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姐夫,不疼!
    却是晋阳公主坐在轮椅上,被衡山公主推着从寝宫出来……

    长孙澹没有去看两位小公主,虽然是金枝玉叶,不过也是他的表妹,在他眼里并没有多少尊敬畏惧。

    他瞪着裴行方,不满道:“陛下的旨意是五十大板,尚未足数,将军何以阻拦?”

    右卫将军又怎样?

    顶头上司又怎样?

    河东裴氏又怎样?

    咱是长孙家的郎君,根本不将你放在眼里!

    裴行方却是暗暗叫苦。

    他本是想送给长孙家一个人情的同时,在紧要关头制止长孙澹亦能在房俊面前讨个好处。可是谁知晋阳公主出来的这么快,现在就算是制止了长孙澹,看上去亦是晋阳公主制止长孙澹,他只是在执行晋阳公主的命令。

    尤为懊恼的是,这个长孙澹完全世家子弟的傲娇脾气,自己制止他,反倒惹得这小子对自己怒目相向。

    裴行方有些后悔,还不如要么就在一旁看着将长孙家的人情卖得彻底,要么早早制止长孙澹,给房俊留一个好印象……

    现在的情形却是两个都得罪了。

    娘咧!

    脑瓜子转得太快也不是好事……

    裴行方瞪着长孙澹,心说你特么怎地比房俊还要棒槌?

    好歹我也是你的长官,你还有没有点上下尊卑?

    他阴沉着脸,缓缓说道:“陛下的旨意是打五十大板,却没有旨意将房俊打死。长孙校尉,注意你的身份!”

    长孙澹怒视裴行方,反唇相讥道:“身份?你当注意身份才是!区区一个河东裴氏的庶子,有什么资格在本郎君面前人五人六?识相的速速闪开一边,莫要碍着某执行陛下的命令!”

    裴行方气得眼皮直跳,怒道:“有本将在此,你休想再多打一棍!”

    长孙澹道:“你是要抗旨不尊么?”

    “抗不抗旨不是你说的算,待本将将房俊之情形禀告陛下,若陛下依旧要执行刑罚,自然由得你便是。可若是想在本将面前徇私枉法,却是休想!”

    两人针锋相对,争执不下。

    房俊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攥得紧紧的双手缓缓松开。

    他又怎会感受不到长孙澹满满的恶意?

    甚至就连裴行方不断闪烁的神色之间那点小算计,他都心知肚明。

    束手待毙?

    这自然不会!

    他只是在忍,忍着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再不反抗就得被活活打死的时候,才会暴起反击!

    这五十大板是李二陛下的命令,谁也不敢违背。

    但若是自己在濒死之时反抗,就算是将长孙澹打死,那也没人能说出什么。因为就连李二陛下也只是气恼之下想要责罚房俊而已,长孙澹却敢违背李二陛下的意愿,徇私枉法、公报私仇欲将房俊置于死地,还不许人家房俊濒死挣扎么?

    可是裴行方和晋阳公主一前一后的制止长孙澹,却使得房俊的计划落空。

    这一番打算是白挨了……

    房俊瞅了一眼寝殿门口,衡山公主正推着晋阳公主从远处跑过来,两张小脸儿满是急切担忧,隐隐约约可见已经蓄满泪水。房俊回过头,先淡淡的看了裴行方一眼,继而看着长孙澹,露出白牙笑了笑,却不妨抽动了伤处,疼得嘴角一抽。

    忍着胀痛得不似自己身体的伤处,房俊看着长孙澹,笑容有些狰狞,语气森寒:“今日之恩惠,房某记下了。长孙校尉,还有裴将军,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房某必有回报。”

    裴行方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底升起。

    房俊是什么人?那是无法无天的纨绔,是长安第一号棒槌,向来只有他怼别人,何时吃过这么大的亏?便是亲王重臣门阀勋贵,也从来只有被他折腾的份儿!

    现在的房俊是京兆尹,虽然管不到河东那一块儿,可但凡天下的士族哪一个不是在长安有着诺大的产业?

