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我要认罪
    长安城中百姓汇聚与刑部衙门,后堂里的韦义节惊惧交加、焦头烂额!

    什么时候这些蚁民如此胆大了?

    这可是天子脚下、京畿重地,居然因为一个房二便能汇聚起如此之众的百姓,难不成这刑部衙门即将上演不久之前道德坊元家的那一幕?

    只要想想这个后果,韦义节就不寒而栗……

    房俊该死!

    没事儿你写什么诗?

    又惊又怒的韦义节指使狱卒将那面墙壁上的自己统统铲掉!可到底也仅是眼不见为净而已,刘洎指挥着一帮御史大肆宣扬房俊的这首诗,《贞观周报》更是大张旗鼓的刊登出来。这首《青松》长了翅膀一样迅速在关中流传,甚至已经开始传向天下各州府县……

    一首慷慨刚正的诗篇,一个忍辱负重的忠臣……

    这简直就是世间最受欢迎的话本,只是不幸的是,在这个话本里刑部以及他韦义节成为了陷害忠良、残忍狠毒的大反派,已然是骂声一片、人人喊打!

    韦义节跌坐在椅子上,脸色灰败。

    就算这一次能够将房俊定罪,关陇集团大获全胜,他韦义节也注定要身败名裂,最终被关陇集团抛弃,去独自承受来自民间和皇帝的怒火……

    这是一个务必重视名誉的年代,不管你私底下干了多少龌蹉阴私的坏事,亦要一脸正气标榜功德,起码在脸面上要保持住正面形象。

    若是声名狼藉,别说做官不成,便是商贾平民都瞧不起你……

    “韦侍郎,房俊要招供!”

    一个狱卒脚步匆匆气喘吁吁的跑来,大声禀告。

    “嗯?”

    韦义节陡然一愣,随即大喜!

    只要房俊招供,那么外间一切的传言都将不攻自破!

    什么忠臣,什么诬陷,那就全都不存在!

    若当真是咱诬陷好人,那为何既没有威逼利诱、有没有严刑逼供的情况下,房俊已然愿意招供?

    韦义节“腾”地站起,他也来不及思索房俊因何要招供,赶紧吩咐道:“快快快,文房四宝都带上,随本官前去大牢!”

    “诺!”

    韦义节一马当先,带着一大群狱卒书吏呼呼啦啦径自前往大牢。

    对面的值房内,张允济自然将这边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心底亦是忍不住狐疑,这房俊搞得是哪一出?咱都明确表态定然会保他不被严刑逼供,只要这么一直坚持下去就行了,就算最后依然免不了被定罪,可还是能凭借这一首《青松》留给世人一个被逼迫陷害的正面形象。

    只要名声还在,异日东山再起非是不可能。

    可房俊现在居然要招供……

    张允济想了半晌,也想不出房俊搞什么鬼,当即招呼书吏给尚书刘德威送个信儿,自己则匆匆赶去大牢。

    刘德威得了张允济的报信,亦是百思不得其解。

    亦起身前往大牢赶去……

    韦义节匆忙来到大牢,见到房俊正趴在床铺上,两个郎中正为他臀后的伤处敷药。好歹是从二品高官,又是当朝驸马、宰辅公子,哪怕就是判了明日斩立决,今日亦要给其治疗伤患。

    同殿为官,这一点起码的尊重还是要给的,哪怕心里其实不情愿恨不得掐死房俊,面上也必须做出这个姿态来显示自己的胸襟气度……

    身在官场,就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快意恩仇什么的,注定无缘。

    胸中火气压制,脸上挤出笑意,韦义节一脸关怀之色:“二郎的伤势可曾愈合?”

    房俊见到韦义节这副虚伪的嘴脸,恶心得想吐。你特娘咧心里指不定想怎掐死我呢,有必要笑得这么灿烂么?

    敷衍道:“还成,一时半会儿的死不了。”

    韦义节:“呵呵,那就好,那就好。”特么早死早托生,就别留下来祸害人了好不……

    指使书吏将笔墨纸砚放在桌案上,韦义节笑道:“狱卒说,二郎终于想通了?哎呀,这才对嘛!说实在话,本官对二郎之人品才学那也是仰慕已久,只是一直未曾亲近几分,引为憾事。本案证据确凿,就算本官想要网开一面亦是无法,总归要维护司法公正、弘扬刑部权威……二郎乃是一时之俊杰,自然识得实务,即便是俯首认罪,顶多亦不过是一个降职降爵的局面,难不成还当真能让你给那长孙澹抵命不成?以二郎之卓越能力,不消得三五年,定然东山再起,官复原职亦非难事。”

    房俊嘴角一挑:“呵呵……”

    扯你特么娘滴蛋!

