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要这铁棒何用
    高真行气坏了,心说你特么不认识我了?

    我就是被你打断腿的那个啊!

    他怒道:“老子不姓龙也不姓赵,老子姓高!”

    他自然不知道姓龙还是姓赵是个什么梗,至于龙傲天还是赵日天什么的……全都不认识。

    房俊喝道:“你爱姓什么姓什么,与本官何干?既然触犯了大唐律,那就得接受制裁!来人,速速将此獠押送京兆府大牢,任何人不得说情!”

    “诺!”

    卫鹰等人上前将高真行扭着胳膊往外拽,高真行兀自大喊大叫,声音凄厉,在配上他此刻无比狼狈的形象,那当真是凄凄惨惨戚戚,足以令见者伤心闻者流泪。

    直到卫鹰解下自己腰间的汗巾塞进高真行嘴里,这货才算是消停……

    房俊环视周遭,不悦道:“还看戏呐?行。来人去通知京兆府,将这雅室周围的客人尽数请去府衙协助调查,详细询问当时情况,拒不配合者……”

    话音未落,只听得“呼啦”一声,原本饶有兴致的吃瓜群众一瞬间便争先恐后做鸟兽散,眨眼之间只剩下空荡荡的走廊,以及这间雅室之内一干人等面面相觑……

    “拒不合作者,以共犯之罪,与主犯同罚。”

    房俊慢悠悠说完,看着雅室之内诸人,嘴角泛起一抹微笑:“尔等既然与那高真行聚宴同饮,想必是清楚前因后果起始经过的,待会儿便一同去京兆府录取一下口供,不过奉劝诸位一句,要实事求是实话实说,若是颠倒黑白妄言粉饰……勿怪言之不预也。不知诸位可愿协助京兆府办案?”

    于立政扭头从窗户看了看楼下正被推推搡搡押着走出醉仙楼大门的高真行,再回头看房俊的时候,无奈点头。

    而那位锦衣少年则早已将脑袋点的犹如小鸡吃米……

    开玩笑,高真行、于立政这帮人在纨绔圈子里就已经是自己仰望的存在了,结果在房俊面前就像是乖宝宝一般随着便的折腾,自己若是反抗,岂不是找死?

    屋内的女伶们则齐齐望着房俊,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头光芒闪闪,纷纷咬着红唇恨不得扑上去将房俊生吞活剥咽下肚去……

    太有魅力啊!

    不仅文采风流,还有一种上位者睥睨天下大权在握的威严,偏偏还长相英武、体格健硕,这简直就是女儿家梦里都想要拥有的男人!

    哪怕不能天长地久,便是曾经拥有一度春风也是好的呀……

    便有胆子大的女伎依仗年轻貌美,水灵灵的大眼睛秋波频频,嗲嗲的说道:“瞧瞧房驸马说的是什么话?不提京兆府这等大衙门吾等不敢怠慢,便是房驸马您只要一句话,奴家还不是任凭驱策?”

    任凭驱策……

    这话有内涵。

    身边的一众女伎纷纷暗骂不要脸、狐媚子,就知道勾搭男人!

    虽然身入风尘,可好歹都是女儿家,有点矜持行不行?

    顿时,这些女伎争先恐后向房俊扔“秋天的菠菜”……

    “房驸马年青有为,正是女儿家钦慕的对象,怎敢拒绝房驸马的召唤呢?”

    “就是就是,莫说是去京兆府衙门,便是去房驸马的床上,奴家亦是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不若房府尹先去奴家房中稍坐,让奴家聆听房府尹教诲可好?”

    ……

    房俊:“……”

    娘咧!

    居然被调戏了?

    他额头冒汗。

    一个女人面对男人的时候,会羞涩、会胆怯、会小鹿乱撞。

    三个女人面对男人的时候,会兴奋、会**、会明目张胆。

    一群女人面对男人的时候……

    那就是这个男人的悲哀,除非他能下狠手将这些女人统统人道毁灭。

    房俊当然不能这么干。

    所以他只能在一众莺莺燕燕娇笑着红着脸蛋儿的调笑声中狼狈而逃。

    徒留下于立政、孔志玄等人面面相觑,这样也行?

