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宗室双雄
    以李孝恭现如今的权势地位,可谓已然达到宗室之中的巅峰,进无可进。他的追求也唯有在钱财之上方能得到那种不断进步的享受。

    可是为了钱财而保留醉仙楼,会被人误以为结交朝中大臣、世家门阀……

    非智者所为。

    李孝恭非是蠢人,房俊略加提点,他便悚然惊醒。

    点点头,李孝恭说道;“多谢二郎指点,老夫是身在局中,反而心头迷茫不见前路,差点误入歧途了!不过正好,老夫今日请二郎前来,亦是有事想要相商,如今倒是正好与二郎的建议不谋而合。”

    房俊问道:“不知郡王所为何事?”

    李孝恭说道:“听闻二郎与司农寺有过协议,要与司农卿窦静一同编撰《农书》?”

    “确有此事。”

    “本王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要求二郎允许本王参与其中。不过二郎放心,既然参与那自然要做事。关中八百里秦川,各处道州府县的衙门、世家,便有本王来号召,并且将关中诸县作为《农书》成书之后的实验之地,如何?”

    《农书》是汇聚天下农务杂学而成的书籍,古之未有。所以即便编撰成书,那也需要一地来验证书中所归纳总结的农耕之术是否正确,能够增加粮食产量。

    最好的试探地自然是关中。

    但是房俊现在与世家门阀斗争激烈,而世家门阀又掌控着关中八成以上的土地,由房俊出面大规模的开辟实验之地,结果可想而知。

    但是李孝恭则不同。

    身为李唐宗室第一名将,谁敢不卖他的面子?

    只不过让房俊疑惑的是李孝恭的动机……

    “郡王何以对《农书》感兴趣?”

    “本王对所有的农耕之事全部没兴趣。”

    房俊有些懵……

    既然您老人家的志趣都在钟鸣鼎食、娇妾美婢之上,那您就敞开了玩儿,这大唐还有谁敢拦着您不成?就算是有闲的蛋疼的御史言官弹劾几句,李二陛下又怎会为了这等小事降罪与你?

    李孝恭叹气道:“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房俊:“……”

    这位河间郡王这是害怕了呀!

    也难怪,对李二陛下登基有过鼎力扶持的关陇集团都因为利益相悖威胁到了皇权的稳固,而遭遇李二陛下的无情打击。何况他这个冲锋陷阵的走狗?

    以李二陛下的性情,“狡兔死,走狗烹”这种剧情不一定会发生,但是李二陛下之后呢?

    下一任皇帝是否还会允许他这个宗室之中最具有号召力的名将存在?

    所以,李孝恭这是要依靠编撰农书来提升自己在民间的声望,同时削减自己在宗室之中的影响力……

    高瞻远瞩啊!

    房俊佩服不已。

    以一个穿越者的眼光来看,李孝恭除了爱财之外,其实眼光和能力都算是非常不错了。

    而且他的爱财有怎知不是另一种“自污”的方式呢?

    若是当真如此,那已经不是“高瞻远瞩”了,可以赞一句“老奸巨猾”!

    可是李孝恭下一句就让房俊怀疑自己的判断。

    “二郎既然让本王断了这醉仙楼,那自然应当再给老夫指明一条发财的光明大道才是。否则这府中的姬妾美婢难道都去喝西北风么?”

    李孝恭之言理直气壮。

    房俊差点绝倒。

    您到底是有多喜欢钱?

    不是带着您建了船厂日进斗金么,还不满足?

    再者说我劝你停了这醉仙楼乃是对你好,你怎能翻脸就赖上我呢?

    自古爱财者,无耻多矣……

    房俊摇头叹气,不过深思之后,点头说道:“说起来,近日还真就有一桩大买卖,利润自然不在话下,只是不知道郡王有没有魄力?”

    李孝恭顿时双眼放光,语气坚定:“魄力?本王最不缺的就是魄力!尤其是在赚钱这种事情上!快说说是何买卖,若是再来一个江南盐场那般的生意最好不过了!”

    一提起盐场,李孝恭就有一种“时不我与,嫉恨如狂”的烦躁!

