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风起于东市
    长安城有百万人口,需要大量的商品供应。根据前代都城将工商业店肆集中在固定地区的制度,唐长安城在外郭中的东西两侧设置了两市。

    东市和西市各在朱雀大街两侧相同的位置,左右对称,各处在皇城外的东南方和西南方,占地面积大致相等。

    据说“买东西”一词最早便是出现在唐朝,所指的便是长安城内的东西两市。而在胡商番贾们口中,则将东西两市合称为“唐市”。这两处市场商贾云集邸店林立物品琳琅满目,贸易极为繁荣兴旺,乃是当时是加上最庞大的国际大乐虎国际娱乐长安城的核心商业区,是唐朝长安城的CBD……

    然则东西两市却也有着显著不同。

    东市由于靠近被大唐百姓俗称做“三大内”的太极宫、大明宫、兴庆宫,朝中公卿以及达官显贵的住宅多在朱雀街东,勋贵云集,且诸州、府县的驻京机构州邸或进奏院尽皆分布于东市附近,国子监和赶考的各地考生们也都在附近活动,故东市中奢侈品很多,四方珍奇皆所积集。

    西市则距“三大内”较远,周围多平民百姓住宅,市场经营的商品多是衣、烛、饼、药等日常生活品。然而比较起来,经营寻常商品的西市商业较东市更加繁荣,是长安城的主要工商业区和经济活动中心,因此又被称之为“金市”。?

    西市距离唐长安丝绸之路起点开远门较近,周围坊里居住有不少外商,从而成为一个国际性的贸易市场。来自中亚、南亚、东南亚及高丽、百济、新罗、倭国等地的商人,多侨居于西市或西市附近一些坊里,其中尤以中亚与波斯、大食的胡商最多。

    这些胡商带来香料、药物贩卖,再买回珠宝、丝织品和瓷器等,因此西市中有许多胡商开设的店铺,如波斯邸、珠宝店、货栈、酒肆等。

    其中许多西域姑娘为之歌舞侍酒的胡姬酒肆,则是风流少年们喜欢光顾的地方,比如李白《少年行》就有“五陵少年金市东”,“笑入胡姬酒肆中”的诗句……

    简单来说,东西两市便是一个高端化、一个平民化,经营方向不同。

    *****

    清晨,天空灰暗阴沉,太阳尚未升起,昨夜的严霜在屋顶的黑瓦上铺了雪白的一层,倍添清冷。

    东市之内已然车马喧嚣,热闹非凡。

    来自关中各地的世家门阀、豪强地主、政府机构尽皆派出人员前来东市采买,以备齐日用所需。

    东市的面积,据文献记载:“南北居二坊之地”。四周皆有高大的围墙,每面各开二门,共有八门.四面各开有宽达三十丈的出入街道,便于商业运输和市民入市前车马的停靠。

    北边的大道靠近春明门,出入便利人流熙攘,尤其是占据了东市出口附近的地点,乃是东市的黄金地段。

    长孙家的铁行便位于此处。

    临街的两层店铺二楼,长孙濬手里捧着一杯热茶,凭窗眺望。

    面前的街道径直向东市内部延伸出去,街道两旁店铺毗连、车马辚辚,采买的、运输的、送货的、拉脚的……行人商贾摩肩擦踵,喝彩叫卖人声鼎沸,好一派兴盛繁荣的盛世景象。

    脚下的一楼店铺门口传来一阵喧嚣。

    “掌柜,您这就不厚道了,咱家跟你们长孙家的铁行合作了有十个年头,这期间从来未曾在别家采买过货物。可是您现在给我整个东市最高的价格,您让我回去如何交代?”

    一个粗豪的嗓音响起,语气甚为不满。

    紧接着自家掌柜的声音传来:“权管事,非是某抬价,咱们这些年的交情了,你还不知某之为人?这已然是鄙店最低价格,你且打听打听,若是还有人比这个价格低,这批生铁你白拿走,某一文钱不收!”

    那粗豪嗓音的权管事哼了一声,说道:“或许这是你家的最低价格,但是赵家刚刚在房家的铁行进了一批生铁,价格可是比你这里便宜了四成!同在天水郡做生意,咱们权家和赵家就是竞争对手,价格差了四成,您叫我回去如何跟家主交代,咱们权家这生铁生意还做不做?”

    长孙濬微微皱眉。

    天水郡权家与赵家皆是关陇集团的一份子,现在赵家居然撇开长孙家的铁行跑去房家的铁行进货,这其中只是因为房家的生铁价格比长孙家的便宜么?

    亦或者,这是赵家想要向房家靠拢的态度……

    门口的谈话尚在继续。

    铁行掌柜语气有些无奈:“咱们长孙家做生意,向来都是童叟无欺,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权管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权管事冷笑:“您也别蒙我,什么一分价钱一分货,人家房家的生铁比你家的便宜,质量也比你家的好!若非家主临行之前有过交待,务必要捧你们长孙家的场,您以为我这会儿还跟您这啰嗦呢?老早就去房家的铁行进货了!就跟房家的生铁一个价格,行不行您给句话,行,咱这就装车,立即付钱;不行,咱去房家的铁行进货。咱们权家顾念彼此的交情不假,可是也不能坏了自己的生意对吧?”

    铁行掌柜沉默一会儿,说道:“在下做不了主,要不您稍等,正巧少东家在店内,在下去请示一下再回复你。”

    那权管事赶紧说道:“那您快去快回,给某带个好儿。”

    “那行,且喝杯热茶暖暖身子,某去去就回。”

    长孙濬紧蹙眉头。

    未几,身后的楼梯“咚咚”声响,掌柜快步走上来,见到长孙濬先是施礼,继而愁眉苦脸道:“三郎……”

    长孙濬摆摆手,说道:“某已然听到了。”

    掌柜忿忿道:“这房家到底搞什么鬼,将铁价压得如此便宜,咱们固然卖不出去货,可他们家不还是照样赔钱?”

    长孙濬揉揉脑门,有些无奈。

    咱家卖不出去货固然是真,可房家赔钱却未必……

    很早之前,长孙家就已经得知房家在房俊的主持下对炼铁技术进行了改进,能够使得生铁在大幅降低成本的同时大大提升质量。长孙家自然意识到其中的危机,也曾收买、拉拢房家的炼铁工匠,甚至派出过细作探听内情,却毫无用处。

    新式的炼铁炉可以仿造,但是炼铁之时的详细配料却仿造不出……

    那份配方只有房家最顶级的工匠才会接触到,而那些顶级工匠都是各个家族的奴役家仆,全家都在主家的控制之下,想要收买甚至策反谈何容易?

    只是房家的铁价一直只是保持着比长孙家略微低一些,诸多长孙家的老客户念着以往的交情并未改换门庭。但是房家现在忽然大幅度降价,就使得长孙家的客户们不满了……

    说到底,大家都靠着做生意赚钱,以商贾知道来奉养整个家族,一旦收入锐减,必定导致家族内部出现矛盾。

    情分与利润相比,能值几个钱?

    而这次大幅度的降价,是房俊的反击么?

    晋王寿诞之上房俊对长孙无忌的叫嚣早已传遍关中,身为长孙家嫡子的长孙濬自然不会不知……

    略微沉吟一下,长孙濬当机立断:“以房价铁行同样的价格出售吧。”

    掌柜忍不住劝道:“三郎,房家可是比咱们便宜了四成!若是以这个价格出售生铁,怕是……”

    怕是顶不住!

    现在的售价长孙家只有不到两成的利润,便宜四成,那就是要生生的亏掉两成!就算是长孙家家大业大,可是长此以往那也非得被掏空了老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