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温酒话天下
    萧瑀端起酒碗慢慢的抿了一口,温热的黄酒和姜丝、话梅混合在一起,一股辛辣中又透着甜香的味道充斥着口腔,洗刷着味蕾……

    很过瘾。

    放下酒碗,萧瑀缓缓说道:“放手吧……皇权至上,吾等可以争、可以求,可是怎么能去跟皇权斗呢?再者说,独孤贤侄你难道尚未发现时势已然有所不同了么?”

    独孤武都愕然,问道:“时势不同……不知宋国公此乃何意?”

    “自古以降,无论教育亦或是政治,都一直把持在世家门阀的手中,那些寒门庶子不过是供养世家门阀的蝼蚁牲畜,要其生则生,要其死则死,岂有一丝半点的反抗余地?”

    萧瑀慢悠悠的抿着酒,说道。

    独孤武都点头,这话说出来固然狂妄一些、难听一些,却是至理。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种话说出来固然提气,不过纯粹扯蛋……

    你数数自古以来的皇族王侯,有哪一个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庶民?就算是天时地利人和促使你能一时间风起云涌风光无限,但是缺乏了雄厚的底蕴实力,也终究要湮灭在乱世之中……

    即便是典籍之中记载的汉高祖刘邦“出身农户”,也纯属胡扯。典籍当中“性格豪爽,不喜读书”这一句便暴露了刘邦的家底,休说是秦末那个时代,便是如今天下昇平的锦绣大唐,想要读书都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寻常农家哪里是喜不喜欢读书的事情,就算你喜欢,你读得起、读得上么?

    世家门阀,就是人上人!

    余者,皆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这就是现实。

    萧瑀续道:“然则现在……不一样了。活字印刷术的渐渐普及以及造纸术的改进,已然使得读书的成本大大下降。终有一天,天下人人读得起书,人人使得文字……而科举的举办,将会使得无数的寒门士子一跃而成为朝廷官员,入仕的门槛已然无限降低,只要读书就行了……世家门阀固然统治着天下,可是没有哪一个家族是生出来就是世家门阀的。当那些寒门士子历经艰辛,一代一代的经营,自然便是无数的世家门阀涌现。物以稀为贵,当门阀多了,也就不值钱了……”

    说到此处,萧瑀已然语气感慨,满是唏嘘。

    毕竟在他这一代亦或是不远的将来,他已然预见到世家门阀的没落与崩颓,这当真不是一种美好的感受……

    他出身于世家门阀、收益于世家门阀,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世家门阀在他的眼前陨落消散,怎能不满心失落、一腔纠结?

    “可这就是大势!日升月落、大河东流,无可违逆的大势!在这股大势面前,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萧氏如此,独孤氏如此,皇族李氏亦是如此……”

    萧瑀一口气将碗中黄酒饮尽,目光萧索深沉……

    独孤武都则整个人都呆住了。

    我只是来请教你如何应对面前的局势,你却跟我说起天下大势……就算你说的有几分道理,可是跟现在的局势有什么关系?

    仔细斟酌萧瑀的话语,独孤武都蹙着眉毛,不确定的问道:“宋国公的意思……是要独孤氏跟整个关陇集团划清界限?”

    萧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关陇集团,比之五姓七宗如何?”

    独孤武都犹豫了一下,轻叹道:“怕是……不如吧?”

    什么叫“不如吧”?

    根本就是不如好吧!

