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形势危急
    “房府尹,此乃刑部缉拿令牌,下官受命前来缉拿房府尹归案。您是明白人,自是毋须下官多嘴,休做无用之抵抗,省得大家都难做。您请吧?”

    刑部一位主事将令牌在房俊面前展示,神情倨傲,语气也有些恭顺。没办法,哪怕是面对即将成为阶下囚的房俊,也没人有那个胆子当面给他难堪!

    房俊面无表情,问道道:“刑部的命令是‘缉拿’是吧?敢问签发这道命令的可是刑部尚书刘德威?”

    那主事微愣,说道:“并不是刘尚书,而是韦侍郎签发。”

    房俊眼睛微微眯起:“韦义节?呵呵,很好。原来刑部已然腐朽到连规矩都忘了,真是一群蝇营狗苟之豚犬蠹虫!”

    那主事满脸涨红,大声说道:“房府尹休要逞此口舌之欲!刑部做事自然有规矩,您虽是从二品的高官,但是刑部执掌天下刑狱,照样惯得你!左侍郎可代替尚书签发缉拿令牌,有何不妥?”

    “有何不妥?”

    房俊失笑道:“瞅瞅你们这般愚蠢的模样,老子都替你们脸红!你们只记得本关是京兆尹,却忘记本官既是驸马,又有华亭伯的爵位在身了吗?”

    那主事一脸错愕,瞠目结舌……

    糟糕!

    房俊的华亭侯爵位虽然被剥夺,但仅只是降爵一级,由华亭侯变成了华亭伯!大唐律,但凡人犯有爵位在身,那就必须由三法司的正印主官共同签发手令,才能缉拿归案!

    不过这个也还好,虽然疏忽了,但若是刑部强制执行也说得过去。先将你带到刑部大堂,将证据落实罪名敲定,谁还能说要释放房俊的话语?

    但最要命的是,房俊还是当朝驸马……

    驸马是什么?

    那是皇帝的家人!

    而皇帝的家人、族人犯法,所有的地方衙门统统无权审理,就算是三法司也不行。

    因为这世上还有一个衙门叫做“宗正寺”……

    那位刑部主事彻底傻眼!

    这事儿办的……怎么可能出现如此低级幼稚之疏忽?

    房俊不屑的笑了笑:“兄弟,新来的吧?”

    “啊!啊?”

    那主事下意识的答了一句,随即意识到不妥,改口道:“与你何干?”

    房俊哼了一声。

    不是新来的,怎么可能连基本的律法规则都不懂便能担任刑部主事?

    他驸马的身份固然是要“宗正寺”才有权处置,但是这绝对不能代表刑部没有审理权!长孙濬将房俊状告到刑部,刑部业已受理此案,那么就有权将房俊缉拿到刑部审讯。

    刑部有权审讯、有权定罪,只不过是无权处置而已。

    换句话说,那就是刑部可以给房俊定下罪名,但是执行权在宗正寺……

    只要将房俊带到刑部,将一切罪名全部落实,量刑做好,即便是最后移交到宗正寺,宗正寺大抵也不会将此案完全推翻。好歹刑部也是执掌天下刑狱的所在,宗正寺若是全然推翻刑部的罪名、量刑,岂不等同于削弱刑部的威严?

    没人会这般办事。

    可是这个主事明显被房俊忽悠瘸了……

    他有些抓瞎,自己确实是从右屯营临时调到刑部来的,任务就是为了防止以往刑部的那些官员会与房俊暗通款曲。可是那些大佬怎地能够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自己气势汹汹前来,搞了半天却连缉拿的权力的都没有?

    他心中狐疑,却不知如何反驳。

    一个大头兵,你指望他能知晓多少刑律之事?

    他身边的差役倒的确是刑部之人,可是一个差役,又如何能够有胆量去质疑一个京兆尹说出来的话?

    人家房俊信誓旦旦的这么说,想必大抵也就确实如此了……

    “啪!”

    房俊趴在炕上一拍身边的案几,怒叱道:“本官一身正气,即便有小人作祟嫁祸污蔑,你们刑部的人都是瞎子还是傻子,便敢对本官下达缉拿令牌?谁给你们的胆子?来人呐!将这些助纣为虐的混蛋给本官打出去!”

    “诺!”

