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踹你不需要理由
    从大局入手,环环相扣,将人心算计的淋漓尽致。

    李二陛下都忍不住惊奇了,这黄口孺子怎地能有这份心机?

    或许于政治之上尚缺乏霹雳雷惊之手段,但是这绝非是天赋便能拥有的能力,需要在漫长的仕途当中不断的斗争、磨砺,才能手执日月、宰执天下。

    但是房俊的这份天赋却令他惊叹不已……

    难不成这就是老成持重的房玄龄与世代簪缨的卢氏嫡女双方优秀血统多结合出来的奇葩?

    这一刻,就连一向对于自家子嗣无比优越骄傲的李二陛下,也不得有些嫉妒了。

    简直就是天才一般的人物啊!

    不过不管心中如何赞许肯定,李二陛下是绝对不会再面上显露半分的。这混小子虽然有才华,但是棒槌的性子也非同凡响,一旦自己夸赞两句这小尾巴翘起来,还指不定给自己惹出什么天大的乱子来……

    同房俊的才华带给他更多惊喜和惊叹一样,房俊闯祸的本事也时常使得他头痛和烦躁!

    这家伙若是能省点心就好了……

    李二陛下有些幽怨的看着房俊,为啥世间之人和物就不能十全十美呢?

    真是遗憾啊。

    殿内安静下来,几名宫女垂收肃立一侧,青铜兽炉里的檀香一缕一缕飘散,释放着淡淡的檀香味,凝神静气。

    李二陛下捧着策划书,再一次斟酌起来。

    此事事关重大,可不能被房俊这小子忽悠着自己就热血上头,总归要细细探究其中的各种可能。哪怕当真如同房俊所猜想那般进展顺利,也还是有一桩桩一件件的善后事宜需要妥善处理。

    他是皇帝,即便是想要扶持寒门压制门阀,既要注意其间的尺寸,万万不能因为自己的决策而引起天下动荡。

    当然,一旦房俊的这个策划得以施行天下,将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为中枢敛聚大量财富,东征高句丽指日可待,李二陛下如何能不用心?

    房俊带着有些无聊,可是李二陛下未曾明示他退下,他又不敢走。

    手里婆娑着茶杯,感受着滚热的茶水将茶杯烫得温热,心情很是平静。

    宫女一个个身姿窈窕,哪怕是低着头亦可看到那挺拔娇俏的鼻梁。只是李二陛下就在面前,房俊没胆子欣赏美色,目光便自然而然的微微侧过去,透过明亮的玻璃窗,透过殿前的雨廊,投注到雨廊外墙角出那一排挺拔的青松上。

    有白雪覆在青松的枝叶之上,压弯了枝叶树桠,树干却依旧笔直挺拔。

    忽而,一道人影自青松后面的墙角处转出,径自向正殿这边行来。

    一身月白色的道袍清冽宽松,身姿绰约修长,一头乌黑的秀发在头顶盘了个发髻,用一支再也寻常不过的玉簪固定。

    唇红齿白,眉目如画。

    那一截儿白玉也似的玉颈如同天鹅一般修长细腻,行走之间步履如莲,优雅轻盈。

    正是多日未见的长乐公主。

    有风吹过,青松之上的积雪簌簌落下,随着风漂浮飞荡,宛如飞絮一般萦绕在长乐公主身周,放佛凌波而来、踏雪寻梅。

    优美而凄凉。

    房俊眼神便有些发直……

    心中怜惜之意顿生。

    宫闱重重,深似海。

    一朝入宫门,女人的一生便已然注定,所有的青春、情爱、荣辱、苦乐、悲痛,便都扎根在一方庭院楼宇之中,苦熬着岁月峥嵘,陪伴着花开花落。

    皇帝的妃嫔如此,此时的长乐公主依然如此。

    这一方天底下最尊贵的殿宇之中,对于长乐公主来说,却蕴藏着天底下最深邃的寂寞和最凄苦的无助……

    莫名的,房俊便想起那一句“夜耿耿而不寐兮,魂憧憧而至曙。风骚骚而四起兮,霜皑皑而依庭。日晻暧而无光兮,气懰栗以冽清”……

    那是一种凄凉的美。

    殿外,正向着父皇寝殿而来的长乐公主被天下飘落的积雪落在脖颈上,凉凉的,痒痒的,下意识的一偏头。身后的宫女急忙上前用手中的大氅裹在长乐公主身上。

    而长乐公主正因为这个角度,目光透过大殿的玻璃窗迎上一道眼神古怪的目光,顿时微微一愣。

    那目光之中充盈着惊艳、赞美,还有……怜惜?