    杀头倒是当真不会,这个世界是讲究出身、讲究地位的,固然长孙澹乃是长孙家嫡子,可是自己这个驸马以及房玄龄儿子的身份却是要高出不止一筹。再加上陛下的维护,绝对不可能判处一个“斩立决”。

    他现在还不知外边有诸多百姓已然自发的来到刑部集会示威,这种情况下,打死韦义节等刑部官员亦不敢将房俊判处一个死罪……

    可是还想着降职降爵,官复原职?

    骗鬼呢!

    只要自己供认不讳,那就是政治生涯当中一个永远也不能抹灭的污点。上辈子就是小官僚的房俊比谁都明白这个污点有多么重要,一个杀人犯还想在官场当中厮混?

    扯蛋么……

    韦义节啧啧嘴,无奈的闭嘴。

    他也觉得自己的说辞空洞乏味,骗骗小孩子还行,在房俊这等封疆大吏面前,这般说话反而显得自己很低能……

    只好干脆说道:“本官亦有情非得已之处,二郎若是痛快的签下认罪书,咱们两相得益,彼此都自在。若是二郎继续抵抗,说不得本官就得大刑侍候……本官讨不了好要承受上司的怒火,二郎也要遭受皮肉之苦,何苦来哉?”

    他得吧得吧说得口干舌燥,却发现房俊微眯着眼似乎要睡着了……不由得大为恼火。

    特么不是你自己要求拿来纸笔写下认罪书的么?

    韦义节干脆闭上嘴巴。

    房俊眯着眼,掏了掏耳朵,嘀咕道:“这两天心情不爽利,大抵是上火了,耳朵都有些挺不真切,旁人说话,某这边却是嗡嗡嗡的放佛苍蝇乱飞……”

    韦义节一张脸瞬间涨成猪肝色,恼火的恨恨瞪了房俊一眼,拂袖而去。

    他待不下去了,这棒槌明显就是在消遣自己。谁都有三分血性的好吧?就算他心心念念想要尽快拿到房俊的认罪书,也犯不着这般被人奚落消遣!

    面子搁不住啊……

    可他刚刚回身走到门口,便见到刑部尚书刘德威和右侍郎张允济一前一后赶来。

    韦义节微微愕然,只好收住脚步,对刘德威拱手施礼,说道:“下官见过刘尚书……不知尚书至此,所为何事?”

    外面正聚集着一大群百姓,您这位刑部尚书不好生稳定住那些百姓的情绪,跑到大牢之中来做什么?

    虽说这件事情肯定要算到自己头上来,但是作为刑部尚书,您也是直接责任人好不好?

    刘德威哼了一声,对韦义节视而不见,径自在他身边走过,来到牢房之中。

    你这小王八蛋害得老夫在陛下面前没脸,现在又眼瞅着激起民变摊上大事,还有何必要给你脸面?

    张允济紧随其后,看着韦义节难堪的脸色,呵呵一笑,揶揄道:“某陪着刘尚书来看看,谨防有人狗急跳墙,狠下辣手严刑逼供,呵呵……”

    自韦义节身边走过,追着刘德威进入大牢。

    韦义节脸色铁青!

    娘咧!

    都等着看我的笑话是吧?走着瞧!

    有心想走,却又觉得不妥。房俊应当是有心思要签署认罪书的,否则使人要来文房四宝做什么?自己一走倒是眼不见为净,可若是刘德威和张允济撺掇着房俊改了主意,岂不是大事不妙?

    想了想,韦义节又折返回来。

    不能让这两个老东西使坏,坏了自己的大事……

    刘德威进到大牢之内,笑呵呵的看着趴在床铺上的房俊,问道:“二郎伤势可曾好些?”

    房俊不待见这个左右摇摆毫无立场的刑部尚书,从床榻上缓缓起身,瞅了瞅桌案上的文房四宝,冲一位书吏点点头:“研墨!”

    刘德威微微一愣,看了看桌上的笔墨纸砚,心说这房俊是要干啥?

    “诺!”

    那书吏赶紧上前撸起袖子,自水罐中将清水倒入研台,捏着墨块以略微倾斜的角度缓缓旋转轻轻研磨,而后将研好的墨汁推入砚池……动作规范,赏心悦目。

    房俊赞道:“手艺不错!”

    那书吏笑道:“多谢二郎夸赞!您请!”

    松开墨块,退在一旁,心中颇为自豪。眼前这位可是大唐有数的几位字体大家之一,能够为其研墨,亦算是一种荣幸,更何况还得了一声夸奖?

    房俊右手执笔,左手拢住右手的衣袖,在砚池当中蘸满了墨汁,看了看桌上铺好的雪白宣纸,略一沉吟,叹道:“这纸张……有点小了。”

    书吏微微一愣。

    这话……怎地听起来这般耳熟?

    待见到房俊四下打量之后悠然转身,向着那面昨日刚刚铲去自己的墙壁走去……书吏猛然惊醒!

    娘咧!

    这棒槌莫非又要搞事情,来一首题壁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