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睚眦必报
    “啪!”

    腚蛋子被人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那大头汉子搓了搓手指,赞道:“娘咧!这小子比窑子里的娘儿们强多了,这小屁股,真带劲儿……来来来,别挣扎了,只要大爷我爽了,也让你好好的爽一回。试过你就知道,做女人的滋味绝对美滴狠,比当男人强多了……唉唉唉,别动!找不到洞了……挣扎啥呀?挣扎也没用!那个谁,房二不是曾说过一句话吗?生活就像是那啥,既然你反抗不了,那就不如好好的享受……嘿!”

    长孙澹哪里管的上房俊是否说过这种混账话?

    他只觉得菊花一凉,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陡然传来,五脏六腑都像是被铁钎子狠狠的捅了一下一般,脖筋迸起,满脸血红,拼了命的惨叫一声,却被一只大手狠狠的堵在嘴里,只发出“呜呜”的闷哼……

    眼前一片漆黑,心头一片悲凉。

    ……

    这世界上还有没有比不喜欢走旱路的人被强行闯了旱路更悲哀的事情?

    如果这么问长孙澹,他会肯定的告诉你:有!被人闯了两次……

    再问有没有比两次更糟糕的呢?

    长孙澹还是会告诉你:有!被闯了无数次……

    这几个大汉身强力壮,精力充沛,被关在狱中月余,早已是憋得脑门发青,恨不得找根主子来刚一刚看看谁硬……

    陡然之间得了这么一个细皮嫩肉相貌俊美的年青少年,那简直比过年还要喜庆!须知这等货色的“**”在京城的一些妓馆里,价格可是比之最当红的歌姬都毫不逊色!

    反正干了就是干了,何不多干几次?

    几个人长枪短炮轮番上阵,将长孙澹折腾的脸色灰白、气若游丝。伤处早已失去知觉,等到几个人发泄完兽欲,他自己勉力用手一摸,才发现一片温热,到处是血。

    心中一片绝望,哀哀的哭泣起来,哭声越打越大,饱含着无尽的愤怒和无穷的悲怆,嘶声裂肺,肝肠寸断……

    苍天啊!

    大地啊!

    到底我犯了什么错,要遭受这等残忍的摧残?

    *****

    太极宫里,李二陛下与长孙无忌对坐。

    二人当中的茶桌上香茶飘散着热气,茶香氤氲。几碟各式糕点,小巧精致。

    二人却是相对无言。

    长孙无忌接到长孙濬的报讯,第一时间便更衣沐浴前来皇宫。

    他明白依着房俊的脾气,在自己的儿子想要将其置于死地的前提之下,定然会发动激烈至极的报复。

    直接杀掉或许不会,毕竟现在皇权与关陇集团的斗争正相持不下,双方都谨守自己的底线。长孙澹是个蠢货,但是房俊不是。

    正因为长孙澹愚蠢的想要将房俊打死,所以哪怕房俊报复得再是激烈,只要留着长孙澹的命,即便是关陇集团都不会出头与房俊为难。

    虽然长孙无忌深信房俊不会杀掉长孙澹,但是这世上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实在是数之不尽,谁知道房俊会使出何等酷刑来折磨长孙澹?

    父子连心,虽然长孙澹从来都不是长孙无忌最喜欢、最中意的那一个,但那也是儿子啊!

    房俊什么人?

    睚眦必报!

    说不定此刻那房俊就想着什么阴损的法子折磨自己的儿子呢……

    现在能够阻止房俊疯狂报复人,放眼朝廷上下,唯有二人。

    其一是房玄龄。

    哪怕房俊再是怒火填膺,房玄龄的话他不敢、也不可能不听。

    可是自家的儿子想要谋害人家儿子的性命在前,自己与房玄龄又早已撕破脸面,如何能到房玄龄的面前求情?

