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又挨揍了
    李二陛下的怒吼在殿内震荡!

    守在门口的禁卫急忙跑进殿内,便听到李二陛下暴怒如狂的声音……

    “打死他!打死这个王八蛋!”

    一众禁卫面面相觑。

    如果陛下的命令是“将此獠擒下,重打三十大板”,那么禁卫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命令。

    可现在陛下的命令是打死他……

    难道真的打死?

    禁卫犹豫了一下。

    好歹这也是从二品的高官,堂堂京兆尹,又是房玄龄的公子,高阳公主的驸马,也未见有什么谋逆之举、不赦之罪,不至于就真的打死吧?

    固然陛下现在暴怒,口口声声喊打喊杀,可若是禁卫真将房俊打死了……一旦陛下后悔,遭殃的不还是禁卫?

    他们这一犹豫,李二陛下愈发愤怒了。

    “怎地,朕的话也敢不听?好好好,一个两个的都要造反了是吧?信不信朕将尔等统统砍了,而后再来一个抄家灭族?”

    禁卫们吓得满头大汗……

    能够在御前当值的都是功勋子弟,哪一个身后不是一个大家族?

    若是因为自己还得阖家抄斩……

    死了都进不去祖坟啊!

    得咧,陛下咋说就咋办,至于会不会将房俊杖毙之后又后悔……但愿陛下不会后悔吧。

    若是后悔,吾等就倒了血霉了……

    两个禁卫上前,拽着房俊将他拽出了大殿。

    “我说房二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这一天不招惹陛下你就过不好日子是不是?”

    “你就乖乖的当你的京兆尹,进谏这种事情自然有御史言官们干,你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么?”

    将房俊拽到殿外的台阶下,禁卫们纷纷埋怨。

    房俊悄声道:“打板子可以,不过都给我留着点劲儿,若是当真打坏了,回头我就躺倒你们家去,好吃好喝的侍候我!”

    禁卫们呲呲牙,担任校尉的是李孝恭的小儿子李崇真,这小子嬉皮笑脸的揶揄道:“想要报复回来?怕是没机会咯!陛下的命令您没听见啊?‘打死他’!这是陛下的原话。哎呀本来兄弟一场,这狠手是下不去的,可是谁叫咱们各个都是忠臣义士呢?陛下的就是让咱们赴汤蹈火那也绝不皱一下眉头,所以,二郎勿怪哥哥们心狠,到了阴曹地府别元咱们,回头给您坟头烧几柱香,敬几坛好酒……”

    房俊气得肝疼,怒视道:“怎么说话呢?本官刚刚与令尊河间郡王把酒言欢,你得尊敬着点儿!否则下次跟郡王喝酒,非得告你小子一状!”

    李崇真满脸涨红,羞恼道:“喝酒怎么了?喝酒你就成了我长辈啊?好好好,各位兄弟都让一让,今日这板子我来打!”

    房俊威胁道:“你小子敢把握打疼了,饶不了你。”

    李崇真挑眉:“怕你呀?来来来,把这厮的裤子给我扒了,某倒是看他嘴硬到何时!”

    房俊还欲再说,旁边秦怀道悠悠说道:“二郎您总归是要叫唤得大声一些,不然晋阳殿下如何听得见您的惨呼,不听见您的惨呼又如何跟陛下求情呢?”

    房俊愣住。

    和着你们打我,我还得感谢你们是吧?

    尤其是这个老秦家的小子瞅着蔫儿了吧唧的像根豆芽菜,没想到却是一肚子坏水儿,蔫儿坏呀!

    房俊手指点点这帮功勋子弟,咬着后槽牙说道:“行!不就是一顿板子吗?打得狠点儿,别让某笑话你们连娘儿们的不如!”

    说着,自己解开腰带,褪掉裤子,往禁卫抬过来的一个长条板凳上一趴:“来吧!不将某打得叫出声来,就都特么给某缩回娘儿们裤裆里去!”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帮兔崽子就是存心报复!

    虽然见了面都是嘻嘻呵呵,但是他房俊现如今是从二品高官,甚得陛下器重,已经在同辈人当中一马当先一骑绝尘!

    谁还没有点嫉妒心?

