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带你赚钱
    李恪当真缺钱。

    在唐朝,官员俸禄一般由禄米、人力、职田、月杂给、常规实物待遇和特殊实物待遇几部分组成,相当繁杂。不仅如此,尚有其他待遇,如亲属免役、住房、乘车、受田、子孙享受优先入学和做官等优惠和特权。

    亲王是正一品官阶,每年有俸禄八十六贯、禄米六百五十石、人力杂役的补贴两百四十贯、一千两百亩职田的产出大抵一千两百余石……林林总总,名目繁杂,但是加在一起也不过五百余贯。

    当然,亲王的收入大头在封地那里。

    譬如封地的税收……

    大唐不是两汉,可以在封地内自成一国任免官员,甚至无视国法肆无忌惮的加税,而且封地内的税收征收之后还要上缴大部分进入国库,剩余的才是封地所有者所得,但是就这也依然是一个放大的数字。

    所以从封地的富庶程度便能看出一个亲王或者重臣的地位。

    所以说,一个亲王只要不招兵买马想要造反,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现钱不够花这种情形的……

    当然,如果想要锦衣玉食奢华享受,那就只能依靠商业来解决了……

    偏偏李恪名下没有任何商铺买卖。

    他与别的皇子不同,他身上有着前隋皇家血脉,这不仅使得他在角逐储君之位的时候几乎断绝希望,更使得他平素行事必须谨小慎微。

    李二陛下是个宽厚的君王,但是一旦心狠起来,那可是谁都杀……

    李恪早就觉察到朝中有一部分人对他恶意满满,大抵是因为他的名声和才华威胁到太子的地位,亦或许是如果太子倒台他的存在会影响到其他人登上储君之位……这其中就有几位嫡出皇子的舅父长孙无忌。

    关陇集团势大,在李二陛下登基之后几乎是遍及朝堂,李恪怎能不小心翼翼,不给别人留下一丝半点的把柄和借口?

    做买卖,那就得跟人打交道,可是放眼天下又有几人与前隋没有瓜葛?随便攀扯几下,都可能要了他的小命。故此,李恪从不经商,哪怕是东西两市中,亦没有吴王府的半分产业。

    在江南之时尚好,毕竟有下属的孝敬时不时的送来,这是拒绝也拒绝不掉的。但是回到长安,空有亲王爵位却无实权,日子自然拮据。

    王妃杨氏在江南病重之时便是靠着宫里不间断的送去药物补品,回到长安之后病体初愈,宫里的赏赐也减少,李恪这才陡然发现采买上品的山参也是一笔不菲的开销……

    堂堂亲王,情何以堪?

    细听缘由,房俊沉默。

    半晌,他才说道:“殿下……是否谨慎过头了?”

    不经商、不收礼,这是想要与外臣划清界限,以免遭人无辜构陷,惹来杀身之祸。房俊不能说李恪做的不对,长孙无忌立储的立场无论怎么变,目标都在他的几位嫡亲外甥之中,面对有着贤名又有才干人望的李恪,逮到机会猝下狠手是很有可能的。事实上即便是李治登基之后天下已定,长孙无忌不还是照样逮着房遗爱等人的谋反案将李恪攀扯进去,三尺白绫缢杀于长安宫禁之内?

    无论你怎么做,只要你站在这里,就是别人眼中的障碍。

    当真想要除掉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躲是躲不掉的……

    李恪摇头苦笑:“谨慎过头?二郎,难道你还看不清这朝中态势?本王何止谨慎?简直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当初房俊的话语早已将李恪心中那点对于九五至尊的憧憬与希翼敲击得粉碎,意识到无论哪一天自己也不可能觊觎到那个位置,心里早已死心,一门心思的只想当一个“盛世闲王”。

    可是尊贵的出身却成为他的桎梏,哪怕他想要低调也低调不了,在别人眼中永远都是一个威胁……

    房俊瞅了瞅李恪,心说长得帅有什么用?亲王有什么用?