    长乐公主秀眉微微一挑。

    本宫宠冠殿下诸子,你哪儿来的怜惜?

    就因为现在本宫乃是和离之人么?

    长乐公主咬了咬嘴唇,心中有些不忿……

    殿内。

    李二陛下抬起头来,似乎想要询问房俊一些什么,见到房俊手捧茶杯扭头向外的姿势放佛定格,心里边略微有些好奇,顺着房俊的目光看过去,李二陛下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小王八蛋这是在觊觎自己的嫡长女么?

    看着房俊那痴痴的神情,李二陛下气不打一处来,再次一脚踹了过去。

    这一次比刚刚那次更加猝不及防,房俊的心神完全被院中长乐公主的身影所吸引,冷不丁的臀侧吃痛,一股大力涌来,顿时将他踹得歪倒。

    手里的茶杯更是脱手掉落。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摔成碎片,茶水四溅。

    房俊愕然回神,奇道:“陛下何以踹我?”

    李二陛下心中恼火,哼了一声,怒道:“朕想踹就踹,何须理由?”

    房俊无语……

    行,你是皇帝你最大,你不讲理谁敢跟你讲理?

    一旁的宫女忍着笑,又甚是敬佩。

    这位房二郎当真有趣,她们整日里侍候李二陛下,何曾见到李二陛下面对谁的时候这般脾气暴躁,短短一会儿的功夫便踹了两脚?

    更何况还毫不客气的说出“想踹就踹”这等市井无赖的话语……

    这才叫“简在帝心”,陛下是将他当做自己的子侄一般看待呀!

    偷偷瞧瞧陛下的眼色,见到并未有继续发作的意思,宫女们便迈着小碎步,上前将地上被房俊失手掉落而摔碎的茶杯残片收拾干净。

    长乐公主自殿外踏入,便正好瞧见这一幕。

    李二陛下怒目而视,房俊一脸委屈,宫女收拾残局……

    不由得微微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

    瞄了房俊一眼,长乐公主轻敛裙裾对着李二陛下施礼,口称“见过父皇”,在李二陛下回了一句“免礼”之后便盈盈站起,来到李二陛下面前,收拢了一下裙裾,跪坐下来,俏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问道:“父皇因何发怒?”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瞪了房俊一眼,闭口不答。

    怎么说?

    难道说朕见不得这个贼眉鼠眼的小子用那副充满觊觎的猥琐目光偷偷的看你?

    长乐公主又看向房俊,目光探寻。

    可房俊正莫名其妙的委屈着呢,只好耸耸肩,做出一个“天知道”的无奈表情……

    长乐公主便转向李二陛下,柔声说道:“冬日气躁,父皇当顺理心气才是。”

    一双纤纤素手提起茶壶,姿态优雅的将李二陛下面前的茶杯注满,轻笑道:“父皇喝杯茶,消消火。”

    至于房俊,长乐公主自然是不会给他斟茶的……

    李二陛下接过茶杯,对着闺女宠溺的笑笑,心中忽而觉得有些不自在,便瞪着房俊说道:“傻呆呆的看什么呢?朕跟长乐有话要说,你便退下吧。”

    房俊只好起身施礼,恭声道:“那微臣这便告退了。”

    李二陛下嗯了一声,眼皮也没抬,低头喝茶。

    房俊转身走出大殿,只是临出门的时候还偷偷瞄了长乐公主一眼。却不妨长乐公主也正好看过来,二人目光相触,同时吃了一惊。

    房俊是心中想要多欣赏长乐公主的绝美容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至于心中是否有什么猥琐的想法……就算有,那也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长乐公主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望过去这一眼,冷不丁的目光交汇,将她吓了一跳,脸蛋儿微红,赶紧收回目光垂下头去。

    心中小鹿乱撞。

    微微有些负气:这棒槌,怎地敢偷看我?

    却未曾想过,你若是不偷看人家,怎能知道人家在偷看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