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长孙家的危机与机遇
    赵国公府,长孙无忌正与三子长孙濬议事,尚有几位族老、管事在侧。

    议事的内容自然是铁行被房俊打压之事。

    长孙濬神情有些颓丧,仔细的报出最近的账目、销量以及亏损数字。

    他本来对于自己接掌家族极为自信。

    论身份,他是嫡子,大兄长孙冲现在流亡在外生死不知,而且就算是有朝一日陛下皇恩浩荡赦免了长孙冲的罪名,也不可能接掌整个家族。他长孙濬的地位便是嫡长子,比庶出的兄长长孙涣尊贵的多。

    毕竟这是个“以嫡为嗣”的年代……

    论父亲心中的地位,他更远远超过长孙涣。

    否则何以将家族支柱的铁行交于自己,而非是年纪更长、处事更加老练的长孙涣呢?

    但是现在铁行被房俊打压得不成样子,他这个管理者无论如何也腿卸不掉责任。铁行每日每时每刻都在亏损,亏掉的不仅仅是海量的金钱,还有长孙家数代人经营起来的名气、威望……

    长孙濬感受一股迫切的危机感。

    长孙无忌无奈叹了口气,面对房俊的打压,即便以他的城府和心机亦是感觉无计可施。

    人家也没什么花招手段,就是凭借新式的冶铁之法大幅度降低成本,而且质量甚至犹有过之。这种简单粗暴的价格战最直接,也最有效。

    若是面对别的人家,长孙无忌大可以动用自己的权势从别的层面施以打击,可是房玄龄的地位权势不逊于自己,房俊现在又甚得陛下庇护,长孙无忌也是无法可想……

    “高家四郎现在还在京兆府的大牢里?”

    长孙无忌问道。

    长孙濬有些茫然,不知道父亲何以打岔到这方面?他最近被房俊打压得焦头烂额,哪里有心思去管高真行的事情?便扭头望向旁边的一位管事。

    那管事恭声道:“回家主的话,是的。”

    长孙无忌有些不解:“好歹也是申国公的公子,这般羁押多日已是过分,给出的是什么罪名?”

    那管事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大抵是什么……藐视朝廷重臣、危害帝国安全?”

    长孙濬气道:“房二这个棒槌当真胡闹!怎地不干脆按一个叛国罪直接砍头了事?居然这般羞辱于人,当真可恶!”

    那管事道:“非也,也曾有人质疑过这个问题,毕竟这个……危害帝国安全罪,可谓前所未闻。那房俊给出的解释是:所有危害帝国安全罪是指危害帝国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分裂帝国、颠覆皇权的行为。不过他说高四郎只是嫌疑犯,正在审理。谁都知道他是瞎胡闹,就是因为高四郎当面骂了他,是以也没人跟他较真儿。当然,他也只是羞辱高四郎一番而已,这些天将高四郎关在大牢里虽然就是不放人,但是好吃好喝,更是从未提审刑讯。”

    说白了,全长安的人都知道房俊只是再跟高真行斗气,也没想将高真行如何如何,至于这个罪名那个罪名,纯粹就是跟高真行闹着玩,自然也扯不到什么滥用职权上头去。

    纨绔之间的龌蹉,没人懒得去理会……

    长孙无忌也有些失望。

    他倒是希望房俊压不住火气将高真行狠狠的折腾一顿,那样房俊必将落下口实,一向地位超然的申国公高士廉说不得也会搅合进这滩浑水里,自己更多机会浑水摸鱼……

    高真行的事情没有什么可以操控的余地,长孙无忌只能将思路再次回到正题上来。

    明刀明枪的互怼,这在长孙无忌看来是最讨厌的事情,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自然就没有空子可以钻……

    纠结了半晌,长孙无忌只能无奈说道:“随房俊去吧,他愿意降价就由着他,咱们减少供应量,少赔当赚。”

    一个管事迟疑了一下,问道:“家主,若是如此……怕是大部分老客户都将转而向房家购置铁料,这对咱们生意影响实在太大,还请家主三思。”

    你减少供应了,那些客户得不到足够的铁料,自然要改换门庭,去求购价格更便宜、货源更充足的房家。而这种几十年的老客户一旦走了,想要回头可就难了……

    长孙无忌焉能不知这个道理?