    吾等被房俊吓得战战兢兢犹如鹌鹑,这帮女子却能让房俊满脸通红狼狈逃窜?

    恨不生就女儿身!

    几人仰天长叹,心头满是惆怅……

    ……

    房俊出了雅室,擦了擦额头的汗渍,心中有些惊恐。

    若是再待一会儿,那些胆大妄为的女伎会否扑上来将自己摁倒?

    如若当真那般,自己是应当反抗,还是反抗不了无奈顺从?

    还是将这帮胆大包天不将京兆尹当干部的女伎统统抓起来治罪?

    那么问题来了,若是治罪,处以一个什么罪名呢?

    调戏國家乾部?

    房俊低头俯视身下,心中暗叹一声。

    这事儿若是放在上辈子,自己怕不是来一个扫荡群雌?

    哦,上辈子也不敢……

    陷身官场,太多桎梏,身不由已。

    房俊不由得仰天一声长叹:“吾要这铁棒何用……”

    ……

    醉仙楼后院小楼。

    李孝恭穿着一身常服,高大魁梧的身躯端坐在地席之上,伸手请房俊饮茶,随即无奈叹气道:“二郎何以这般嚣张?某这醉仙楼大抵是与二郎八字不合,否则为何每次二郎前来都要搞出一些意外。”

    李孝恭乃是李唐宗室第一名将,宗室之内能够与李孝恭相提并论的,勉勉强强也只有一个现在替陛下执掌“百骑”的李道宗……

    放眼关中,无论是世家门阀还是勋臣贵戚,哪一个敢在李孝恭的头上搞事情?

    醉仙楼是李孝恭的产业,即便是长安城内最“嚣张”的纨绔亦不敢在这里惹是生非。

    偏偏房俊每一次前来都搞得乌烟瘴气一片狼藉。

    李孝恭也是颇多无奈……

    房俊凝神细想,发现还真是如此。

    难不成自己当真与这醉仙楼犯冲?

    人家到这里来都是寻花问柳,自己却好像除了打架没别的事……

    只能叹气道:“此亦非我所欲也,几次三番为郡王添麻烦,某心中亦是过意不去,还请郡王见谅。”

    李孝恭捋须微笑,甚为满意。

    虽然每一次出状况都非是房俊成心搞事情,但房俊能够说出这话,足以见到其对李孝恭的尊敬。

    能让这么一位棒槌尊敬,的确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情。

    可随即房俊便说道:“但是说实话,您这醉仙楼的风水或许的确应该改一改。不藏风不聚气,怕是看似生意兴隆,实则没有多少进项吧?”

    李孝恭愣住。

    什么藏风聚气的,李孝恭只当房俊是胡说八道,他一个毛头小子懂个屁的风水局?

    但是剩下的话语却是半点不错……

    醉仙楼乃是长安一等一的风月场,没进项是不可能的。

    但是李孝恭为人豪爽,任谁来到醉仙楼玩乐都可挂账,一来二去的欠账倒是积攒不少,可现钱却越来越湿短缺……现钱投进去,换成一堆堆的“白条”回来,谁家也扛不住啊!

    偏生李孝恭又拉不下脸面去追债……

    恶性循环,生意自然好不了。

    李孝恭虚心请教:“二郎素有财神之名,江南船厂至今收获颇丰,本王甚为钦佩。不知二郎可有以教我?”

    对于房俊的赚钱能力,李孝恭心悦诚服。

    江南船厂投入虽大,但是利润更大!

    各种新式海船接连下水,因为优秀的质量加上先进的技术,早已经成为南方产量最大的船厂,所生产的海船已经达到市场所需求总量的七成以上。

    尤其是这种行业领头多带来的光环效应,令李孝恭甚为满意。

    房俊沉吟一下,捏着茶杯,缓缓说道:“这醉仙楼现在对于郡王来说,不过是鸡肋而已。”

    李孝恭疑惑道:“食之无用,弃之可惜?”

    这是《三国志》中杨修的话语,李孝恭自然知道。

    房俊点头道:“所以,壮士断腕吧。”

    李孝恭:“……”

    我又没中毒,断什么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