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身陷囹圄
    “立即将人犯给本帅拿下!”

    大街之上一声暴喝,一大群兵丁当即如狼似虎的扑将过来!

    软榻之上的房俊大吃一惊,抬头望去,却见前方不远处一员玉面银甲的青年将军端坐战马之上,横眉立目,顾盼自雄。

    正是右屯营大将军柴哲威……

    房俊暗道不好!

    这若是落在刑部手中,怕是定会将长孙澹之死落在自己身上打成铁案,想要翻身可就难了!

    可是自己身边只有几个家将亲随,就算再是身经百战,又如何敌得过对方整整一旅兵卒?只是一个照面,身边的家将亲随便被放翻在地,死死摁住。

    有兵卒便上前来锁拿房俊。

    房俊也顾不得臀后伤势,忍着疼痛自软榻上站起,顺手抄起跌落身边一柄带鞘的横刀,猛地冲着兵卒脑袋横扫而出。那兵卒吓了一跳,急忙伸手臂去格挡。

    “咔嚓!”

    “哎呀——”

    一声惨叫,那兵卒的手臂以一个诡异的形状软软的垂下去,竟是被打断了鼻骨,疼得他冷汗直冒。

    不过这一下也让房俊臀后的伤处撕裂,剧痛难当,鲜血一下子就渗了出来。

    他以刀杵地,不屑道:“尔等屑小,亦敢侮辱某房俊?”

    其余兵卒摄于房俊之威名,虽然一拥而上房俊必定双拳难敌四手,却也只敢远远的围着,无人敢上前一步。

    柴哲威策马上前,环视胆怯心虚的兵卒,心中恼怒。

    遂大声喝道:“房俊!某敬你是条汉子,不忍折辱于你。不过你现在被刑部签署缉拿令怕,已然身为罪犯,若是识相的便乖乖束手就擒,某礼送你前往刑部正堂接受审讯。”

    房俊哑然失笑:“罪犯?简直岂有此理,就凭你们一张嘴,某堂堂京兆尹就成罪犯了?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柴哲威面色阴沉:“你到底有罪无罪,自然是要审讯过后方才知晓。某只是奉命前来捉拿于你,至于审讯之事,与某何干?”

    房俊哼了一声:“奉命?某倒是问一问,你奉的是谁的命?是皇帝的命,还是你自己的命?尔身为右屯营大将军,职责便是宿卫皇城北门,现在尔擅离职守,已是死罪!”

    说到此处,房俊环视左右兵卒:“尔等听从主将之命虽是本分,然则如今柴哲威私自离营、干预朝政,尔等便是从犯,免不了一个胁从谋逆、诛灭九族的大罪!若是聪明的,那就速速返回玄武门大营,莫要助纣为虐,自寻死路!”

    一众兵卒尽皆哗然。

    什么助纣为虐、诛灭九族之类的话语倒是没人相信,柴哲威哪里有胆子谋逆造反?

    但是右屯营本就是宿卫宫禁的部队,现在擅离职守是绝对的,而且房俊乃是京兆尹,出动军队来抓他……大抵也算得上是干预朝政吧?

    顿时便狐疑的看向自家主帅。

    “放肆!”

    柴哲威勃然大怒:“死到临头,还敢煽风点火?来人呀,休要与其聒噪,速速给本帅拿下!若敢反抗……那就狠狠的打!”

    他本来想说“若敢反抗,就地格杀”的,幸亏反应的快,及时改口。否则若是房俊反抗,自己手底下这帮夯头夯脑的大头兵当真将其击杀可如何得了?

    甭管房俊杀没杀长孙澹,也甭管房俊会被刑部那帮人治一个什么罪,一旦房俊死在自己手上,那可就是天大的麻烦!

    最起码皇帝的怒火他就无法承受!

    军令不可违,即便对于擒拿房俊一事心生疑窦,但是兵卒们不敢抗命,纷纷拥上前去。一个两个都打起精神,深知房俊乃是勇猛无敌的战将,虽则身上有伤,可若是一时不慎被他一刀给砍了,岂不是冤哉枉也?

    孰料未等他们近前,房俊便将手中横刀一扔,对柴哲威干脆说道:“随你们前去刑部便是,只不过用不着绳索捆绑了吧?再则某身上有伤,让某趴在软榻上分出几个人抬着可好?”