    比自己还憋屈呢……

    总算是知己好友,就这么看风景有些过意不去,给指点一条明路吧。

    斟酌了一下,房俊说道:“最近微臣要干一笔大买卖,殿下既然缺钱,那就筹集一些钱财,算你一份便是。”

    李恪苦笑:“你既然知道本王缺钱,哪里还能筹集出钱财来?”

    他自然知道这是房俊打算送钱给自己,而且定然是合情合理合法的送来,而且房俊有“财神”之名,能被他说成大动作那当然是一笔大买卖,利润必然惊人。问题是他如今囊中羞涩,哪里却筹集钱财?若是可以张口去借,那也不至于沦落到这步田地……

    房俊闻言瞪眼道:“难不成殿下还想要空手套白狼?微臣还真就没看出来,原来殿下居然如此无耻!”

    李恪无语,我是真没钱啊!

    他尚未说话,便听得身后一声娇脆的嗓音响起:“英雄气短,不过一时之虞,房驸马何以这般诋毁三哥?”

    李恪与房俊回头看去,却是长乐公主陪着一位宫装丽人娉娉婷婷自门口走进。

    那宫装丽人眉眼妩媚、身姿窈窕,一袭粉白色的宫装,满头珠翠容颜秀美,只是绝美的脸颊略显瘦削,脸色有些过分白皙。

    一股病美人的韵味流泻。

    房俊赶紧起身施礼:“微臣见过王妃娘娘。”

    正是吴王妃杨氏。

    杨氏敛裾还礼,语音轻柔:“二郎不必多礼,殿下时常在妾身耳边念叨您的丰功伟绩,现在更是高阳的驸马,都是一家人,切勿见外。”

    房俊就黑了脸,转头怒视李恪。

    时常念叨咱的丰功伟绩?

    哼哼,恐怕时常将咱的丢人事拿出来当笑话讲才是真……

    这分明是坏人名声啊!

    李恪也有些尴尬,夫妻闺房之内谁会宣扬别的男人英明神武呢?自然是捡取一些趣事来说,而房俊身上的趣事更是多不胜数,多数时候便拿他来说笑了……

    只是这个时候被妻子说出来,坦荡君子的李恪自然有些窘迫,打个哈哈,说道:“正如丽质所言,本王固然穷困,焉能随你这般诋毁?速速道歉,本王尚可既往不咎,否则定然治你一个藐视皇族之罪!”

    房俊翻个白眼,不理他,转身对长乐公主说道:“殿下不公平,吴王殿下想拿好处却不掏钱,您为何却要怪罪于我?”

    被他一双眼睛灼灼的盯着,长乐公主有些心虚,眼神有些游移,却又不想在他面前露怯,咬了咬嘴唇,说道:“大不了三哥的本钱本宫替他出了,你尚有何话可说?”

    李恪连忙道:“丽质,万万不可……”

    吴王妃杨氏也拍了一下长乐公主的手背,微嗔道:“男人的事,咱们掺和什么。”

    那边厢房俊已经说道:“公主殿下如果兄妹情深、义薄云天,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为了表达在下心中的敬仰之情,殿下只需拿出一份钱财,便可获得两成股份。”

    长乐公主哼了一声,说道:“算你识相!”

    房俊腆着脸:“在下一向眼神好……”

    汤泉池子啊……

    长乐公主粉脸粉红,神情微嗔,秀眸圆瞪,怒视房俊。

    你眼神好?

    看见了就忘不掉了是吧?

    简直混账……

    房俊黑脸如花,面对她的目光挑了挑眉,笑而不语。

    长乐公主顿时有些慌乱,垂下目光,睫毛眨个不停,心中小鹿乱撞。

    这个家伙该不会……就是趁机想要与自己有所交集吧?

    那自己代替三哥拿出入股的钱财,岂不是被他认为是主动接近?

    失策了……

    这家伙不知会不会得寸进尺?

    一时间,长乐公主心乱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