    门阀是指世代为官的名门望族。

    这个称呼最早起源于春秋,比如晋国六卿中的韩氏、赵氏、魏氏等。东汉时的征辟、察举都成为士大夫巩固自己政治力量的手段。而魏晋的九品中正制更是直接以出身裁定地位,造成“上品无寒族,下品无士族”的局面。士族的权力集团极大的威胁了至高无上的皇权,但凡事有弊则有利,东晋正是依托士族的支持才建立起来……

    世家门阀发展至唐朝,主要有三大集团,关陇贵族、山东世家、江南士族。山东世家有文有武,关陇贵族基本上专精于武,江南士族专精于文。然而在此之上,却还有更牛掰的存在,那就是五姓七宗……

    李唐建国后,李氏皇族为了粉饰自己,说自己是陇西李氏,但是五姓七宗并不待见,他们认为李氏皇族不过是是赵郡李氏的一门破落户……

    就连皇家都想和这五姓七宗结亲,可见影响力如何深远阔大,即便遭受到李二陛下的全力打压,可是代表着中原正朔、华夏衣冠的五姓七宗依然是这个时代最庞大的存在。

    萧瑀叹息道:“依某之见,即便是强如五姓七宗世代簪缨,在这股洪流大势之下,只怕亦是难以幸免,定然要逐步落魄下去的……”

    独孤武都瞠目结舌。

    要不要这么夸张?

    咽了口吐沫,独孤武都低声道:“说句不敬之语……就算是改朝换代……五姓七宗之底蕴怕是也不至于遭受折损吧?”

    魏晋以降,中原大地饱经战乱、烽火连天,又是胡族南侵肆虐中原,又是流寇蜂起生灵涂炭,可五姓七宗还不是照样倔强而且顽强的生存着,哪怕是皇帝换了一个又一个,依旧屹立不倒?

    这早已经是超脱于朝代更迭之上的存在了好吧……

    萧瑀微微摇头,伸手去提酒壶。

    这一次独孤武都没敢等着萧瑀为他斟酒,赶紧将酒壶提起,给萧瑀斟满一碗。

    “是不是觉得某有些危言耸听?”萧瑀喝着酒,嚼着糕点,问道。

    “这个……却是一时难以接受。”

    独孤武都的话语很是委婉。

    咱承认你说的那几样很有道理,世家门阀在教育普及、大量寒门士子入仕的情况下难免影响力受损,但是也不至于如你所说的那边恐怖吧?

    “你还是看不到大唐的变化啊……”萧瑀唏嘘一声,耐心说道:“为什么会导致门阀崩颓的情况呢?首先是来自于皇权的集中!在以前,世家门阀散居各地,所谓山高皇帝远,再是英明的君主也不可能将权力延伸到治下的每一寸土地。那些距离皇权较远的地方难免就会不太听话,而皇权为了限制这些世家门阀,就必须扶持一些世家门阀来制衡……但是现在呢?房俊搞出来的这个水泥已然大规模的开始应用于道路的铺设之上,此物雨水则混、水干则硬,坚不可摧!等到水泥铺设的道路遍及大唐的每一条道路,一旦任何一个地方发生叛乱事件,朝廷十六卫大军的千军万马一路畅通旦夕可至……谁还跟不听话?”

    一句话无论是教育的普及、寒门士子的入仕,都将大大提升皇权的集中。

    此消彼长,皇权愈发集中,世家门阀生存的土壤便会进一步压缩。

    “所以,放弃那些不合时宜的想法和野心吧,时移世易,识时务者为俊杰。某不是让你跟关陇集团划清界限,而是建议你脱离出去!好生休养生息,教育族中子弟。以后的大唐,所有的官职将会有能者居之,世家门阀带来的加成将会微乎其微。所谓大浪淘沙,淘尽砂砾始剩金,本身没能耐,谁也扶不起……”

    萧瑀说道。

    他是好心吗?

    还真是。

    只是好心吗?

    当然不是……

    他深感大唐的变化日新月异,权力的格局将要上演一次彻彻底底的洗牌。以往的关陇集团也好,江南士族、山东世家也罢,都将遭受一场猛烈的洗礼。

    旧格局打破,就意味着新格局的诞生。

    萧瑀远见卓识,他要在这个咱新的格局尚未诞生之前便未雨绸缪,为萧氏拉拢到足够的盟友。

    汹涌大势面前,世家门阀想要继续生存,那就必须要换一个活法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