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如果你无法反抗……
    长孙澹被程处弼一拳闷个正着,懵了好半天,便是长孙濬赶到的时候也还有些神志不清,脑子里晕晕的。直到李思文的那一鞭子,算是彻底将他抽清醒了……

    一鞭子下去,红彤彤的一道鞭痕,火辣辣的疼。

    一路上长孙澹就大声叫唤,牙齿被程处弼打掉好几颗,鼻梁骨大抵也塌了,稍微一碰便鼻涕眼泪一起流,还带着血……身上的鞭痕更是疼痛难忍。

    休看他在人前嚣张跋扈,可到底只是个世家公子哥儿,蜜罐里长大的宠儿,哪里经受过这般痛楚?

    他不认为京兆府能将自己如何,就算那里是房俊的地盘又能怎样?自己可是长孙家的嫡子,那程处弼二话不说上来就打人,就不信他敢不给自己一个交代!

    他躺在门板上嘴里哼哼唧唧,却没人理他。

    房俊在京兆府的威望可不是吹出来的,京兆府上下不管身处那个阵营,谁见了房俊不是心底发怵、两股打战?

    这长孙澹亦不知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猪油蒙了心,居然敢对房俊下死手……

    长孙家固然是一等一的门阀,可是这小子在一众巡捕眼里不过是一个只剩下半条命的可怜虫而已。

    其中的半条命是注定要被房俊折腾没的,至于那半条会不会给长孙澹留下……

    只有天知道。

    长孙澹见没人搭理自己,愈发不满,连声喝骂。

    巡捕们渐渐有些不耐烦。

    到了京兆府衙门,一个书吏快步上前,在程务挺耳边低语几句。

    程务挺回头瞅了兀自在撒泼打滚的长孙澹一眼,吩咐巡捕将其先行打入大狱,等候审理。

    至于程处弼和李思文则大摇大摆的坐在堂中,甚至有书吏奉上香茶……

    “凭什么?某是受害者啊!为何受害者要打入大狱,行凶之人却堂而皇之的上座?你们速速给某将房二叫来,某要与他说道说道,这般公报私仇,信不信长孙家弹劾他?”

    便有书吏淡淡说道:“府尹此刻正在皇宫养伤呢,怕是不能见你了。至于弹劾……吾家府尹什么都怕,偏偏就不怕弹劾。你们长孙家弹劾府尹还少了?”

    长孙澹气得哇哇大叫。

    可是任凭他如何挣扎,又是威胁又是恐吓,巡捕们亦是不假辞色,抬着门板将他往后院的大狱之中一扔,在也不闻不问。

    长孙澹实则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势,起码能走能动。之所以一路上让人用门板抬回来,一则是他刚开始的时候的确头晕目眩,二则也是扮可怜,尽可能的争取同情分……

    这会儿到了大狱之中,自然不必再装。

    只是他刚刚从门板上爬起来,一个硕大的脑袋便出现在眼前……

    天底下所有的监狱都是一个样,光线不好,阴暗潮湿,空气中参杂着酸腐恶心的味道。长孙澹尚未适应由明到暗的环境,面前便陡然出现一个人头……

    着实吓了一大跳。

    “娘咧!”

    长孙澹惊叫一声,一骨碌躲开老远。

    牢房中顿时想起一阵怪笑。

    “呦呵!这感情是哪家门阀的世家公子啊,瞧瞧这细皮嫩肉的,啧啧,保养的真是好,搞起来肯定比窑子里那些表子还带劲儿!”

    长孙澹抬头,便见到凑到自己身边这个有着一颗大脑袋的家伙,正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大黄牙对着自己嘿嘿直笑。

    那一双铜铃一般的眼睛里光芒闪烁,充满了……猥亵?

