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你以为打完就完了?
    那仆役回道:“刚刚六郎打发人在账房取了两贯钱,说是六郎正在醉仙楼吃酒。”

    长孙无忌顿时一惊。

    取两贯钱吃酒自然是小事,就算长孙家的家规再严,长孙无忌也不可能去计较一个嫡子花光了俸禄月例之后在账房支钱这种小事。

    至于喝酒还是招姬他更懒得去管。

    之所以吃惊,是因为醉仙楼那地方可是房俊一贯与一群狐朋狗友聚会之所,就算现在房俊还受伤不能外出,谁知道那醉仙楼里有没有房俊的那一帮子狐朋狗友?

    李绩的小儿子也回了京城,程咬金家的小子刚刚调任右武侯将军……

    这若是遇上了,难保这些无法无天的纨绔不会为了给房俊出气,找上六郎的麻烦。

    长孙无忌赶紧说道:“速速派人前去醉仙楼,将六郎召回家中!”

    “诺!”

    那仆役赶紧领命前去。

    长孙濬显然也意会到父亲的担忧,遂起身道:“父亲,孩儿也跟去看看吧,万一六郎不听话,孩儿也能劝他回来。”

    长孙无忌点点头:“速去速回。”

    “诺。”

    长孙濬反身走出大堂。

    *****

    房俊被皇帝打板子,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闻。

    头两次宫里的禁卫、内侍们还讳莫如深,等闲不敢胡乱言语。但是随着次数越来越多,此间种种便渐渐传播开来。不过是一桩趣闻而已,又不涉及宫闱秘辛,皇帝也不管。

    这一次房俊前脚挨打,后脚消息便传遍长安。

    任何时代、任何地方,从来都不缺少喜爱八卦、更喜爱传播八卦的人……

    长孙澹在皇宫里又带了一个时辰,等到他下了值交卸了差事呼朋引伴来到醉仙楼饮酒的时候,他亲手差点将房俊杖毙的消息早已是人尽皆知。

    面对一道道或是震惊或是敬佩的目光,长孙澹感觉很爽。

    人想要出名或者得到肯定,用什么途径最快、最有效?

    很简单,将一个比你更出名的人狠狠的踩下去就行了!

    比如他长孙澹,在今日差点将房俊杖毙之前,有谁会注意到他这个长孙家的老六?

    现在可谓是“一举成名天下知”了!

    长孙澹得意洋洋,在一众小伙伴的簇拥当中进入醉仙楼。

    长孙家的六郎,自然有资格在醉仙楼的后院小楼当中饮宴。

    一大群人呼呼啦啦涌到后院,点了酒宴,叫了歌姬,好一番畅饮。

    席间有人便问道:“六郎今日当真威风,想那房俊一贯在长安城内横着走,却险险折在六郎手底下,吾等尽皆佩服!来来来,吾等同敬六郎一杯!”

    众人鼓噪着凑趣。

    长孙澹被挠中了心中痒处,欢喜的举杯痛饮,放下酒杯后一把将身边的歌姬揽入怀中上下其手,口中则笑道:“尔等不知,那房俊别看平素威风八面,但是在小爷我面前裤子这么一褪,还不是随着我往死里揍?不是跟你们吹,今日若非是晋阳公主和裴行方拦着,非得把房俊打死不可!”

    有人惊疑道:“若是当真打死,岂非摊了大事?那房俊既是房玄龄的公子,又是陛下的女婿,更是官拜京兆尹,幸好六郎没把他打死,否则后果堪虞。”

    长孙澹瞪眼怒道:“怕个屁啊!跟你说,当时我心里是真想把那厮打死!反正是陛下下旨,我一时失手将其打死顶多算是失职,咱堂堂长孙家的子弟,便是打死个把人又能怎地?只是可惜那棒槌实在抗揍,几十板子下去跟没事儿人似的,郁闷个娘咧!”

    可看他神情哪里有半分郁闷的样子?