    柴哲威松了一口气,拒绝道:“尔现在乃是人犯,哪里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枷锁镣铐是必须要戴的……”

    话未说完,房俊已然伸出双手,无所谓道:“行,柴哲威你公正严明,某记住你了!只是若房某不死,走出刑部大堂的那一天,今日这笔账,咱们再好生清算一番!”

    “你滴娘咧!你敢威胁我?”

    柴哲威差点气死,可是面对房俊的时候他难免心里发虚,琢磨着就算房俊杀掉了长孙澹,以他的身份地位,陛下想来也不会判处一个斩立决吧?

    撸了官职爵位,可他房二照样还是房二!

    若是天天找自己麻烦,谁受得了?

    更别说房俊身后可还有一个房玄龄呢……

    偷偷咽了口口水,柴哲威色厉内荏道:“不过本帅自是不与你一般见识,念在你身上有伤,那啥……分出几个人,抬着他前往刑部大堂。”

    一众兵卒尽皆无语。

    心说咱们这位大帅是当真惧怕房俊啊……

    就这么威胁一句,您就萎了?

    不过既然主帅有命,谁又敢当真抗命?

    当即便分出几人,搀扶着房俊趴到软塌之上,见到他身后衣衫已然被鲜血染红,纷纷默然,小心翼翼的抬着他前往刑部正堂……

    大街之上往来百姓无数,纷纷惊异的看着这一幕。

    堂堂京兆尹,居然在大街之上被公然缉拿?

    房二这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啊……

    柴哲威骑着马,率领一众兵卒将房俊押解到刑部,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缉拿房俊这个任务也不简单,谁知道那小子会不会棒槌脾气发作,一不做二不休公然拘捕?对于房俊的战斗力他算是心心有余悸,若是大街之上没有拿下房俊反而被他揍一顿……

    柴哲威的脸面算是掉在地上捡不起了。

    房俊刚刚被押进刑部衙门,便有一群衙役冲上来,将其官袍衣帽里里外外的搜索一遍。

    房俊忍着怒火,任意处置。

    未几,便被带到正堂之上。

    *****

    太极宫,神龙殿。

    李二陛下面色阴翳。

    手指婆娑着这块玉质温润的羊脂白玉,似乎时光倒流,已然逝去的文德皇后那风姿绰约的身影恍惚之间出现在眼前……

    这块玉佩李二陛下相当熟悉,当年文德皇后嫁给他的时候,这块玉佩便系在她的身上,甚为喜爱。皇后去世之后,兕子整日里哭泣,不停的喊着要母亲,自己便将这块玉佩给她,睹物思人,寄托哀思。

    后来兕子将此物赠给房俊,他亦是知道的。

    以房俊对于兕子的宠爱程度,这块玉佩必然十分重视,断然不会有随意处置的情况。

    那么……

    这块玉佩为何会出现在死去的长孙澹手里?

    李二陛下自然知道凶手绝不可能是房俊。

    他前思后想,将所有的线索、疑点都归拢到一起,已然渐渐看清了凶手布局的脉络。

    包括长孙濬前往大理寺告状的引蛇出洞,其实这也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从一开始长孙濬就没有打算将状纸呈递给大理寺,他的目标是早已经沆瀣一气的刑部。

    但是唯独这块玉佩的来龙去脉,李二陛下想不明白。

    若是有房俊身边的人被收买,偷偷的将玉佩窃取进而放到凶案现场栽赃嫁祸,也说不通。李二陛下了解房俊,这小子看似棒槌行事嚣张脾气暴躁,实则是一个极其心细之辈,这么重要的东西若是失窃,岂会不曾发现?

    况且昨日房俊挨打之前后,兕子皆在他身边,若是房俊没有佩戴这块玉佩,兕子定然询问。

    也即是说,起码房俊在皇宫里的时候,这块玉佩还是在他身上的。

    可是房俊离开皇宫之后便径自前往京兆府,一直呆在京兆府的值房之中。谁有能耐在京兆府的值房之中窃取房俊佩戴的玉佩之后,在快速送到鄠县的凶案现场栽赃嫁祸?

    时间上也来不及吧……

    李二陛下蹙着眉头,低头审视着手中的玉佩,疑惑不解。

    站在他面前的刑部尚书刘德威则浑身冒汗,战战兢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