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二爷,求您别写了……
    张允济低声说道:“非是陛下甘愿让二郎认罪,实在是形势所迫,不得不如此为之。刑部收集诸多证据之中,别的尚且好说,可是那块玉佩却着实无法解释……既然不能从法理上还二郎一个清白,何如趁此机会,将刑部、大理寺、御史台等处暗中襄助韦义节的官员一网打尽,还大唐一个朗朗青天?如此,二郎即便深受冤屈,亦是有仇报仇,得偿所愿……”

    房俊很想大骂一句:我得偿所愿个锤子!

    和着李二陛下一直闷不吭声,打得却是这个主意?

    按理说这个主意不错,一旦房俊认罪,那些隐藏在幕后的大佬们必定认为大局已定,纷纷跳出来痛打房俊这条落水狗,正好被李二陛下挨个揪住,算是捉住了痛脚,往后必然好生整治。

    至于房俊也大可不必担心,“斩立决”什么的自然不可能,大不了就是充军发配。以房俊的地位和才能,加上皇帝心怀愧意之下的扶持袒护,不须个十年八年便能再次重返中枢,成为宰辅是不可能了,但是权倾一方绝对不成问题。

    不可谓不老谋深算。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若是不已房俊的认罪为代价,房俊还是觉得挺不错的……

    但现在让他凭白蒙受污点,他如何甘心?

    可是他也知道,这块蹊跷到了极点的玉佩已然成为他的死穴,别说外人无法在此点上给他脱罪,便是他自己都莫名其妙解释不清……

    这块玉佩怎地就到了长孙澹的手里,临死还要死死攥住?

    见鬼了……

    这番话刘德威不跟房俊说,而是交待给张允济,亦可看出刘德威现阶段正在极力拉拢后者,这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功劳。事情办得好了,李二陛下论功行赏的时候自然少不了张允济的一份好处。

    张允济将刘德威交待的话语说完,轻声道:“二郎自可慎重考虑,只是本关以为,既然是陛下的旨意,您也无需担忧,反正陛下还能亏待了你不成?呵呵,本官先行告退。”

    言罢,起身脚步轻快的离去。

    留下房俊在牢房之中长吁短叹,一脸不甘……

    少顷,叹息一声,下定决心。

    那块玉佩……实在是无法解释的存在。想要指望李二陛下干预司法直接下一道圣旨是不现实的,在李二陛下眼中,任何人的地位都没有朝局的稳定、政策的延续来得重要。况且就算李二陛下愿意为了他坏了法度干预司法,圣旨下到门下省,大抵也会被那帮自诩一身正气绝不屈从于皇权的官员们封驳回去。

    毕竟门下省的长官可是那个“人镜”魏徵……

    一块玉佩,就将自己的宰辅之路尽皆斩断了么?

    房俊心中郁闷无比,这特么的玉佩就算是长了翅膀也解释不通啊,难不成是学会了孙猴子的分身术?

    娘咧……

    再次叹息一声,房俊招手道:“速速将纸笔拿来,某要招供认罪。”

    就这么地吧……

    虽说以后想要官至宰辅是千难万难,可世事无绝对,谁知道朝局最终会向何种方向发展?万一以后李承乾继承了皇位,政事堂里主政的又是马周这等亲近之人,说不定也会推举自己成为宰辅呢……

    新潮起伏,思虑万千。

    可是等了半晌,纸笔还是没能拿来……

    房俊本就心中郁闷至极,这下更是恼火,狠狠一拍桌案,喝道:“人呢?还不速速将纸笔拿来,难道要等某拆了你这刑部大牢不成?”

    话音未落,身后传来“噗通”“噗通”两声。

    房俊回身,便见到两名狱卒跪在自己身后,一脸纠结忧伤……

    房俊愕然:“尔等这是作甚?”

    其中一个狱卒咽了咽吐沫,哭丧着脸,哀求道:“房二郎……房二爷!小的求求您,咱不写了成不成?”

    房俊:“……?”

    特么我耳鸣了么?