    那是多大一笔利润?

    最厉害的还是可以世世代代的经营下去,与国同休!

    偏偏自己离的太远,却是一分一毫都未曾分润,如何能不扼腕叹息?

    房俊说道:“当然比不得盐场那般疯狂,但是也足够丰厚。”

    李孝恭整个人的精气神瞬间提升,急切道:“速速说来听听!”

    能被房俊说一句“丰厚”,那就绝对是丰厚!

    这等机会,李孝恭绝对不会错过!

    房俊想了想,说道:“此事尚在谋划之中,暂时还不能泄露半点风声,还望郡王海涵。不过倒是可以稍微交待一下,郡王若是想要参与,投入多少钱财尚在其次,您的主要任务就是抗住关陇集团,往死里扛!”

    李孝恭倒吸一口凉气!

    抗住……整个关陇集团?

    他的第一反应不是为难,而是狂喜!

    房俊这小子办事地道,一向是投入大产出大回报大!

    死死抗住整个关陇集团这得是多大的风险?搞不好就得身败名裂!一半人相抗也扛不住,恰好他李孝恭就是堪堪能够扛得住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这么大的风险,就意味着汇报绝对丰厚!

    这位战场之上的无敌统帅舔了舔厚实的嘴唇,盯着房俊问道:“稍稍透露一下,收益会有多少?”

    这个倒是不妨,房俊想了想,说道:“起码不会低于两百万贯!”

    “干了!”

    李孝恭狠狠一拍桌子,连到底干什么都不问,便径自表态:“不管干什么,只要不是造反,那就算老夫一份儿!”

    房俊尚未说话,便听到一人说道:“这怎地还说起造反了?王兄要干什么大事,非得要算上一份儿?”

    二人同时扭头。

    房俊微微诧异,谁人能擅自进入李孝恭的房间?

    李孝恭则面色阴郁,隐隐有雷霆凝聚。

    真当老夫老了,提不得刀杀不动人了,手底下就敢胡乱应付,居然敢不经请示便将人放入自己谈话的房间?

    不过等到看清楚来人,那股子怒气瞬间消散,摆了摆手,说道:“原来是承范,来来来,这边来坐。”

    房俊亦赶紧起身见礼,口中道:“下官见过江夏郡王。”

    来人呵呵一笑,抱拳道:“都是自家人,何须多礼?二郎且坐便是。”

    此人正是江夏郡王李道宗。

    年颇为好学,敬慕贤士,从不以势凌人,在唐初宗室之中,只有他和河间郡王李孝恭最受时人的称赞。

    武德二年,李世民率军自龙门关乘坚冰过黄河,屯兵柏壁,与刘武周主力宋金刚军对峙,并同固守绛州的唐军形成犄角之势,进逼宋金刚军。

    李道宗时年十七岁,第一次随李世民冲锋陷阵。

    李世民登玉壁城观察军情,回头问李道宗:“贼人恃众想邀我决战,你认为该怎么办?“李道宗答道:“刘武周乘胜,其兵锋势不可挡,正好应当用计加以摧败。况且乌合之众不能持久,如能坚守壁垒以挫折其锐气,待其粮尽力屈,可以不战而擒获其众。“

    后来刘武周军果因粮尽连夜退走,唐军追至介州,一战而胜。

    唐军夺回河东要地,对巩固关中,尔后争夺中原具有重要意义,初出茅庐的李道宗功不可没,展现出非凡的军事天赋!

    随后,李道宗参与破刘武周、赫战功,与李孝恭一起被称为“宗室双雄”,并称为贤良之将。

    李二陛下更在去年说出赞誉之语破王世充、灭东突厥、吐谷浑等诸多战役,为大唐王朝开疆拓土立下赫:“当今将帅,惟李绩、道宗、薛万彻。”

    作为大唐的皇亲国戚,李道宗犹如汉朝的卫青和霍去病,征战四方,功勋显赫,所立下的功绩绝对不在名震后世的侯君集秦琼尉迟敬德等人之下。

    当然,房俊之所以对李道宗如此关注,其实只是因为这人有一个宝贝女儿,历史上嫁入吐蕃成为了文成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