    被房俊这个不讲规矩的地头蛇盯上了,后果实在堪忧……

    裴行方抿着嘴,愁眉不展。

    心中愈发后悔刚刚想要两头讨好的主意,简直愚蠢到极点……

    长孙澹却是不怕!

    一直在父兄的庇佑、家族的光环下成长,未曾当真踏入社会见识到人心险恶世事维艰,世家子弟的骄狂作风一览无遗。

    在他想来,大兄犯下了谋逆之罪尚且能够在外逍遥,陛下对于长孙家的厚爱并未因为姑母的去世而稍稍减弱半分。长孙家就是一颗参天大树,除了李唐皇族,天底下还有谁不得仰望?

    他怒瞪房俊:“怕你怎的?你那老子眼瞅着就要致仕回乡种田,人走茶凉,你依仗陛下的宠爱还能有几日?只要没有你爹的权势,没有陛下的袒护,小爷分分钟锤死你!”

    意气风发,傲气冲天,这位长孙家的六郎君简直如同一只展翅飞翔在云霄俯视苍生的雄鹰……

    裴行方差点想要捂脸。

    长孙无忌那个满肚子阴谋诡计老奸巨猾的家伙,怎地生出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儿子?

    你真当你长孙家还是文德皇后再是之时?

    你真当人家房俊只是凭借父亲的权势皇帝的宠爱才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人家是京兆尹!

    从二品的高官,执掌京畿之地,天下封疆大吏之首!

    那一笔笔成绩、一桩桩功勋,纵然比不得你老子的从龙之功,但是放眼满朝文武,有几个比得上?

    最离谱的是,这小子居然要锤死房俊……

    人家那是在西域跟突厥狼骑明刀明枪的对阵、在江南数万叛民的包围之中杀得血染长江的悍将!

    单纯比较身手,大唐军中武将有几人敢闻言必胜房俊?

    裴行方闭着嘴,心里腹诽着,嘴上却是一句话不说,对房俊的威胁之语充耳不闻。

    就让长孙澹这个比房俊还要棒槌的家伙去吸引房俊的火力吧,最好是气得房俊火冒三丈,从而将自己忘掉……

    三人神情迥异,那边晋阳公主和衡山公主已然到了近前。

    原本是衡山公主推着轮椅的,但是晋阳公主嫌她走得慢,将她推开,自己操控着轮椅飞快来到房俊身边,看到房俊血肉模糊的伤处,皮肉已然翻卷开来,血腥可怖。

    晋阳公主“哇”的一声就哭出来,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哩叭啦的划过细嫩的脸颊,滴落在衣襟上。

    她的脚背烫得一片燎泡,每天晚上钻心的疼,但是她都死死的忍着,从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她始终记得几年前母后去世的时候她哭闹不休,吵着要母后,父皇将她放在膝上红着眼圈跟她说,你是老李家的闺女,是金枝玉叶,是天潢贵胄。你的身体里流着世上最尊最的血液,你天生就应当高高的处在云端之上,享受世人的膜拜。

    所以你不能跟普通一样去悲伤、去流泪,你生来是要享受这世间最尊最的荣华。

    自那以后,晋阳公主很少哭泣。

    她觉得自己是公主,那就应该当时刻将自己最坚强的一面展现给自己的仆役、臣民,哪怕她只是一个女孩子!

    但是现在,看着姐夫身上那狰狞的伤处、嘀嘀嗒嗒的血渍,她却感觉到一种自母后去世之后从未有过的痛苦……

    这是个健壮的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却每每温柔小意的呵护着自己,无论自己有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从来不曾拒绝,甚至不曾有过一点点的为难。

    仿佛只要是自己想想要的,他就有无数种方法让自己达成心愿。

    在心里,姐夫是个无所不能的人……

    可是现在,这个叱咤风云能够使得长安城所有纨绔子弟望风而遁退避三舍的姐夫,却像是一个坍塌了脊梁没有了半分威风的可怜虫……

    晋阳公主狠狠的用小手抹了一把眼泪,上前用她冰凉的小手婆娑着房俊的脸颊,柔声安慰道:“姐夫,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