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不好看的我不吃
    翌日清早,房俊在宿醉中醒来,头痛欲裂。

    房俊酒量一向不错,房府佳酿也是纯正的蒸馏酒没有酒精勾兑,按理来说喝完不应当上头。

    可是你再能喝,架不住狼多啊!

    他是少郎君,是这些家将部曲的主心骨,人家跟着你水里火里生死冲杀,不至于敬你一杯酒还要端架子吧?起先这帮部曲家将转着圈儿的敬房俊酒,房俊尚只是浅浅的喝一口,可是到得后来气氛热烈,越喝越嗨,哪里还记得住藏深沉?反倒是他逮着卫鹰等一干部曲硬灌……

    房俊酒量确实好,一大帮人硬是被他干到一片,最后卫鹰那小子被房俊薅住脖领子灌了一杯,当场就喷了,哭着喊着在地上打滚,最后爬着才算是逃离房俊的魔掌。

    房俊揉了揉脑袋,还好虽然醉了却没忘记屁股的伤,这一宿都是趴着睡的,浑身酸疼。接过侍女递来的一大碗醒酒汤喝了,起床洗漱一把来到屋外打了一趟拳,头痛顿消,活力十足。

    不由暗暗感叹年轻就是好,体力好吸收好,皮实耐操……若是换了上辈子亚健康中年男人那会儿,这一顿酒喝完估计就得住院挂点滴。

    柳老实和几个儿子抬着由图纸制成的实物走进院子。

    房俊吃了一惊:“这么快?”

    虽然这玩意没什么技术含量,但到底对于唐朝人来说是实实在在的新生事物,难免要在构造和原理之上多加揣摩,工艺反倒是其次。

    一宿就做出来……

    实在是令人吃惊。

    柳老实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浮起憨笑,粗壮的手指头指了指,笑道:“这东西看着新奇,实则比四轮马车简单多了。所有的原料都是现成的,老朽带着几个兔崽子半宿就做完了,倒是那帮子玩弄花活儿的工匠费了半宿力气,方才折腾出这个样子,不知二郎可还满意?”

    房俊瞅了瞅,鎏金嵌玉雕饰华丽,能用铁的地方全是精光闪闪的精钢打制,能用木料的地方全是上等的紫檀……

    “不错不错,回头你通知下去,所有参与制造的工匠按人头每人一百钱奖励,反正就这么一个小东西,也别分什么地位上下出力多寡了。”

    房俊对家中工匠的能力甚为满意,琢磨着是不是应当给这帮子“唐朝工程师”安排一点地狱难度的任务?

    或许,真的能够将蒸汽机搞出来……

    蒸汽机的原理不难,钢质材料的要求也不高,唯一的难度就是橡胶。没有橡胶对机体密封,会漏水漏气,蒸汽的利用率就会很低下。

    反正慢慢来吧,没有合成橡胶还有天然橡胶呢,马来群岛茂密的森林里有的是橡胶树。

    自己虽然是个穿越者,但到底也只是个普通人,不可能什么都做得出来。只要自己能够提供一个正确的方向,子孙后代就可以少走很多弯路,这个民族就可能始终屹立于世界之巅,没有这个“惨剧”那个“条约”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儿……

    柳老实欢天喜地的走了。

    一百钱的赏赐对于他们这些高级的工匠来说或许不多,但是却足以使得那些学徒们美滋滋的买上十几斗米,足够一家老小吃上一阵子……

    房俊带着人又来到皇宫,今天的禁卫换了一拨,但都是认识房俊的,见到他给晋阳公主送东西,一面让他自行进宫,一面前往宿卫宫禁的将军处禀报。

    几名内侍抬着房俊带来的东西跟在房俊身后,向晋阳公主的寝宫走去。

    内侍们甚是好奇这个似车非车似椅非椅的东西到底是何物,不过摄于房俊的威名,却是压制着好奇不敢问。这位房二郎可是大唐的一朵奇葩,能够气得陛下三天两头将其狠揍一顿甚至亲自出手教训的人物,掰着手指头也数得出来。

    最厉害的还是人家昨个差点被陛下杖毙于禁宫之内,今天就大摇大摆的又来了……

    依着陛下的火气,您难道就不应当躲避着点儿么?

