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落井下石
    太极宫里,李二陛下正在後宮与杨妃闲坐,正巧韦贵妃前来寻杨妃话说儿……

    “陛下近日操忙政务,很是清减了几分。若非臣妾来寻姐姐说话儿,怕是还见不当陛下的面呢。陛下贵为天子,固然应当励精图治,但是龙体安康亦是国家大事,臣妾稍晚一些熬一碗极品的燕窝给陛下送去,滋补一下龙体要紧。”

    韦贵妃出身京兆韦氏,乃是韦圆成之女、韦义节的姐姐。

    年逾四旬的美妇人出身名门、保养得宜,望之肌肤细嫩眼含秋波,容颜秀美腰如折柳,一袭绛色宫装紧裹着玲珑窈窕的娇躯,一颦一笑间,一股浓浓的轻熟韵致流泻……

    李二陛下淡淡一笑,婉拒道:“近日肝火旺盛,倒是不宜进补,贵妃有心了。”

    凑巧来寻杨妃说话儿?

    呵呵……

    李二陛下心知肚明,这位必然是追着自己的脚步追过来的,其所图为何,不言而喻。

    韦贵妃面色微微一僵,旋即强笑道:“却是臣妾鲁莽了……”

    杨妃神情恬淡,微笑着拉住韦贵妃的手:“姐姐快请入座,妹妹可是多日未见姐姐了,心中想念得紧,咱们正好说说话儿……”

    韦贵妃差点尴尬死……

    这个看似与世无争、恬淡得像一朵白莲花一般的杨妃,原来也不是个好相与的……

    明明很久没有前来找杨妃说话了,何以皇帝一到,你便“凑巧”的来了?

    韦贵妃暗暗咬牙,面上却迅速恢复笑容,顺势做到杨妃身边的绣墩上,扬眉笑道:“妹妹可是怨姐姐了?咱们姐妹知心相交,何必时时刻刻故做亲密?都是一家人,自然是随意一些的好。”

    杨妃轻笑一声,柔声道:“只是妹妹心中寂寞,这诺大的皇宫也没几个能说话的人,故而才希望姐姐每日里都来才好。”

    你可别说的好听,陛下来了您才来,等到陛下走了,几个月您也不来我这里一趟……

    ……

    李二陛下慢慢的饮着茶水,看着杨妃与韦贵妃唇枪舌剑暗斗机锋亦丝毫不落下风,心中颇为怜惜。

    贞观元年,李二陛下册封“四夫人”,以贵淑德贤为序,韦贵妃的封号是非常明确的,杨淑妃即杨玄奖之***德妃因为儿子李佑谋反被杀后也遭到了连坐,德妃之位空了出来由燕贤妃晋封。还有一位郑贤妃,也是在燕贤妃升为德妃后随之晋位的。

    这其中却没有杨妃……

    母凭子贵,按说李二陛下很是器重、喜爱三子李恪,是应该给杨妃一个封号的,更何况杨妃还是前隋炀帝之女,堂堂的公主身份……

    可正是这个前隋公主的身份,李二陛下心中颇为顾忌,没有给杨妃晋封。

    朝中前隋遗臣数不胜数,谁知道哪些人心中依旧怀念大隋、依旧仰顾隋炀帝之恩惠?若是杨妃晋升为“四夫人”之一,必然会成为朝中那些心怀前隋的大臣共同拥戴的目标,而李恪也陡然间便拥有了无数的支持者,足以对储君之位产生威胁……

    故而,甚得李二陛下喜爱的杨妃没有获得“四夫人”的封号,便是极为欣赏的李恪也几乎是诸子之中待遇最差的那一个。李二陛下也算是苦心孤诣,实在不愿李恪受到朝中前隋遗臣的拥戴,成为足以参与争储的那一个……

    正是前隋公主的身份,使得杨妃没有得到“四夫人”的封号,也是因为前隋皇室的血脉,使得李恪丧失掉争储的资格……

    韦贵妃敷衍了杨妃几句,转而问李二陛下道:“今日乃是房俊一案三司推事,陛下何以看似并不关注刑部那边的情形?”

