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咆哮公堂
    李二陛下将玉佩放到面前的桌案上,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盯着刘德威。

    大冬天的,刘德威冷汗涔涔也顾不得擦,躬身施礼,告罪道:“微臣无能,还请陛下责罚……”

    不害怕不行,皇帝的目光锐利如刀,似能直刺人心。

    在刑部大堂被韦义节等人一番逼迫,刘德威唯恐女婿虢王李凤牵涉太深,不得不暂且让步,任其掌控刑部。可是回到后堂左思右想,愈发觉得此事不妥。

    皇帝陛下何许人?

    刘德威当初眼看着那位秦王殿下从遭受太子与齐王的压迫打击,再到于夹缝中愤而反击占据上风,终至玄武门喋血一战篡取大宝,逆尔为皇!

    身份、地位、人脉、实力……每一样都处于下风的情况下悍然逆袭成功,这样的人拥有着怎样的智慧和心机?

    区区一群跳梁小丑,难道当真能在陛下面前玩弄什么猫腻?

    若是等到这些人事败,当真不知该如何收场……

    此时若是虢王李凤参与其中,固然会惹得陛下不满,但若是等到事情败露之后被陛下查出来……

    那结局必定更惨。

    刘德威很早便加入李唐阵营,亲眼看着李二陛下一步一步崛起,心中对于李二陛下的敬畏之心早已根深蒂固,非是韦义节这等年青一辈的官员多能够理解。

    故此,从刑部衙门出来,便径自前往李二陛下面前请罪……

    “呵!”

    李二陛下嗤笑一声,语气阴沉:“责罚?朕如何敢当呢?”

    这话说得……

    天底下有您当不起的事情么?

    刘德威当即跪在地上,摘下头上的官帽,涕泪横流道:“老臣有负圣恩,无颜面见陛下,还请陛下念在往昔功劳,准请老臣乞骸骨……”

    李二陛下面色阴翳,没好气道:“乞骸骨?你可真有出息啊!身为刑部尚书,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都搞不定,被几个年青后辈联合起来架空了……然后跑到朕的面前乞骸骨?当年金戈铁马气贯三军的刘德威,已经被醇酒美人侵蚀掉了骨么?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得出口?”

    刘德威面红耳赤,羞愧无地。

    想想也是憋屈,自己堂堂刑部尚书、两朝元老、开国功勋,竟然被几个小辈捉住要害,以此要挟……

    “老臣无能,老臣该死……”

    “死不死的话再也休提,就在宫里待着吧,需要你出面的时候,朕自会派人通知你。”

    “诺。”

    刘德威答应一声,心中微动。

    听陛下这口气……好像对于房俊目前的处境并不如何着紧。

    不在乎房俊的下场么?

    这自然不可能。

    房俊可是李二陛下手里的刀,是陛下与关陇集团斗争的急先锋。房俊此刻的遭遇正是因为双方相斗的局面所导致,虽然长孙澹的身死打破了双方暗地里默契保持的底线,但是李二陛下绝对不会轻易放弃房俊。

    那么也就是说……陛下胸有成竹?

    还有一个重点,身为房俊的父亲、当朝宰辅,房玄龄可是至始至终保持沉默!

    若非心中有底气,怎能坐视亲生儿子身陷囹圄、遭人迫害?

    可若是说陛下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那又为何处处显得被动?

    “钓鱼”也不是这般钓法,连房俊这个“鱼饵”都快被吞掉了……

    刘德威愈发糊涂了。

    *****

    刑部正堂。

    房俊官帽被除去,只身着紫色官袍,腰缠玉带,昂然立在堂中。

    他虽然年青,但毕竟是从二品高官,朝堂之中有数的几位大佬,自有威仪。兼且南征北战很是打了几场大仗,手上染了无数鲜血、折了万千性命,气质之中自有铁血,顾盼之间颇为豪雄,即便现在即将沦为阶下之囚,依旧渊渟岳峙,气度迫人。

    韦义节坐在正堂,占据了尚书之位,居高临下俯视着房俊,“啪”的一拍醒堂木,喝道:“堂下何人?”

    房俊嘴角微微一挑,一脸不屑。

    跟哥玩儿这套?

