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陛下,我错了……
    房俊慢悠悠续道:“殿下钟灵毓秀,乃是天之骄女,却丝毫没有高高在上的娇纵之气。她心地淳朴、慈爱仁厚,哪怕此刻疼得钻心刺骨,亦会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因为她知道,一旦她稍稍露出痛楚难忍的模样,甚至哀哀的哭泣几声,她那位暴躁的父皇便会凶性大发。帝王一怒,血流漂杵,无数人将会因此人头落地、家破人亡!试想,那般仁慈温厚的殿下,怎么忍心见到因她而起的这场惨剧?故此,殿下哪怕是苦苦的忍着,亦不敢流露出丝毫痛楚。可怜那般一个聪慧明秀的女孩儿,受了伤却连呼几声疼痛、流几滴眼泪都不敢,所有的伤痛都只能死死的忍着……相比起来,或许这种心里的惊惧恐慌比之身体的伤痛更加令人心疼……”

    包括王德在内,殿内所有的内侍宫女大气也不敢出。

    但是所有人心里都在欢呼,都想要一跃而起搂着房俊亲一口!

    太有才了……

    不是说什么“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的大道理。

    不是怒叱什么“圣人为善若恐不及,备祸若恐不免”的诤言。

    更没有什么“厚者不毁人以自益也,仁者不危人以要名”的劝谏……

    陛下您不是心疼晋阳殿下吗?

    那您可知当你要处置这些内侍宫女的时候,晋阳殿下心里是怎样的感受?

    正如房俊所言,晋阳殿下想来待人宽厚、温和仁慈,此刻在后殿之内想必心忧如焚,唯恐父皇为了她的伤势迁怒奴婢仆役而大开杀戒。

    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就只能死死的忍着痛楚,不敢呼痛,不敢哭泣……

    “陛下……”

    一声微弱的呼声,自殿中一名宫女口中响起。

    她依然被帝王的威势吓得战战兢兢,却依旧勉力抬起脸,不顾脸上流淌的泪水,惨白着面色道:“陛下,奴婢错手打翻水盆,指示殿下受到重创,心中悔恨不已,求陛下赐死……”

    她身边另一个侍女亦是浑身发抖,却依然鼓起勇气:“奴婢死罪,亦求赐死……”

    殿下仁厚,身为奴婢岂能不知?

    本来致使殿下受伤,婢女们心中便歉然内疚,此刻见到又要牵连到殿下身边其他的内侍宫女,只有鼓起勇气恳求一死,或许还能免除惨剧发生,自己家中亲眷也不至于受到牵连……

    殿中陡然寂静。

    唯有几个压抑不住心中恐惧的宫女发出轻微的饮泣之声……

    李二陛下看都不看那两个求死的宫女,只是狠狠的盯着房俊,咬牙说道:“天道有定,律法严明。既然犯错,那就得得到惩罚。妇人之仁,如何警醒后者尽心做事?”

    不杀掉几只鸡,那些猴子怎么能尽心做事,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呢?

    房俊微微躬身,恭声道:“欲人之爱己也,必先爱人,陛下一味将自己的行为归咎于律法,殊不知法理不外乎人情,仁者爱人,岂能心存定见,待人以严?”

    顿了顿,不看李二陛下黑如锅底的脸色,兀自说道:“惟宽可以容人,惟厚可以载物,从这一点上来说,陛下您……不如晋阳殿下多矣。”

    李二陛下太阳穴都快崩裂了!

    双目燃烧着熊熊怒火,那模样简直想要将房俊一口咬死!

    不如晋阳殿下多矣……

    你滴娘咧!

    朕在你眼中还不如一个小丫头?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蔑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只见李二陛下暴跳如雷,一个虎跳矫健的从桌案之后跳下来,两个箭步冲到房俊面前,抬腿就是一脚。

    房俊猝不及防,被踹在肩头,一个屁墩坐在地上。

    他还没顾得疼痛,便诧异抬头看着犹如怒虎一般的李二陛下……

    搞什么啊!

    你是皇帝啊!

    是翱翔于九天之上睥睨众生的龙,是天下至尊人间霸主,怎么能一言不合就抬脚踹人呢?

    有损形象的啊……

    殿内众人也都目瞪口呆。

    陛下这得是发了多大的火,才能不顾帝王之尊抬脚踹人?

