刻“不耻下问”的态度。

    能在皇帝面前装逼,那感觉的确很爽……

    只不过李二陛下何等样人?

    早已将权谋心机玩弄得出神入化,房俊脸上只是微微的一点得意露出来,便敏锐的察觉。

    皇帝陛下微微侧过身子,左手支在地席之上改变了重心,右腿毫不客气的踹出去。

    正中房俊大腿。

    房俊正心里舒爽,冷不丁的一下被踹了个趔趄,差点翻倒在地,愕然道:“为什么踹我?”

    李二陛下黑着脸,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在朕面前装神弄鬼,皮子又发痒了?”

    房俊吓了一跳,赶紧正襟危坐。

    被皇帝踹两脚没事儿,但是惹恼了挨一顿板子就不好了。

    自己出狱之后只是与家人见了一面,便拿着这些时日在狱中写好的策划书来见李二陛下,家中娇妻美妾还没有来得及安慰安慰呢。这要是一顿板子下去又得在床榻之上趴个十天半月,岂不是害得对自己日盼夜盼的娇妻美妾一腔柔情成空?

    长时间的慾求不滿,被绿的几率将会成倍增加……

    房俊赶紧一本正经道:“微臣之所以会说关陇集团会赞成这个税率,就在于一句话——民不患寡,而患不均而!”

    李二陛下愣了愣,略一思索,便即明白过来。

    心里暗暗称奇,这小子年纪轻轻倒是能将人心瞧得透彻!

    先将关陇集团的财路斩断,继而推出十税一的税率,这就出现了一种必然的情况——山东豪强也好江南士族也罢都会全力抵制这种堪称严苛的税率,而关陇集团则会默许甚至是公然支持。

    为什么关陇集团会支持?

    很简单,平衡!

    财路被房俊斩断,关陇集团的财力必然一落千丈,与江南士族和山东豪强的对比之中便处于劣势。此消彼长,关陇集团的地位必然受到挑战。而十税一的税率看似一视同仁,但是那些收入多的显然就要吃亏得多……

    一百贯的十税一,跟一万贯的十税一能一样么?

    关陇集团财路被断,却少交了税,发展起来更快一些,因为负担轻了;江南士族和山东豪强则要承担皆的税务,发展势头必然受到重挫。

    这种情况下,关陇集团怎么可能不支持十税一的税率?

    只要关陇集团支持,那么关中就一片风平浪静;只要关中稳定,天下谁敢找死的去造反?

    分分钟消灭掉……

    既然没人敢造反,那么这个税率就必然要被推行下去。

    至于十税一的税率是不是猛于虎的“苛政”,看看华亭镇就知道了。虽然税率翻了好几倍,但是取缔了那些杂七杂八名目繁多的各地“俚税杂税”,朝廷征收的税额反而节节攀升!

    这正是李二陛下愿意看到的。

    地方征收的杂税少了,实力必然削弱;中枢收缴的税收多了,自然愈加强壮!

    干强而枝弱,这才是长治久安之道!

    李二陛下心底赞叹,这小子还真是不枉自己的夸赞,当真是有宰辅之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