    你们不就是迫害我要我认罪的大反派么?怎地现在我要认罪了,你们反而不让我认了?

    另一个狱卒忐忑道:“房府尹……您就饶了咱们吧!咱就是一小小的狱卒,在您眼中就是蚂蚁一般的存在,您何必跟咱们过不去?”

    房俊愈发懵圈了:“这话说的,某何曾为难与尔等?”

    身为后世穿越者,本身就有着这个时代所不曾存在的“人权”意识,固然不可能所谓的人人平等,但是绝对没有这个时代等级分明、残酷压迫的阶级思想。

    第一个狱卒苦着脸:“那啥……您左一次右一次的拿纸笔,可您一次认罪书也没写……不仅不写,您还总是写诗……韦侍郎已经快疯了,千叮咛万嘱咐吾等再也不给您拿纸笔……您也别骗我们了,您根本就不能写什么认罪书,又想写诗了是吧?房府尹,房驸马,房二爷,求求您,可怜可怜我们,别写了……”

    房俊:“……!”

    特么的,难道这就是“狼来了”的大唐版本?

    另一个狱卒也快哭了,哀求道:“房府尹,可怜可怜咱吧,咱家中上有九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婴孩,万一丢了这份职务,一家老小可就得饿死了……”

    房俊很想大喊一声:老子是真的特么想写认罪书啊!

    可是看看面前两个狱卒一脸的“你说什么我也不会信”的模样,房俊只能默然无语。

    特么想写认罪书也这么难啊……

    *****

    严寒的冬天渐渐远去,自北部山脉吹来的冷风一天暖过一天,关中八百里秦川山河壮丽,一切都萌发着蓬勃的生命力。

    春闱已然在即,各州士子汇聚,再加上前往刑部抗议的民众,整个长安城内人头攒动,气氛渐渐凝重。宿卫宫禁的禁卫、镇守京畿的军卫、维护治安的巡捕……一队队军卒在城内往来穿梭,整齐的步伐如同一阵阵闷鼓敲在人们心头,一阵阵发紧。

    朝廷各部尽皆运转起来,加班加点,没有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士子、百姓、商贾……百万人口汇集在城内,稍有疏忽便是足以震动帝国的大事,谁敢轻忽怠慢?

    长乐公主的车架便在满街兵卒的巡逻当中驶入房府……

    后堂,高阳公主和晋阳、衡山两位小公主见到一身道袍的长乐公主,顿时便红了眼圈。

    晋阳公主扑倒长乐公主怀里,悲呼了一声“姐姐”,便嘤嘤哭泣起来。

    长乐公主微微叹息,素手轻抚晋阳公主的头顶,柔声劝道:“兕子何必自责?房驸马固然身陷囹圄,可是父皇到底还是爱护他的,必然不会让他受到太多委屈。何况还有房相在呢,不必担心。”

    对于兕子与房俊之间的感情,有些时候她也颇为费解。

    父皇子女众多,大多数公主都已成亲,驸马有十几个。可为何偏偏兕子就能与那个黑脸的棒槌这般亲近呢?就是因为房俊会时不时的领着兕子玩耍,哪怕被父皇责打喝骂也无所谓?

    高阳公主轻敛裙裾,盈盈下拜:“漱儿见过姐姐。”

    礼不可废。

    其实说起来,自打成亲之后,她与长乐公主的关心亲近了许多。以往在宫内的时候,她虽然颇受李二陛下关爱,但是自然无法与掌上明珠一般的长乐和晋阳两位公主受宠,心中难免有一点小小的嫉妒……

    但是成亲之后,这点嫉妒早已烟消云散。

    在之前,高阳公主对于自己的亲事是十万分不满的……

    房俊那是什么人啊?木讷、愚笨、唯唯诺诺,出了一副结实的身板之外,哪里有半分男儿气概?相貌虽说不差,但是与高阳公主理想当中的翩翩君子更是天差地远,妥妥的一个黑面神……

    然而自从骊山行宫的“犯阙”事件之后,高阳公主算是对房俊的印象有了彻底的翻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