    房二郎,你牛……

    李二陛下暴怒如狂,一脚接着一脚不顾头腚的猛踹,一边踹一边破口大骂:“你滴娘咧!老子两天不踹你,你就浑身发痒是吧?老子不如兕子?你个混账简直找死,老子半生征战冲锋陷阵,打下了诺大的江山,你说老子不如一个小丫头?老子在你心里还有没有半点值得尊敬崇拜的地方?哇呀呀,气煞我也,踹死你个混账!”

    房俊只能捂着脸,保住自己的英俊相貌,像个鸵鸟一般顾头不顾腚……

    可是李二陛下当真是恼火到了极点,一脚接着一脚,一脚重过一脚,踹得房俊浑身骨头都快散了架。

    这么踹下去,自己会不会被踹死?

    房俊有点害怕了,不能死撑着啊!

    赶紧大叫道:“杀人不过头点地,陛下,微臣有话说!”

    李二陛下闻言,稍稍喘了口气,停住脚,怒视着蜷缩成一团的房俊,怒气冲冲道:“好好好,还跟朕硬气是吧!混账还有何话说?行,你说!还有什么言语你就一次说出来,魏徵那老东西快死了,现在又蹦出来你这么个玩意来恶心朕!还有多少逆耳忠言、热血诤谏,你统统一次都说完,否则一旦被朕踹死了,到了阴曹地府也不服气!”

    王德替房俊捏了一把汗。

    您可悠着点儿吧!

    这位皇帝可不是史书上那些“何不食肉糜”的软蛋,那可是提得起槊杀得了人的马上皇帝!

    若是当真惹急了,你真当他不敢杀人?

    或许杀了之后会后悔,但是怒气蒙蔽了神智的情况下,搞不好真就给你砍了啊……

    房俊揉了揉腮帮子,不慎被踹了一脚下巴,疼的要命。

    他翻身爬起来,站在李二陛下面前,深深吸了口气……

    李二陛下拳头攥得紧紧的,嘴里的牙齿咬得嘎嘣响,微微眯起眼睛,倒是要看看这个棒槌还能硬气到什么时候,还能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言语,今儿非得踹死他不可!

    房俊吸了口气,在李二陛下的怒气注视中、在店内内侍宫女的担忧中,目光与李二陛下毫无所惧的对视,伸手整理了一下梁冠,一振衣袍,一股凛然正气陡然而生。

    仿佛当年摘星楼强谏三日不去、最后被纣王剜心而死的比干!

    然后……

    房俊一揖及地,语气铿锵:“微臣……错了。”

    ……

    似乎有风从店内吹过,所有人都听到落叶萧萧乌鸦聒噪的声音……

    内侍宫女们目瞪口呆。

    刚刚房俊展现出来的那一幕,简直就是自古以来诤臣忠臣的典范,不惜以死来抗拒君王的暴戾,体恤那些卑微而渺小的苍生!

    简直就是比干、伍子胥的化身!

    形象光辉高大光芒万丈!

    结果……陛下踹了你几脚,你说你错了?

    忠臣形象轰然坍塌……

    ……

    李二陛下陡然睁大眼睛,甚至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朕这是上了年纪……出现幻听了么?

    错了?

    朕正等着你又说出什么慷慨激昂正气凛然的诤谏之词……

    结果你给我说这个?

    李二陛下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说你错了?”

    房俊点头道:“微臣错了。错在不能体会上意,错在不能替君分忧,错在不能挺身而出,将千古骂名揽于已身,将千秋罪责一肩扛之!”

    李二陛下被绕的有些懵:“什么意思?”

    房俊慨然道:“处死这些内侍宫女,实乃暴君才能做的事情,必然在史书之上留下千古骂名。可是陛下心忧晋阳殿下,爱女心切,若是不处置这些人如何消得心头之气?微臣不应当劝谏陛下,而是应当挺身而出,手刃这些内侍宫女,将所有骂名一己担之,保住了陛下清誉,又让陛下消了气,这才是身为臣子应当做的事情……”

    李二陛下眨巴眨巴眼睛,才算是听明白房俊的话语。

    这是在骂朕昏聩无德、虚伪做作么?

    你滴个娘嘞!

    你就是这样认错的?

    糊弄朕呐?

    李二陛下气得鼻子冒烟,头发根都竖起来了!

    暴怒道:“来人,速速来人,将这个目无君上的混账拉出去杖毙!打死他!打死这个王八蛋!”

    李二陛下暴跳如雷,雷霆般的怒吼在殿内回荡,震得人耳鼓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