    心里狐疑,也不敢问,几个内侍轻手轻脚的抬着,丝毫不敢大意。

    没办法,这玩意虽然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瞧瞧这鎏金嵌玉缀满珍珠的模样,定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想想也对,房二郎这位财神爷出手,那能是凡品么?

    可千万别给磕着碰着,否则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

    房俊刚刚走进晋阳公主的寝宫,便听到衡山公主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

    “兕子姐姐你都不知道,今天早上我宫里的管事去东市采买,东市那边都传得沸沸扬扬,说是姐夫打发家将部曲将城外的山林野地翻了个底朝天,将长安城附近的狗獾都快给捉光了,深更半夜还在骊山的庄子里烧烤来着,都说姐夫是个棒槌,馋獾子肉了也能闹出这般大的动静来,是大唐第一号纨绔子弟呢!唉,兕子姐姐,你说那獾子肉好吃不?要不,让姐夫给我们也烤一点尝尝呗?我都没吃过呢!”

    跟晋阳公主一样,衡山公主口中的“姐夫”只能是房俊,跟其余的驸马见了面也只是客客气气礼仪端庄的喊一声“某某驸马”,距离感十足。

    此举惹得一众驸马尽皆不满。

    试想,谁不想有一个聪明伶俐漂亮活泼的小姨子,缠着自己要这要那时不时的耍耍脾气或者给个笑脸?搞得如同君臣规规矩矩,那就没意思了……

    衡山公主连说带比划,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身为公主,怎么可能吃到那等下贱的食物?

    但是对于吃货来说,越是吃不到的东西就越是充满吸引力……

    晋阳公主则轻轻咬着嘴唇,眼眸闪闪。

    姐夫漫山遍野的捉獾子……

    难道只是为了吃肉?

    她可没忘记昨天房俊在御医面前提起过的“獾子油”,想必姐夫捉獾子是要熬獾子油给我治疗烫伤吧?

    还是姐夫最疼我了……

    晋阳公主唇角微微翘起,心里美滋滋的,甚是愉快。

    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便见到房俊健硕的身影出现在寝宫门口……

    晋阳公主双眸一亮,娇呼一声:“姐夫!”

    衡山公主收住话头,回头见到房俊,顿时连蹦带跳的跑过去,扯着房俊的衣角,扬起小脸兴奋的问道:“姐夫,獾子肉好吃吗?你家还有没有啊,小幺好想吃啊……”

    房俊宠溺的默默她头顶的双丫髻,来个个摸头杀,笑吟吟道:“自然是有的,只不过怕是陛下不会允许你吃那个,毕竟是下贱之物,有失皇族公主的身份。”

    狗獾这种东西这个时候跟猪一样,都是低贱之物,真正的簪缨世族是不屑食用的,何况皇族?

    衡山公主不干,抓着房俊的胳膊撒娇:“我不管!我就想吃!小幺都快馋死了啊!姐夫求求你,带我吃好不好?父皇如果责罚我,那我就说是你让我吃的呗,反正你也不怕父皇,顶多挨上几板子!”

    房俊大汗……

    哦,你馋病治好了,就不管姐夫挨不挨揍了?

    你这妖女要不要这么腹黑?

    房俊吓唬她道:“当真要吃?那行,姐夫宁可挨着陛下一顿揍,谁叫咱们小幺喜欢呢?不过那狗獾很吓人的,有着狗的鼻子、猪的身子,还会发出‘哺哺’的奇怪叫声……”

    衡山公主小脸儿都吓白了。

    那是怪物吗?

    好难看,我还是不要吃了。

    “那还是不吃了吧……好可怕!吃吃小羊的小兔子就好,漂漂亮亮的,多可爱呀……”

    房俊无语。

    这丫头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啊!

    这算不算是欺软怕硬的一种呢?

    抬头看向晋阳公主,小公主正对他展露一个甜甜的笑容。

    房俊顿时心情大好……

    “将东西给殿下抬进来!”房俊回身指使内侍将那个似车非车似椅非椅的东西抬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