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挑战长孙无忌
    肤色微黑,浓眉星目,健硕的身形行走之间龙行虎步气势十足……

    房俊扫视堂内诸人一眼,心中微微有些惊讶。

    怎地尽是关陇集团的年青一辈?

    心里狐疑,来到李治面前揖手施礼:“微臣房俊,见过殿下。惟愿殿下福如东海日月昌明,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李治搓搓手,略显紧张道:“姐夫免礼……来人,赐座。”

    内侍添了一把椅子,房俊就座,却是看都未看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脸如锅底……

    一旁的窦德藏喝道:“房俊,尔好生无礼!赵国公在此,何不揖手施礼?”

    房俊看向窦德藏。

    窦德藏心中一紧,想起渭水之上房俊站在船头眼睁睁看着战船将他的座船碾压之时的冷漠狠厉,悄悄咽了口唾沫。

    令狐铤从未与房俊对阵,心中恼火祖父令狐德棻几次三番被被房家羞辱,出言道:“论官职,赵国公位居司空,乃是你之上官;论辈分,赵国公与你父同辈,乃是你之长辈。可你却对赵国公视而不见,既无上下之尊卑,又无长幼之礼仪,是何道理?”

    房俊冷冷的看着令狐铤,忽而一笑。

    “是令狐家的公子吧?嗯,跟你那没脸没皮的祖父一样没出息……今日你之言语某受教了,不过,你亦要记住了,会因为今日之言语付出代价的。”

    赤果果的威胁!

    令狐铤顿时一滞,又惊又怒!

    这是公然威胁自己,想要打击报复了?

    最令他不能忍受的还是房俊那句“跟你祖父一样没脸没皮”……

    房俊威胁他、骂他,这都能忍。

    可是言语之间已然辱及祖父,这叫令狐铤如何忍?

    这要是也能忍,他也就成了缩头乌龟了!

    令狐铤长身而起,怒目而视,戟指道:“房俊,休要猖狂!别人怕你,某令狐铤却是不怕!尔身居高官却不修私德,辜负陛下之信任,无耻之尤!”

    房俊却是看也不看他,笑着对长孙无忌说道:“赵国公在此与一干关中俊彦相会,想必是将这些人引荐给晋王殿下吧?呵呵,请恕下官多嘴说一句,您呐,还是消停些吧……”

    堂内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笑容的房俊。

    太嚣张了吧?

    这可是赵国公长孙无忌!

    你这说话的语气却放佛跟田间地头的老农闲唠家常一般……这样真的好么?

    长孙无忌却是并不动怒,只是静静的看着房俊,出言问道:“二郎何出此言?”

    房俊与长孙无忌对视,右手抬起,看也不看的手指从一干人等脸上一一扫过,不屑道:“这帮纨绔子弟出去飞鹰走马吃喝玩乐,还会些什么?晋王殿下生性纯孝宽厚仁爱,您却将这等败类引荐于晋王殿下,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下官倒是想要问一问,您意欲何为?”

    长孙无忌再也绷不住了……

    这简直就是诛心之言!

    若是此话传到陛下耳中,难保不会猜想是不是你长孙无忌想要将自己的嫡子晋王也教导成一个“败类”?

    长孙无忌怒叱道:“房俊,休要在老夫面前放肆,你以为你是谁?”

    房俊笑呵呵说道:“呦呵,赵国公您这是被下官说中心事,故而恼羞成怒了?”

    长孙无忌勃然大怒道:“放肆,放肆!敢对老夫如此无礼,简直……简直……放肆!”

    他本想撂句狠话的,可是憋了半天,也只是憋出这么一句“放肆”,气势顿时就弱了三分。

    不若不行,因为撂句狠话其实也不容易。

    人家房俊现在是京兆尹,京畿重地的封疆大吏,已然是朝中第一等的权臣,又是陛下的女婿,房玄龄的儿子,他长孙无忌就算在李二陛下信重有加之时亦不能将这样一个实力雄厚前途无量的少年高官如何,何况是与李二陛下渐行渐远的现在?

    撂句狠话容易,但是狠话撂出来之后若是做不到,那就是徒增笑柄,惹人耻笑了……

    房俊呵呵一笑,下巴微抬:“下官确实嚣张,赵国公以为如何?”