    门外的京兆府衙役闻言一拥而入,拳脚齐上,顿时将这群刑部差役放翻在地,而后拖着腿给拖了出去,仍在京兆府门前的大街上。

    滚地葫芦一般狼狈不堪……

    那刑部主事被打的鼻青眼肿,在地上滚了两个圈儿,嘴里愤然大骂道:“房二你是找死还是怎地?连刑部的差役都敢打,你京兆府是龙潭虎穴吗?”

    往来行人纷纷注目,啧啧称奇。

    心说这房二果然好威风、好煞气!

    连刑部的差役都敢打,这天底下还有房二不敢干的事儿、不敢打的人吗?

    刑部主事这才发现自己成了万众瞩目的目标,低头看看自己此刻狼狈的模样,愈发羞愤交加,赶紧以手捂脸,一溜烟的跑回刑部衙门。

    他想要跟那些大佬们好生问问,你们这是搞什么鬼,明明没有缉拿人家的权力,为何还要让我去白白挨打受辱?

    京兆府值房内。

    将刑部差役打出去,房俊面沉似水。

    杜楚客、李义府、王玄策等一干心腹闻听此事,匆忙赶来。

    杜楚客听闻了缘由,深思道:“此事有些不妥。先是长孙澹莫名其妙的身死,继而是长孙濬前往大理寺告状……难不成这是引蛇出洞的策略?就是要让你心中惊疑,派人前去封锁凶案现场……程务挺匆忙赶回,定然是发现了对你不利的证据……若果长孙澹是这帮人的‘苦肉计’,那么这个证据也必然是他们事先安排。不将这个证据直接呈送到刑部,而是通过程务挺之手转了这么一圈,其可信程度必然大大增加,否则何以解释程务挺封锁现场,不许刑部的人参与勘察……如此说来,现在这个证据定然已经落在刑部……”

    杜楚客心思细腻,这一番抽丝剥茧,房俊是越听越有道理。

    禁不住冷汗涔涔而下……

    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是心中所想,都已经被对方算计得清清楚楚了吗?

    这到底是何人所为,焉能如此精明,又对自己的性情作风这般熟悉?

    绝对不能落入刑部手中!

    房俊当机立断:“本官这就前往宗正寺。”

    王玄策不解道:“去宗正寺有什么用?现在长孙濬在刑部告您,虽然您将那刑部主事蒙住了,但是接下来必然还有再有人来。而且此案既然已经由刑部受理,按理来说宗正寺也无权过问,顶多就是在刑部定罪之后,坚持不予执行罢了……”

    李义府淡淡说道:“长孙濬固然可以到刑部状告府尹,府尹又为何不能到宗正寺状告长孙濬?”

    王玄策恍然,移花接木啊!

    房俊是驸马,长孙濬和长孙澹兄弟亦是皇亲国戚,正好归于宗正寺管辖!

    同时心中暗暗惊异,这个李义府当真是心思灵透……

    杜楚客点头道:“如此甚好。只要宗正寺受理你的状告,那么此事便陡生波折,大大出乎对方的预料,吾等才能从容周旋。否则若是二郎被刑部羁押,那就太过被动。”

    宗正寺是否受理此事,自然毋须担忧。

    现在的宗正卿是汉王李元嘉,那可是房俊的亲姐夫……

    “事不宜迟,本官这就动身前往宗正寺。本官不在的这段期间,咱们的那件大事便交由杜先生全权处置,尔等务必听从杜先生的吩咐,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房俊叮嘱王玄策与李义府,唯恐自己不在,杜楚客压不服这两个桀骜之辈。

    事实上杜楚客无论人脉、威望以及资历、能力现在都远在李义府与王玄策之上,他两怎么可能不服?杜楚客现在虽然只是任着一个“城管”的职司,但是俨然乃是京兆尹的二号人物,便是独孤诚等人亦都对其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怠慢。

    人的名树的影儿,人家杜楚客叱咤风云的时候,他们这班人还在和尿泥玩儿呢……

    房俊当即由几个亲随护送,出了京兆府,径自前往宗正寺。

    只是刚刚行到皇城之前的大街上,便见到前方一队人马气势汹汹的赶来,远远的见到他便高声呼喝:“立即将人犯给本帅拿下!”

    一大群兵卒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