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太子来访
    房俊心情畅快的离开吴王府。

    至于为何一份收了一份本钱送出两份利润还要心情畅快?

    嘿嘿,打死也不说……

    男人嘛,心里总是有点小秘密的。

    翌日来到京兆府衙门,独孤诚便将一份公文放到他的案头。

    看着上面红彤彤的几方大印以及下面己方私人印鉴,房俊裂开嘴巴,差点笑开花……

    独孤诚不解,再次看了一眼这份经由陛下允许的“军令状”,心说这明明是个大坑,为何这位棒槌跳了进去反而喜气洋洋?

    便问道:“府尹,这个……您打算怎么办?”

    谁都知道改造修葺东西两市需要海量的人力物力以及钱财,单单依靠京兆府是绝对负担不起的。“城管署”最近大力整顿东西两市,罚款罚得飞起……

    搞得商贾店铺天怒人怨叫苦连天,但是即便如此,那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远远承担不起东西两市的改造修葺。

    满朝上下都等着看房俊的笑话呢……

    房俊睨了一眼独孤诚,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独孤诚心中狂吐槽:我就默默的看着你装逼,等到你哭的时候,咱再笑话你……

    未几,王玄策前来禀报。

    房俊挥挥手将独孤诚撵走,这家伙是关陇集团的人,虽然独孤家现在暧昧不明、立场不定,但是到底与关陇集团同气连枝,心里还是偏向着那边的,若是被他侦查到自己的意图,难免横生枝节,未免不美。

    独孤诚满腹疑惑的告退。

    本来房俊是打算让王玄策去吐蕃管理“东大唐商号”的青稞酒事宜,不过王玄策表现出来的能力令房俊甚为惊喜,难怪每一个穿越者都有收集名臣武将的癖好,实在是因为太好用了!

    便将王玄策前往吐蕃的行程延后,协助自己开展大计……

    将厚厚的一叠账册放在房俊的桌案上,王玄策说道:“府尹,卑职已然按照您的吩咐将东西两市的商贾店铺背景调查清楚,都在这上面记着呢。只不过其中有一些涉及到各个门阀世家的**,难免消息失真,不过大致上不会有太大的疏漏之处。”

    东西两市的商贾店铺何止千家?

    几乎牵涉了天下世家门阀士族豪强的绝大部分,况且这其中又有诸多交叉参股等等情形,想要捋顺头绪实在太难。王玄策能够从年前开始到现在的这几个月之内干出这样的成绩,实在是令房俊深感欣慰。

    大神就是大神,属性逆天,升级贼快……

    在衙门待了一会儿,房俊打道回府。

    所有的动作都得等待春暖花开之时方能施行,这个时候着急亦是无用。

    回到府中,去房玄龄的书房稍坐。

    房玄龄现在愈发清闲了,尚书省的事务大多不管,尽由手底下韦琮、裴熙载、李行廉等左右丞相机处断。没事的时候点个卯便或是回府饮茶读书或是去城外的农庄督促《字典》编撰,即便是有事亦是大多时候不发声,小日子过得很是悠闲,就等着哪天李二陛下开恩,准许致仕告老。

    爷俩闲聊几句,便扯到了“军令状”之上……

    房俊事先是对房玄龄有过交待的,自己的策略布局也详尽的解释过,房玄龄予以认可。只是房俊的做法着实有些“离经叛道”,房玄龄不免担忧。

    “如你所愿,长孙无忌入了你的毂中,三省一同下发了文书并经由陛下允可,你大可以撒开手大干一场。只是为父怎地觉得这法子有些冒失,若是筹集不出那么多钱财又当如何?”