    别说咱没杀人,就算是杀了人,你这等小把戏就能把咱的气势给压住了?

    他就那么随意的站着,臀后的伤势甚是疼痛,撕裂的伤处大抵已经再次结痂,稍稍一动便疼得钻心,这般脚下不丁不八的姿势,可以稍微缓解痛楚。

    韦义节见到房俊轻蔑之神情,顿时大怒,厉声喝道:“房俊,本官问你话,因何不答?实在藐视刑部吗?”

    房俊嗤笑一声:“你脑子有病啊?既然知道某是房俊,何以还要明知故问?你有病,本官可没有!”

    韦义节气得脸色涨红!

    房俊续道:“本官乃是从二品京兆尹,尔不过小小一个侍郎,谁给你的胆子在本官面前大呼小叫?朝廷自由法度,官场自有规矩,尔这般没上没下、没大没小,你在藐视本官、藐视京兆府、藐视陛下么?”

    你说我藐视你?

    那咱就看看到底是谁在藐视谁!

    韦义节气得不轻,怒道:“尔现在不过一介囚犯,哪里还是京兆尹?刑部大堂之上,其能容许你来放肆?”

    房俊反唇相讥:“囚犯?谁给你的权利,敢张口污蔑堂堂京兆尹是囚犯?未曾定罪,某就还是京兆尹,你这个豚犬一般的侍郎,焉敢在本官面前大放厥词?你身为刑部侍郎却不知法度,简直令人耻笑!信不信本官这就教教你如何做官,如何做人?”

    说道最后,双眼圆瞪,气势汹汹的瞪着韦义节!

    韦义节吓了一跳,他可不敢硬杠房俊,谁晓得这个棒槌会不会当真凶性大发,跳到堂上来揍自己一顿?

    赶紧呼喝两侧的衙役:“快快快,将此人镣铐枷锁尽皆戴上,以防他暴起行凶。”

    衙役们互视一眼,有些为难。

    人家房俊现在不过是嫌疑犯,又没有定罪,刚刚前去擒拿的时候给上了枷锁镣铐就有些过分,现在就在刑部大堂,如何还能给人家戴上?

    再者说,到底也是从二品的京兆尹,堂堂朝廷重臣,又不是什么谋逆大罪,总归是要留点颜面吧……

    韦义节一看怎地房俊往那里这么一站,自己的手下都不听话了?怒道:“愣着干什么?还不速速给本官戴上枷锁!”

    衙役们无奈,只得拿着枷锁上前……

    房俊两眼一瞪,一个箭步窜上前去,劈手从一个衙役手中夺过水火棍,将水火棍一横,大喝道:“谁敢向前,莫怪本官无情!”

    一众衙役吓得“呼啦”一下退出一丈开外,紧张兮兮的看着房俊,又回头看看脸色铁青的韦义节,心中犹豫纠结,不知如何是好……

    这可是房二!

    手中有棍,他谁不敢打?

    别说咱们这些虾兵蟹将一般的衙役打死也是白打,就算是堂上威风懔懔的刑部侍郎韦义节,他也一样敢打!

    韦义节连连喝叱,衙役们却踌躇不前,都畏惧于房俊的威名,唯恐成为房俊的棒下冤魂……

    房俊也不耐烦韦义节的聒噪,将手里水火棍一摆,指着韦义节骂道:“闭嘴!再敢聒噪,信不信老子一棍敲死你?”

    韦义节气得鼻子冒烟,心说怎地还有如此混账之人?

    偏偏整个大堂里除他之外的所有官员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眼观鼻鼻观心,闭口不言,听之任之。

    娘咧!

    都想让老子当出头鸟?

    韦义节心中愤恨,可是到底也不敢在大声喝叱。

    万一这房二浑不吝起来,冲上来将自己暴打一顿,自己的颜面岂非尽皆扫地,沦为长安笑柄?

    可是他特娘的明明身在刑部,这是咱的地盘!怎地还敢摆出一副京兆尹的架势来,老子偏偏还就那他没辙?

    说到底,还是自己心虚啊……

    义不正则辞不严,在房俊这等强势的任务面前,难免心虚萎缩,患得患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