    长孙无忌一张圆脸阵红阵白,怒不可遏。

    他绰号“阴人”,不仅仅是心机深沉喜好算计别人,更是城府深厚喜怒不形于色。

    然而现在被房俊当着一众关陇集团后起之秀的面前打脸,加之自己最钟爱的儿子因为房俊的缘故不得不浪迹天涯有家不得归,心中之愤怒已然不可遏止!

    “砰!”

    长孙无忌拍案而起,一张白白胖胖的面孔已然狰狞可怖,死死盯着房俊,咬牙切齿道:“房俊,莫非真当有陛下护着你,某长孙无忌就动不得你了不成?老子跟着陛下打天下的时候,你这小王八蛋还在襁褓里吃奶呢!放眼天下,谁敢在我长孙无忌面前如此嚣张跋扈?”

    他心中已然打定主意,无论什么手段、无论什么方式,也决意发动自己的一切力量,将房俊彻彻底底的干掉!要让他丢官罢职,要让他心胆俱寒,要让他灰飞烟灭!

    哪怕因此而遭遇陛下的愤怒、房玄龄的报复,亦在所不惜!

    否则,他长孙无忌以后还如何做人,他长孙家以后还如何领导关陇集团?

    在座的一干关陇集团年轻子弟何曾见过老好人的长孙无忌这般怒气冲天?

    各个噤若寒蝉,即便是最跳的窦德藏也紧紧闭着嘴巴,大气都不敢出。

    大家心中对房俊是叹服不已……

    这可是长孙无忌啊!

    曾经的朝堂第一人,陛下最最信重的左膀右臂、长孙皇后的嫡亲兄长!

    别管房俊是作死还是有所倚仗,只凭他敢在长孙无忌面前这般嚣张跋扈,就是他们大家永远也做不到的……

    李治呆呆的坐在那里眼睛都直了,心里像是打鼓一般“扑腾扑腾”跳个不休,又惊又怕。

    一直以来他都对这位嫡亲的舅父敬畏有加,每每看到舅父脸上挂着那招牌式的微笑背地里对人捅刀子的时候就不寒而栗,早已经在心里形成阴影。

    可是现在,房俊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跟长孙无忌怼上了,非但毫无示弱,反而逼得长孙无忌怒气冲天却毫无办法,连句狠话都撂不出来……

    他惊异不已的看着云淡风轻的房俊,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这位姐夫居然厉害到这种程度了?

    房俊大马金刀的坐着,完全无视长孙无忌似乎即将把自己烧成灰烬的愤怒目光,一手婆娑着桌上的茶杯,一面看着长孙无忌,淡淡说道:“从一开始,令郎长孙冲便屡次三番的挑衅生事,下官疲于应对,他却得寸进尺。利益争斗,无所谓对错,无所谓善恶,下官心中亦是了解,并未记恨与他。但是只许你对我下手不许我对你反击,那就不对了,天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更何况长孙冲谋逆在先,事败之后迫不得已潜逃在外,赵国公却将这笔账算在下官身上,实在是过分了些。”

    他顿了顿,扫视了诸人一眼,而后目光再次回到长孙无忌脸上,沉声说道:“坊市之间皆说我房俊是个棒槌,其实不然。我房俊是个很讲理的人,讲究的是以德服人……”

    他话说到这里,堂内诸人脸色尽皆古怪。

    你这个棒槌还以德服人?

    拜托你要点脸行不行啊,你有德吗?

    你最缺的就是德啊,心里有点数吧……

    然而房俊依旧自顾自的说道:“但是,咱也不是任人欺凌之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不是我的作风。够胆子惹我,那就得承受我的怒火,所以,既然你赵国公对我不依不饶几次三番的落井下石恨不得将我除之而后快,那么就休要怪我不客气。”

    长孙无忌怒极反笑:“你待要怎样不客气?”

    房俊说道:“赵国公放心……还有在座的诸位,既然够胆弹劾我房俊,将我开国县侯的爵位给弹劾掉了,那么就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京兆府不久之后将会出台一个新的政策,已然经由陛下许可,诸位拭目以待吧,只是希望到时候不要哭得太难看……”

    此言一出,人人色变。

    房俊的报复……要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