    杨妃淡淡的瞅了杨妃一眼,心内鄙夷。

    就算想要为你的弟弟美言几句,好歹也要矜持一些好不好?这般直来直去的说话方式,只会让陛下心中反感……

    李二陛下倒是神情未变,随意说道:“案件早已成为定局,何需过多关注?”

    心中却是暗叹,这女人美则美矣,实在是缺乏智慧……

    秀外却未能慧中,如何能够抓得住李二陛下这等雄才大略的君主心思?哪怕是凭借家族势力贵为四夫人之首,却依旧不得李二陛下之欢心……

    韦贵妃却未听出李二陛下言语之中的不悦,兀自意气飞扬道:“陛下说得是,此案从一开始吾弟便严加审讯,早已认证取证俱全,那房俊便是有通天的本事,又如何逃得了公义法度的制裁?”

    她之所以急着寻李二陛下,便是因为收到了家族传来的话,要她在李二陛下面前为韦义节美言几句,而后家族全力发动力量硬推韦义节继任刑部尚书,自然可以水到渠成。

    然而她却完全忽略或者误解了李二陛下的心意……

    让房俊认罪,这是李二陛下的意志。

    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李二陛下其实并不愿意这么做。这样一个忠心耿耿、心中唯有帝国宏图的后起之秀便要这般惨淡的断绝未来的宰辅之路,李二陛下如何能够心安?

    只不过证据确凿,房俊无法脱罪,故此李二陛下才顺水推舟而已。相比之下,他倒是宁愿房俊脱罪,自己的所有布置全都白费。

    至于韦义节……

    李二陛下哂笑一声,慢悠悠说道:“京兆韦氏……当真是人才济济、青出于蓝啊!”

    房俊狱中写的那两首诗,李二陛下如何不知?

    整个刑部固然被这两首诗渲染成“玷污正义、构陷忠良”的邪恶之地,但是负责审理房俊的刑部左侍郎韦义节却是首当其冲,要承受绝大部分的责任!

    说实话,李二陛下对韦义节是非常失望的。

    这位一向能力卓越的年青官员在此案当中的表现当真是低劣之极,甚为刑部左侍郎,既不敢对房俊动用大刑、亦不敢强硬的独揽刑部大权,在得到关陇集团和江南士族全力支持的情况下不仅被刘德威和张允济连连掣肘,更被房俊两首诗将名声彻底败坏……

    这样没有魄力的官员,能成就什么大事?

    反观房俊,哪怕是身陷囹圄成为阶下之囚,照样可以用自己的纸笔展开反击。就算是被最终定罪,但是已经成功的营造出“被污蔑、被构陷”的形象,否则何以整个关中的百姓都会自发的来到刑部门前为其鸣冤?

    一个是大局在握步步失算,一个是濒临绝地连连反击,高下立判。

    韦贵妃未听出李二陛下言中的讥讽之意,喜滋滋道:“小弟乃是家中最杰出的人才,这一次房俊案当中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房俊向来桀骜不驯,还不是在小弟手底下乖乖的认罪伏法?陛下量才施用,应当多多给小弟压压担子才是,都是一家人,自然最是忠心……”

    她对房俊是极为厌恶的,此刻能够贬低房俊抬高自己的弟弟,自然不遗余力。

    临川公主是她的女儿,被房俊揍过一次颜面尽失的周道务是她的女婿……落井下石的机会当然不会错过。

    杨妃无语,笑呵呵的看着韦贵妃,心中刚刚涌起的一点点嫉妒和争斗之意瞬间消散。

    这样愚蠢的女人……有什么好争斗的?

    幸而贞观朝的後宮里风平浪静,没有那些搞风搞雨为了争宠无所不用其极的女人,否则这个韦贵妃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你家小弟跟陛下是一家人不假,可那到底也只是个小舅子,论起远近亲疏来难道比得过房俊这个女婿不成?更遑论这个女婿的老爹可是陛下的肱骨之臣房玄龄,与房玄龄相比,京兆韦氏又算得了什么?

    落井下石也不是这般没技术含量……