    平素房俊高高在上,现在落入大伙手里,难免要消遣一二,稍稍磨平心中那犹如天堑的距离感……

    “啪!”

    “啪!”

    “啪!”

    板子落在屁股蛋子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动听声音,甚至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神秘韵律,雪白的皮肉微微颤动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雪白变成诱人的粉红,水波荡漾一般扩散开去……

    “嗷——”

    房俊的惨叫穿金裂石,响彻整座皇宫。

    殿内,李二陛下愈发烦躁。

    皇帝怒气冲冲,挥舞着手臂喝叱道:“这是在向朕控诉他的冤屈,显示他有多惨吗?刚刚打了几板子便这般惨嚎哀呼,还有没有一点关中男儿血气?传令下去,给朕狠狠的打!”

    王德愁眉苦脸,想劝又不敢。

    心中却暗暗腹诽:什么关中男儿,人家房俊本来就是山东老家……不过山东豪强那也都是硬挺血性的好汉,这么挨了几板子就叫的震天响,的确有点丢人……

    不过心中也算稍稍松了口气,毕竟这次陛下固然恼怒,却没有再说出“打死他”那样的气话。

    后殿。

    晋阳公主蹙着一对儿柳叶眉,秀美的眸子盈满水汽,愈发显得晶莹雪亮,黑白分明。洁白的贝齿狠狠咬着分润的下唇,憋着眼泪,忍着脚背上火烧火燎锥心刺骨的痛楚。

    一只秀气白皙的脚丫搁在锦榻前的绣墩上,五根圆润的脚趾头齐齐的并拢在一起,弧度优美的脚背上原本雪腻莹白的肌肤此刻浮起一片血红透亮的燎泡,触目惊心,狰狞可怖……

    可是即便那锥心的痛楚不停的啃噬她的神经,她也只是死死的咬着嘴唇,苦苦的忍着泪花儿,不将自己的痛苦表现出来。

    她知道父皇对自己的疼爱,她怕她若是哭叫起来,父皇伤心愤怒之下会重重的惩罚那些内侍宫女。

    人孰无过呢?

    若是因为一时失手导致自己受伤便要承受父皇的滔天怒火,晋阳公主于心不忍。

    她太了解父皇看似温和宽厚的笑容背后隐藏着怎样暴戾的性情,若是父皇当真发起火来,那些内侍宫女的下场……或许唯有一死。

    善良的小公主宁可独自忍受着痛楚,也不要有人因为自己而死……

    侍女小满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嗯,“小满”这个名字是晋阳公主给取的,四、五年前这一批侍女送到她这边来的时候,按照规矩是要她这个主子给取名字的,不过那个时候的晋阳小公主没什么文化,就给取了这么一个浅显易懂的名字。

    另外几个则分别叫做立春、谷雨、白露、小雪……

    没错,当时的小公主刚刚认识了一些字,而恰好手里是捧着一本皇历的……

    晋阳公主抬起头,略微诧异这个一贯循规蹈矩的小侍女怎地这般慌张。

    可惜她眼眸中还蓄着泪水,小脸儿因为痛楚皱巴巴的成了包子,愈发吾见犹怜……

    小满快步跑进来,脸蛋儿因为急促的呼吸泛着润红,神情慌乱。

    “殿下,不好了……”

    “怎么了?”

    晋阳公主心中一紧,难道父皇当真要大开杀戒了吗?

    小满疾声说道:“陛下震怒,要将白露和小雪她们处死……”

    果然……

    晋阳公主哀叹一声,赶紧挣扎着想要起来。

    “小满你快来扶我,我去跟父皇求情。不过只是一些小错,怎么就能杀人呢?”

    小满喘了口气,续道:“不过房驸马来了,劝阻了陛下……”

    “啊!姐夫来了吗?太好了!以姐夫的聪明才智,定然能够劝阻父皇的!”

    晋阳公主一脸雀跃,似乎连叫上的痛楚都削减了几分。

    小满又喘息了一下,这才将一句话说完:“……陛下虽然没有非要杀了白露和小雪她们,但是恼火房驸马顶撞与他,下令将房驸马押出门口,要将房驸马……那个……杖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