    “父亲放心,世家门阀经营几百年,哪一家不是地窖里藏满了铜钱黄金、玉器珍玩?江南一隅就能靠着盐场筹集千万贯,何况是自古帝皇根基的关中?只会多,不会少的。”

    见到儿子信誓旦旦,房玄龄这才不问。

    雏鹰总有展翅之时,广阔天空到底要靠着他自己的一双翅膀去翱翔,为人父者就算是庇护一时,又岂能庇护一世?终究还是要他自己去闯。

    若是现在出点纰漏受点教训倒还是好事,毕竟有自己在,能够为他担着一些,总比自己致仕之后人走茶凉无人看顾之时再吃亏来得好些……

    便索性不谈政事,聊起诗词歌赋来。

    人家房玄龄那是正经的进士出身,根底深厚,岂是房俊能比?让他写,他随随便便就能“写”出一篇篇千古名作,可是让他将将理论……

    这不是难为人么。

    聊了几句,房俊就一头大汗。

    正巧仆人来报太子殿下前来探视高阳公主,房俊赶紧借着由头落荒而逃。

    留下房玄龄无语摇头。

    就这么个棒槌,四书五经都一知半解,怎地就能写得出那一首首千古名篇?

    想不通啊……

    后宅,太子李承乾见到渐渐有些珠圆玉润的高阳公主甚是欣喜,询问了身体状况以及日常饮食,叮嘱她要注意身子,而后命随行的内侍递上了礼单。大多数都是李二陛下赐给高阳公主的一些补品,也有李承乾自己的一份。

    李承乾做人宽厚,自然不会缺了武媚娘的那一份……

    高阳公主很是高兴,与李承乾聊了一会儿,房俊进来与李承乾相见,她才起身避开,去嘱咐厨子准备酒席。

    二人落座。

    李承乾看着房俊埋怨道:“你不厚道。”

    这话是他跟房俊学得……

    房俊微愣:“微臣何时得罪了殿下?”

    李承乾一脸幽怨:“老三那副《吴王家训》现在已是传遍京师,字好,文章更好,足以警示后人,当做传家之宝。”

    房俊懂了,这是嫉妒了,嫉妒李恪有而你李承乾没有……

    “当时心有所感,一时才思泉涌下笔如神,就写了那么一篇,再想写肯定是写不出来的。”

    房俊敷衍道。

    那么经典的文章,你以为是大白菜啊啥时候想要就有?

    李承乾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心中难免郁结,那篇文章当真是太好!

    “行吧,孤本来还想也求一副用来传家的,既然写不出,也不难为你。只是你带着老三和丽质赚钱,却将孤这个太子甩在一边,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李承乾今天好像跟房俊较上劲了,总挑刺。

    房俊无奈道:“殿下明鉴,吴王的情形您也是了解的,说得好听是谨小慎微,说得难听就是战战兢兢,亲王也不好当啊!殿下您心中自然是兄友弟恭、手足和睦,可是怎能抵得住旁人怎么想,怎么做?若是殿下与吴王易地而处,微臣一样会照顾殿下。可是您现在已然是储君,那就得老老实实的低调,微臣可以带着吴王赚钱,但是不能将殿下也拽上,那样性质可就变了。”

    这是真心话。

    懦弱的李承乾是当真处事心软宽厚仁爱,李恪则是风姿飒飒至诚君子,这两人更值得交往。

    相比起来,李泰肥头大耳看似随和实则奸狡,李治青春正太却心思太重整日卖萌,都是不是什么好东西……

    况且还有谁能比房俊更清楚这两人的品性?

    单说李治,看上去似乎一副唯唯诺诺兄友弟恭的模样,坏事都是武媚娘领着许敬宗李义府之流干得,他这个皇帝约束不力有连带责任。

    但是李治当真如此无能么?

    绝非如此。

    用不着那具体事例来论证李治的能力,你只要翻一翻史书就会发现,但凡是李治想要干的事情,最终就没有一件是没有干成的!

    李二陛下的一干儿子当中,若问房俊最佩服谁,那就是李治!若是问他最想要远离谁,还是李治!

    如果评论贞观朝谁是最厉害的“心机表”,房俊不会投武媚娘的票,而是会投给李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