    其二,那就只有李二陛下……

    关陇集团与皇权争执不下,长孙无忌也与李二陛下闹得很僵。

    但是在李二陛下面前,他自然无所谓身段不身段、面子不面子的问题。

    便匆匆赶来求援。

    李二陛下也有些无奈。

    长孙澹想要将房俊打死之事,他甚为不满。只不过长孙澹好歹是长孙无忌的儿子,现在他对长孙无忌纵然有百般意见、千般埋怨,可说到底也曾经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更是文德皇后的兄长,故此李二陛下忍着怒气没有发作,甚至还派人前去提醒长孙无忌,趁早将长孙澹远远的打发出去,免得在房俊眼皮子底下转悠,指不定哪天就被房俊挖个坑给埋了。

    这件事情上,李二陛下自认为已经给足了长孙无忌的面子。

    可是谁曾想到长孙澹居然一出皇宫的大门,便落在了房俊的手里……

    事已至此,李二陛下自然不可能再插手。

    房俊那可是朕的女婿,你儿子居然想要将其打死,还有没有将朕放在眼内?

    可即便如此,朕还是派人向你示警,可谓仁至义尽。

    你怎的还有脸面前来求朕替你说话?

    若是这个话说了,房俊心里会怎么想?

    哦,人家都想要将我打死了,我这边打算报个仇,皇帝您就巴巴的替人家说情来了……

    厚此薄彼,也不至于如此。

    况且二人在李二陛下心目中的地位,十个长孙澹也不得一个房俊啊!

    自己可以打,自己是君上、是岳父。

    但是别人想要欺负,绝对不成!

    故此,李二陛下对于长孙无忌今日前来,心中是极其不满的。

    气氛僵硬。

    良久,李二陛下方才沉声问道:“辅机今日前来,可是让某将房俊叫来,跟他说:哪怕长孙澹想要弄死你,且看在某的面子上也别跟他计较了,反正你这不还没死呐……可是如此?”

    长孙无忌憋得满脸通红,不知如何回答。

    皇帝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呐!

    你儿子想要弄死房俊的时候,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没管;现在你儿子落到房俊的手里了,你却让我出面说话?

    我说什么?

    我特么什么也不说!

    谁有能耐就把另一个弄死!

    没能耐就被别人弄死!

    本皇帝一碗水端平,你还想怎样?

    长孙无忌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毕竟现在没能耐即将要被弄死的是自己的儿子……

    长子已经算是折在房俊手里,难道这个儿子也要丧命在房俊手底下?

    可是除了皇帝,谁能劝得动房俊放手?

    长孙无忌深吸一口气,起坐,离席。

    而后一揖及地。

    “陛下,微臣知道陛下为难,可微臣实在别无他法。只求陛下看在往日情份上,施以援手,则微臣铭感五内。”

    没办法了,低头服软,说小话吧……

    李二陛下这个人爱面子,往往标榜自己善待功臣、有始有终,现在自己舍去面皮苦苦相求,若是他还不应允,传出去难免有损威望,市井之间难保有谣言说不念旧功、刻薄寡恩……

    李二陛下面沉似水。

    呵呵,辅机啊辅机,不愧是“阴人”,心肠当真歹毒!

    你以为这样便可逼迫朕替你求情么?

    轻轻端起面前的茶杯,李二陛下淡然说道:“长孙澹是个蠢货,但房俊不是。长孙澹想要置房俊于死地,目光何其短浅、心胸何其狭隘?辅机且放心,若是朕看走了眼,房俊当真将长孙澹杀了,那朕自会让房俊一命抵一命,给你长孙家、给朕的文德皇后一个交代!”

    长孙无忌一脸惨白,嘴唇嗫嚅几下,终未出声。

    不是给他长孙无忌一个交代,而是给长孙家,给死去的文德皇后一个交代!

    这是不是代表着自己在皇帝的心目中,已然无限接近于别的臣子无异……

    即便深知自己与皇帝已然因为彼此立场的利益不同而渐行渐远,但此时此刻,长孙无忌心中依旧无限悲凉。

    想当初……

    已是不堪回首。

    深吸一口气,长孙无忌躬身施礼,恭声道:“多谢陛下厚爱,微臣告退。”

    皇帝已然端起茶,自己还留下干什么呢……

    李二陛下微微眯着眼,夕阳从宫殿门口斜斜的照射进来,照在正走到门口的长孙无忌身上,将他的背影拖得有些长,也使得他的背影有些阴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