    分明是得意得很。

    身边的歌姬嘴唇动了动,犹豫了一下,将香软的娇躯依偎进长孙澹怀里,俯在他耳边吐气如兰,轻声说道:“六郎小声一些,隔壁的绣楼里,便是卢国公府的程三郎在饮宴……”

    卢国公府的程三郎,自然就是程处弼。

    歌姬整日迎来送往,对于房俊这等明星人物自然略有熟悉,知道他与程处弼交情莫逆。现在长孙澹先是将房俊打得半死,继而再次炫耀,若是被那程处弼听入耳中,怕是不肯善罢甘休。

    这醉仙楼的后院虽然都是一幢幢獨立的小楼,但是相距并不远,酒酣耳热之际窗户都开着缝隙,长孙澹又是这般大呼小叫,很容易便被旁边楼内听到。

    她是好意。

    可是长孙澹不这么想!

    这话在他听来,那就是说他不仅不如房俊,连程处弼那个傻子都不如,在程处弼面前要夹起尾巴做人,要退避三舍!

    长孙澹脸色猛地一变,一把将怀中佳人推开,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啪!”

    声音清脆,室内陡然一静。

    诸人愕然望来。

    那歌姬被这一巴掌打得一个趔趄,撞翻了身前的案几,案几上的酒菜碗碟尽皆滚落在地,稀里哗啦一片狼藉。

    歌姬头上的发髻散乱,捂着红肿的脸颊,眼里盈满泪水,委屈的看着长孙澹,哀声道:“郎君恕罪,是奴家多嘴……”

    长孙澹被打断兴致,怒从心头起,一跃而起一脚就踹在歌姬的胸口,张口骂道:“去你的娘咧!怎地,本郎君在你眼中连程处弼那个傻子都不如?躺在本郎君怀里却想着别的男人,你特么找死是不是?”

    嘴里骂着,又扑上去拳打脚踢。

    众人齐齐无语。

    大哥,人家是个歌姬啊!

    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干得就是迎来送往的皮肉生意,你特么还让人家心里就想着你,你当是大家闺秀还是贞洁烈妇啊?

    那歌姬被他一脚踹得差点背过气去,还没等缓过来,长孙澹已经疯虎一般扑上来。

    几拳几脚,歌姬便鼻血长流,哀哀的求饶。

    可长孙澹疯起来哪里是求饶就行的?下手越发没个轻重。

    旁边的几个歌姬眼瞅着长孙澹这是要将人往死里打,便都过来相劝。长孙澹彻底发飙,拎起旁边的一个矮凳,一下子就将一个歌姬的脑袋开了瓢,鲜血涌出,那歌姬当即委顿在地。

    “杀人啦!”

    一个歌姬尖叫一声,扭身就往外跑。

    其余的歌姬也都吓坏了,声音凄厉的一边尖叫一边跑出去。

    长孙澹的一众好友赶紧上来相劝。

    整幢小楼乱哄哄一片……

    吓坏了的歌姬们刚刚出了门口,便见到迎面气势汹汹的走来一大群青年壮汉。

    为首一人身高体壮,下颌尽是浓密的胡茬,方脸长腿,虎背熊腰。

    正是程处弼。

    他本来正在旁边的小楼内与数位同僚饮酒,正因为刚刚得到的房俊差点被打死的消息担忧,便闻听有人在旁边的小楼内骂他程处弼是个傻子……

    本来心中就有火气,这还如何能忍?

    便气势汹汹的带人前来算账!

    程处弼见到一窝蜂般从门里跑出来的歌姬,把他也吓了一跳。

    等到目光顺着敞开的门口往里一瞅……

    呦呵,赶巧了!

    他如何能不认识长孙澹?

    心里这个憋着火呢,正巧就遇到正主儿了!

    程处弼是个闷骚的性子,笨嘴拙舌的,能动手的时候尽量不吵吵……

    他几大步迈进楼内,看着正一脸不屑嘴里嘟嘟囔囔的长孙澹,上去就是一个冲天炮!

    铁钵一般的拳头,健硕的臂膀,一拳能将沙袋打破!

    长孙澹又是全无防备,如何能抵挡得住?

    只是一拳结结实实的闷在脸上,长孙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便向后仰天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口鼻之中鲜血喷涌。

    “杀人啦!”不知是谁尖叫一声。

    刚刚尖叫的事歌姬,现在尖叫的是长孙澹的好友。

    大家都没来得及看清楚程处弼的长相,浑然以为这人就是被长孙澹砸到的那个歌姬的姘头。

    只是这仇抱的也太快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