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反派和典型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林教头是哪个?

    鲁智深又是谁?

    杜楚客和程务挺疑惑不解。

    程务挺闷声闷气问道:“那个啥,府尹,能说的明白点不?俺脑瓜子笨,听不懂。”

    杜楚客心说:我倒是不笨,可我也听不懂。

    房俊没心情给他俩讲讲《水浒传》,更没兴趣一个个的讲述一百单八将……

    “不是都已经将醉仙楼管事仆役歌姬的口供准备好了吗?速速去办吧,将罪状落实,给那歌姬在司户那边落籍,就落在河间郡王府上,算是君王殿下豢养的歌姬。回头某会通知河间郡王府那边,将那个受伤的歌姬养在府中,对外宣称一直昏迷不醒,任何人也不得探视。而后就给长孙澹定一个行凶杀人的罪名,河间郡王府不会允许长孙家罚金赎罪,京兆府判处长孙澹前往西域充军三年。”

    既然是河间郡王豢养的歌姬,那身份自然不同。

    依照大唐律法,贵族犯罪可以罚金赎罪,但是前提条件是必须要取得事主的同意。河间郡王府不同意长孙家罚金赎罪,那么长孙澹就必须依法办事。

    所有步骤完全合法,就算是长孙家想要翻案都做不到。

    除非他们能说通河间郡王李孝恭……

    但是关陇集团现在与皇族都得这般厉害,作为皇族代表人物之一的李孝恭怎会卖给长孙家这样的面子?

    所以,长孙澹的下场已经定下了——在大狱之中被轮了一顿,菊花残满地伤,而后忍辱负重希翼这等丑事不会现于人前,此事却依然要传遍天下。

    在颜面丧尽之后,还要被发配西域充军……

    杜楚客又问道:“那程处弼、李思文应当如何处理?”

    “口供俱在,程处弼见义勇为、仗义出手,实乃大唐青年当中之才俊、官员当中之楷模,让《贞观周报》发一篇社论,讨论一下精神建设问题,将程处弼树立为典型,号召全体大唐青年向他学习。”

    利用宣传口径突出程处弼的伟光正,实则贬低长孙家的教养,这种事情对于房俊来说再拿手不过了。

    杜楚客彻底无语。

    好么,和着你兄弟不仅打人白打,打完了还得吹嘘一波,你咋不干脆再给发点奖金呢?

    长孙澹这人得有多蠢,没事儿干你招惹房俊干嘛?

    这回好了,就算是这条命保住了,下半辈子都得活在阴霾当中,心中阴影常留……

    *****

    自打京兆府成立的那天开始,便以一种截然不同的姿态出现在世人眼中。

    自古以来,官员、士族都是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存在,一旦进入这两个阶级,立马高人一等,下巴都能翘到天上去……

    所以才会有“官老爷”的称呼,实在是普通百姓无奈之心声。

    “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这“三难”问题自古以来都是社会上存在的常态,官员们别管出身如何,一旦披上那件官袍戴上那顶乌纱,似乎立马摇身一变成为人生人,可以面对那些蚁民随便压榨肆意鱼肉。

    “三难”是官府的老大难问题,看似亘古以来皆是如此,却是社会阶级的缩影。若是将之认为只是一种官员的作风问题,那就大错特错。往往正是因为官员的这种态度导致阶级对立尖锐、社会矛盾激化,一旦遭遇天灾人祸在有心人的鼓动之下立即便会凸显出来,甚至引发一场足以动摇帝国根基的风波……

    是以,房俊在京兆府设立之后,一直不断的强调京兆府要打造出公正、廉洁、务实、高效的作风,通过种种手段检查京兆府官员的作风问题,发现一个处理一个,绝不姑息。

    房俊甚至将京兆府正堂里那块“秦镜高悬”的匾额拆掉,换上自己手书的一块匾额。

    上面是银钩铁划的八个大字——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故此,京兆府的廉洁程度以及办事效率一直以来都是京师各部衙门当中的翘楚,非但各部主管人人艳羡,便是长安百姓亦都交口称赞。

    而在“醉仙楼杀人事件”这件事情上,京兆府的效率更是堪称神速。

    第一天下午人犯、证人尽皆锁拿,而后收集证据、录取口供更是在一夜之间完成。翌日清早,京兆府的处理决定便出台,通过新一期的《贞观周报》广而告之,使得整个关中人尽皆知。

    长孙澹蓄意谋杀,致使河间郡王府的歌姬头部受到重创,现在毫无意识、人事不知,极有可能永远无法苏醒。而且在受到劝说阻拦之时蛮横暴戾,不知悔改。

    因其态度极其嚣张、性质及其恶劣、影响极其深远,故此判处长孙澹发配西域边军效力三年,以儆效尤。

    程处弼虽有伤人举动,但其动机在于制止犯罪,而且效果极其明显,若非他见义勇为挺身而出,无辜的歌姬已然被殴打致死。

    故此,京兆府判处程处弼无罪,当即释放。

    并且对程处弼的这种行为颇为赞美之词,什么忠肝义胆、铁血丹心,什么仁义厚重、国之柱石……号召全体京兆府百姓向勇敢无畏的程处弼学习,净化社会风气,打造和谐社会,最后甚至来了一句“典礼于斯而备,教化所由以兴”……

    关陇集团对此默然不语。

    是长孙澹破坏彼此的底线在先,那就必定要接受惩罚。只是充军而已,又不是砍头车裂,已经足以显示房俊的仁慈和克制。

    当然,随后传出的长孙澹在牢狱之中被轮了一遍的消息,关陇集团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包括长孙无忌在内尽皆长长出了口气,这样才对嘛!

    长孙澹可是想要打死房俊,以房俊的脾气,若是简简单单一个发配充军才会让人担心,怀疑房俊必定会在背后搞什么阴谋诡计。而用这种下流龌蹉的手段将长孙澹折腾得这么惨,就证明房俊心中的这口气已经出来了,长孙澹才算是彻底安全……

    只是据说卢国公程咬金在听闻京兆府的判决之后,于府内大笑三声,连连夸赞虎父虎子、后继有人,甚为得意。

    总之,各方反应尽皆满意。

    唯一不满意的或许只有长孙澹……

    按理来说,发配充军之人在判决之后不得返家,要即刻押赴充军之地。不过好歹是长孙家的嫡子,房俊给了个面子,让长孙家先将人领回去,三日之后在上路。

    对于这个明显的违规行为,倒是没人急赤白咧的去弹劾房俊。

    法理不外乎人情,何况是长孙家的人?

    长孙澹被家中派人接回去,一进大堂,看着熟悉的厅堂、熟悉的面孔,恍如隔世。想起自己这一日以来的悲惨遭遇,感受着身体上菊花已残、美玉蒙尘的伤痛,一时间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哭声悲怮奔放,撕心裂肺!

    堂上数位长孙家的族老、子弟一时恻然,默然不语。

    自然是理解长孙澹的悲怮,那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啊,想想都让人菊花一紧,遍体生寒……

    长孙澹越哭越大声,借此来抵消自己的尴尬。

    身体固然承受疼痛,心理固然饱经摧残,却比不得他此刻脸面被剥得一干二净的无地自容。

    房俊,简直就是特么混蛋!

    老子都已经忍气吞声,默默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了,你特娘咧居然还要传播得沸沸扬扬!现在自己被一群大汗轮番爆了菊事情已然是天下皆知,这叫自己以后还如何做人?

    有些事情固然发生了,缩起脖子自欺欺人也可以全当没发生过,但是搞得天下皆知就完蛋了,乌龟都没得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