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以死明志
    有好事的下人当即跑过去,便见到一个头发苍白、身躯瘦弱的老妪直挺挺的跪在门前,身边尚有一个四旬左右的妇人陪着她跪着,一边哭泣一边劝说。

    那老妪布满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瘦弱的身板挺得笔直,昂着头说道:“谁不知道房家仁义?放眼长安城,哪一家比得上房家对待下人宽厚?身为房家下人,咱们走出去哪个不是昂首挺胸,任人羡慕?”

    围拢过来的下人们纷纷点头。

    有人悄悄问道:“这不是王敦实的老娘么?怎地在这里跪着?”

    便有人回道:“二郎在刑部大堂原谅了敦实,那是二郎仁义!可是到底是自家的奴仆,这般出卖主家、诬陷主家,如何还能留下?故此,二郎将他们一家住处府去,自讨生计。夫人更是不曾有一句埋怨之言,甚至连奴籍文书都已经发还,王家这一出去,就成了平民了。”

    奴籍与平民看似区别不大,但是政治待遇绝对不一样,能够脱离奴籍几乎是每一个奴仆至高无上的奋斗目标。

    当然,房府的奴仆有些不一样。

    现在的房府,出去一些占据着管事等等职位的重要人物之外,其余的奴仆都已经于房府签订了五年的契约。五年期限一到,双方可以自行选择是否续约。不续约者,房家会送上奴籍文书,任凭奴仆前去京兆府转成平民户籍……

    若是在别家,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之事。

    但是因为房家有一个总是别出心裁的房二郎,便是搞出任何不可思议之事,也没人觉得意外……

    况且就算是成为平民,生活就是那般容易么?

    这是个人吃人的世界,出了世家门阀之外,无论是奴仆亦或是平民,不过都是一些蝼蚁一般的存在,没有主家的庇护,还不是任人欺凌、肆意鱼肉?

    房家仁义,从来都不曾对下人随意打骂责罚,便是犯了错也会最大限度的宽容对待。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不识好歹?与其沦落到外边任人欺凌,还不如呆在房家自在!

    “说起来敦实也够倒霉的,儿子被绑了票,现在生死不知,他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儿指望着传宗接代呢,他能怎么办?”

    “谁说不是呢,要说也是被二郎牵连,若非有二郎这档子事,那些匪寇也不至于将主意打在王敦实脑袋上,自然也就不会绑架他的儿子……”

    此言一出,顿时招受无数怒视。

    “放什么臭屁呢?主辱臣死,吾等虽然身为奴仆,却也应当忠于主家!这条命都是主家的,还说什么牵连不牵连?二郎辛辛苦苦与那些门阀世家作对,为的是啥?还不是为了全天地下的老百姓往后都能够挺直腰板,不再被那些世家门阀欺压剥削?”

    “二郎所为乃是大义,往后可是要青史留名的!你这人怎地这般浅薄自私,居然归咎于二郎?难不成要二郎像个狗腿子那般跟世家门阀摇尾乞怜,吾等才有好日子过?”

    那人一时失言,顿时遭受无数职责,面红耳赤,羞愧无地,半句话也不敢多说……

    王家老妪跪在门口,继续说道:“敦实愚笨,怎能为了吾王家的子嗣血脉,便诬陷二郎?此事,乃是敦实之错,大错特错!敦实孝顺,唯恐孩子出事,吾这个老妪亦会一命归西,实在是糊涂哇!二郎是什么人?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是财神爷转世,那是天上的星宿啊!吾等贱命能都得到二郎庇佑,已然是祖宗积德,便是吾王氏一门自此而绝,亦不能在作出半点伤害二郎之举!都怪吾这个老不死的,拖累了敦实,也害了二郎!”