    长孙澹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不由自主的手脚并用向后退了两部,闪开一个足够原的距离。

    他是世家子弟,对于世家门阀之中那些龌蹉下流的勾当再是熟悉不过。

    这些钟鸣鼎食的士族人物生下来就锦衣玉食,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寻常百姓眼中可望而不可即的生活方式早已令他们厌倦,又算是吃仙丹饮玉露,这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也没了滋味。

    该玩的都玩腻了,生活未免太无聊,自然就得玩一些不该玩的。

    比如女人玩腻了,那就换男人玩玩……

    至于好不好玩,总得玩过才知道对不?

    世家子弟会专门豢养一些年轻貌美、体态轻盈的童子,以作银乱之用,并且美其名曰“**”。

    “娈“字本意形容“美好“,部首为“女“,即“相貌美丽的女子“。这本是一个寓意极好的词汇,但是却被人为的披上一层令人作呕的含义……

    古来便有“断袖分桃”、“龙阳之好”的典故,只是此种做法难免受到世人谴责,即便是由此雅好,也大多隐晦私密,不足与外人道也。

    但是自南北朝以来,“**”之风盛行。上至王侯将相,下至公卿贵族,莫不以此为荣。

    南梁简文帝萧纲曾有一诗:“**娇丽质,践董复超瑕……妙年同小史,姝貌比朝霞;袖裁连壁锦,床织细种花。揽裤轻红出,回头双鬓斜;懒眼时含笑,玉手乍攀花。怀情非后钓,密爱似前车,定使燕姬妒,弥令郑女嗟……”

    瞧瞧,这已经将这门伟大的爱好上升到了艺术的高度……

    北齐文人许散愁曾经说过一段非常著名的话语:“不登**之床,不入季女之室,服膺简策,不知老之将至。”这句话是许散愁在回答北齐宣帝提问的时候,表达自己清心寡欲的德操,却恰恰从反面看出当时的达宦贵人中“登**之床”、“入季女之室”的不在少数,否则许散愁怎会专提出此点来回答宣帝的问话?

    大隋承袭南北朝,大唐沿袭之。

    不仅在政治制度、军事制度上广泛沿袭,便是民间的社会风气也大多继承下来……

    此刻长孙澹看着那大头汉子眼中绿油油的光彩,一股寒气自心底升起,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也玩过。

    只不过那时他玩别人,绝对不是自己被别人玩。

    可是瞅瞅眼前这个大头汉子……那魁梧的身躯、健硕的臂膀……怎么看也不是被人玩的架势。

    若是习惯于玩人的……

    长孙澹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威胁道:“你可知某是谁?某乃是长……呜呜呜……”

    话音未落,旁边猛地窜过来一个人,一把捂住长孙澹的嘴。

    另有两人一起扑上来,摁住他的四肢。

    长孙澹亡魂大冒,拼命挣扎!

    可是双拳难敌四手,他这小身板哪里是几个彪形大汉的对手?被捂着嘴翻转过来趴在地上,手脚死死的摁住。

    有人笑道:“老大,这小子当真不错,这细皮嫩肉的,您先来头啖汤,等您爽完了,也让兄弟们快活快活……”

    “就是就是!老大,吾等被抓紧来已然月余,早就憋得不成样子,俺也不管他是男是女了,只要有个洞,咱就得钻一钻。”

    那大头汉子嘿嘿笑道:“好兄弟,有难同当,有福自然同享。先让老子爽一爽,兄弟们人人有份!速度点,将他裤子扒了,万一狱卒听到动静前来,岂不是坏了吾等好事。”

    长孙澹吓得魂儿都快飞了!

    特么的,老子居然还有这一天?

    不需多问,定然是房俊那厮报复我想要致其于死地,这才找来这帮腌臜货侮辱于我!

    真狠呐!

    长孙澹拼了命的挣扎,眼泪都出来了,他这个时候倒是宁愿被房俊砍上一刀,也不愿遭受这等屈辱……

    难道保存了多年的菊花,今日就要惨遭屠戮?

    有人伸手探在他身下,解开了汗巾。

    继而裤子一松,屁股蛋子一凉……

    “呜呜呜……”

    长孙澹像是一条离岸的鱼一般不住挣扎、翻腾,却是无济于事。几双大手狠狠将他摁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