    他眼下既是实在想不出反败为胜的办法,亦是没有太多精力牵扯进这种商贾货殖之事。

    钱财是家族发展的根基,但绝不是最重要的。

    政治立场,那才是一个家族赖以生存的根本。

    且看看底蕴雄厚的山东世家在贞观朝是如何被打压的?

    长孙家现在的政治立场已然与陛下产生了冲突,这是死结。关陇集团的立场无法改变,否则丧失掉大多数利益之后必然泯然众人,难以保持一等士族门阀的地位;皇帝的立场也无法改变,越来越强大的士族门阀让皇帝感受到了危机,不打压士族门阀,皇位不稳。

    既然当下朝廷的政治立场不符合关陇集团的利益,那么就只有再树立一个全新的、以关陇集团利益为核心的政治立场……

    当然,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而又艰险的,但是对于关陇集团来说,别无选择。

    而当这个全新的政治立场树立起来,长孙家也必然水涨船高,一跃而成为天下数一数二的门阀!

    房俊?

    随便就捏死他……

    长孙无忌环视一眼在场诸人,都是长孙家的核心人物,他便稍稍提点了一句:“都沉下心来吧,从今日开始,做事要低调,吃了亏也要咽下去。卧薪尝胆,以图他日风云再起之时!”

    堂中诸人齐齐一震!

    这么多年来,长孙无忌的行事风格早已经深入这些人的心中,对他的一言一行亦都多有了解。只看长孙无忌这句话,就知道家主这是有所绸缪,将会有大动作了!

    “诺!”

    诸人轰然应诺。

    长孙濬心中压力陡然一轻,既然父亲图谋大事,那必然是有关关陇集团和皇权的斗争。与之相比,区区铁行的盈利亏损自然微不足道,甚至更有示敌以弱的效果……

    那么那些老不死的族老就不能再拿铁行的事情来苛责于他。

    堂外脚步声响。

    急促的脚步声令长孙无忌微微蹙眉,等到一个仆役自门口进来,他语气不悦道:“不知道正在议事么?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那仆役赶紧说道:“小的知错……只是事关重大,故而着急了一些。”

    长孙无忌问道:“何事?”

    仆役说道:“刚刚宫里来人,交待了一件事……”

    遂将内侍总管王德打发人前来通知皇帝的话语复述了一遍。

    堂中一阵寂静……

    一个须发皆白的族老一拍身旁的茶桌,激动道:“打得好!六郎不愧是长孙家的儿郎,打得好哇!那房俊着实可恶,整日里嚣张跋扈何曾将长孙家放在眼内?便是大郎如今的遭遇,那厮也脱不了干系!六郎怎地不将他活活打死,替大郎出一口恶气!”

    其余人尽皆默然。

    打死?

    这还没打死呢,皇帝的警告便来了。若是当真打死,你以为不会让六郎去偿命么?

    长孙无忌心中更是一片茫然。

    曾几何时,他与李二陛下并肩作战、肝胆相照,现如今却落得这般形同陌路。

    是利益使然,还是自己当真做错了什么事?

    长孙无忌没有答案。

    即使有,他也还会走现在的这条路。

    他的权势地位与其说是皇帝陛下给的,不如说是关陇集团给的。没有关陇集团的鼎力扶持,他长孙无忌凭什么在李二陛下身边一众能人异士当中脱颖而出?

    就算是到了现在,若是没有关陇集团作为他的后盾,李二陛下还会如同一直以来对他的那般重用么?

    别谈什么感情,在赤果果的利益面前,感情就像是一个脱光了衣服的表子,随你怎去操翻……

    看来自己除了那一条路,已然无路可走。

    长孙无忌暗暗叹了口气,随口问道:“六郎现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