    她声声悲切,眼泪滂沱,满是愧疚悔恨。

    身边的儿媳哭泣着,不停的劝阻:“娘,您得想开些,二郎不是已经原谅敦实了吗?吾家虽然被逐出去,可我们不去衙门脱籍,就算房家不要我们,我们也照样还是房家的奴仆,全家都是,生生世世都是!我们搬到房家祖坟附近去定居,我们王家世世代代的给房家守坟,报偿房家的恩德,报偿二郎的仁义……”

    围观的下人们尽皆点头。

    王敦实虽然迫于无奈诬陷二郎,可是这王氏一家倒的确算是忠义之人。

    若是能够世世代代为房家守坟,倒也是一个报答恩德的好办法。

    哪知道老妪一把打开儿媳的手,怒视道:“说的什么浑话?二郎原谅敦实,那是二郎心地仁厚、气度超凡,吾等怎能以此,便自己原谅自己了?”

    儿媳哭着说不出话。

    老妪抹了一把眼泪,冲着正堂的方向“梆梆梆”连磕几个响头,口中大呼道:“家主宽仁,主母慈爱,大郎严谨,二郎厚义……吾王家福薄,不能世世代代侍奉主家,老妪无能,不能教导儿孙忠义,这便先行去往地下,服侍房家列祖列宗!吾王氏一门,生是房家的奴仆,死是房家的忠鬼!”

    言罢,猛地自地上跃起,一头撞在门旁的一株大树上。

    “砰”一声闷响,王氏老妪脑浆迸裂,一命呜呼……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

    事情发生得太快,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居然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老妪自绝于眼前,都没有来得及伸手拉一把……

    王氏老妪以这种刚烈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愧疚,表达自己的忠义之心!

    既然犯了错,那就用命来偿还!

    王家儿媳悲呼一声,爬过去搂着老妪的尸首失声痛哭,而后忽然将尸首放下,自己也向那株大树撞去……

    这一次众人岂能再大意?

    当即便有人七手八脚的将她拽住……

    旁边的人便连连嗟叹道:“这是何必?这是何必?”

    房家人受到消息,卢氏匆匆忙忙赶出来,看到现场的情形,顿足道:“这又是何必?二郎既然原谅了敦实,自是明白敦实的难处,吾房家向来通情达理,即便是将尔等逐出府去,亦不曾心怀怨恨……”

    对于王敦实的埋怨憎恨,倒是随着老妪的一死而消散无踪,多了几分敬佩和可怜……

    当即便指使管事将老妪收敛,为其操办后事,并且好生劝说王敦实媳妇,万万不可再心生死志。房家仁厚,若是下人为此自觉性命,传扬出去谁知会否有人中伤此乃房家逼人自尽?

    后宅里,高阳公主微微叹气,一对柳眉紧锁,心神恍惚。

    晋阳公主和衡山公主都还未走,晋阳公主的脚上刚刚抹了獾子油,凑到高阳公主身边,小声问道:“十七姐,姐夫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高阳公主无奈说道:“房相倒是稳如泰山、胸有成竹的样子,可是姐姐这心里却着实不踏实……兕子你说奇不奇怪,你送给你姐夫的那块玉佩,成天被他当做宝贝一样从不离身,怎地就忽然出现在凶案现场,并且被长孙澹那个死鬼攥在手里?”

    这是此案当中房俊最不能说明的情况,若是房俊被定罪,这是关键中的关键。

    晋阳公主原本并不知道案件的详情,此刻急忙追问,方才知道原来房俊难以洗脱嫌疑,皆是因为这一块玉佩……

    小公主顿时红了眼眶,泪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心中愧疚之情愈发不可收拾。

    给她治疗脚上被李二陛下责打才与长孙澹结仇,又是她送的玉佩导致房俊难以洗脱嫌疑……

    “呜呜呜,都怪我。姐夫因为我才跟长孙澹结仇,还是因为我才被那些坏蛋诬陷,呜呜呜,我对不起姐夫……”

    小公主珠泪滂沱,内疚自责,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